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摄影笔记:偶然得来的满足  

2017-08-05 13:00:20|  分类: 百姓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摄影笔记:偶然得来的满足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每一个摄影爱好者都有曾过这样的感受,往往在不经意之间得到了一张自我满意的照片,内心深处得到了满足,完成了摄影艺术创作和欣赏的全过程。正是这种自我陶醉的过程才是玩摄影的魅力所在。
    当然,这所谓的“不经意”其实在摄影者的内心还是有较为严密的构思和操作的,只不过摄影的主体对象(或者外部条件)往往是不期而至,是偶然发生的而已。下面,我将自己的几张作品与感受呈献给朋友们共同分享。
     

第一张:小巷深处的情侣
摄影笔记:偶然得来的满足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这一张照片虽然并不是我特别满意的,但却是我比较喜爱的。 那天,我在青岩古镇的大街小巷里穿梭漫步,并随意拍摄一些古镇景色。当我钻进一条小巷里寻找可供拍摄的东西时,我突然发现远处有一对小情侣正在玩自拍,两人紧紧相拥并用手机自拍。我立刻想到这是一个不错的画面,为了不打扰这对情侣,我轻轻地退后了几步,我觉得没必要将两人相拥的画面拍摄清楚,只需将他们的身影作为画面的点缀就可以了。于是,我将镜头聚焦在小巷的那些凹凸不平的石头墙壁上,拍下了这张照片。我回到家里查看此片,倒还将就。古老而灰扑扑的石头墙和隐隐约约的两个人影组成了一种历史与现实的奇妙组合。我只嫌背景颜色还差了一些亮色,要是院墙上垂下来的是一丛鲜艳的花就更好了,会显得充满了生机。




 

第二张:鹭鸟雏鸟 

摄影笔记:偶然得来的满足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重庆九龙坡的三多村市著名的白鹭村,常有数千只白鹭生活在那里。多年来我一直很想去三多村拍摄白鹭。今年四月的一天,我终于去了三多村。三多村在白市驿的西北面,周边有数个大大小小的湖泊和很多的水田,非常适合鹭科鸟禽生存,更主要的是三多村的村民们珍惜鸟类,不去惊吓它们,才让这里成为了鸟的天堂。
    我在路口下车后,沿着村公路向三多村走去。我向老乡打听,从路口到白鹭的栖息地大约要走两公里。我就顺着公路走去,走了大约一公里多便是一个山垭口,过了垭口就看见山湾里那边的一座小山包上有数不清的白鹭,远处看去白花花的一大片,不时还有鹭鸟们在起飞和降落。
    三多村旁的一座小山包上全是各种鹭鸟,人们用铁丝网将小山包围了起来,用以保护鹭鸟们的安全。我围着山包转了一大圈,却只能用长焦镜头远远地拍摄。这些鹭鸟十分警觉,绝不会让人进入离它们五十米以内。因此我很难得到更加清晰的照片。
   当我从山背后绕回到村子旁时,突然从路旁的草丛中钻出一只小鹭鸟,它从小路上穿行而过,又很快地跳进了草丛中。我抓住了它在小路上的镜头,马上又很快地尾随它钻进了竹林里。
   我看见这只小鹭鸟从铁丝网钻了进去,我紧跟过去正愁不能进入园内时,就看见旁边不远处的铁门没上锁。我很兴奋地打开铁门进去了。这时,那小鹭鸟正在一丛竹林下瑟瑟发抖,或许是惊吓,或许是寒冷,显得十分无助。
   我小心翼翼地慢慢靠近了了,在离它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住了,拍下了一组镜头。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鹭鸟,但却是我离野生鹭鸟最近的一次。拍摄完成后,我就离开了。我知道这小鹭鸟是不小心从树上掉落下来的,我却无法帮它回到树上,只能祈求它的父母帮它回到它原来生存的地方。 
   当离开三多村时,我还一直想着那只小鹭鸟,心里有一份牵挂,更多的还是无奈。 


 



第三张:piti(这个词在网易上无法显示,只好以拼音代替了)
摄影笔记:偶然得来的满足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piti(音piti)是我国南方十分常见的一种水鸟,俗称“水葫芦”。在我国南方的小河沟、湖泊里经常可以见到它们的身影。piti个头小,仅仅只有人的拳头大小,犹如湖中的小精灵。它们生性也胆小,往往远远地就躲避人们,所以人们一般很难看清楚。 piti不善飞行,却特别能潜水。它们一钻进水里就要隔好一阵才从另外很远的地方钻出来。所以,人们要得到它们的照片并非易事。我在重庆的很多地方拍摄过piti,却从未得到一张清晰的照片。 
    我第一次见到piti是在1971年,我们团部机关后面有一个不大的湖,湖里面有不少的piti。由于距离太远,我们只能看见一个个小黑点,却从未看清楚其真实面目。以后,我在各地都曾看见过这小精灵。退休后,我在重庆的很多湖泊里也多次见过它们,曾试图拍摄过多次,由于距离太远,得到的都是一些不太清晰的照片。
    今年三月,我到川西旅游时到了西昌的邛海,当我被美丽的邛海深深吸引时,我紧接着就发现了游弋在湖面上的piti。这小鸟不算多,大约也就三五个。但它们都在离湖边不远的湖面上嬉戏觅食,我立即换上长焦镜头寻找拍摄机会。我很快地就拍下了好几张清晰的照片,最后我竟然发现piti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我赶紧连拍了好几张,最终得到了这张piti吞食小鱼的照片。摄影者能够得到一张piti的照片就很不容易了,更何况是它们进食的照片,我也因此感到了一种满足。 
 

 
第四张:白骨顶鸡
摄影笔记:偶然得来的满足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这张白骨顶鸡的照片是在泸沽湖拍摄的。我们刚到泸沽湖时,我看着湖面上一群黑黑的水禽问道:“那是什么?”我们中间有人大声说道:“野鸭!” 我赶紧拍摄了一张,放大了后看清楚了这水鸟的模样,它们有一个尖尖的喙,头顶上有一片白色的呈椭圆形的东西,全身长满了黑色的羽毛。我从未见过这种水禽,不知它是何物。
    我拿出手机上网查询后,才得知这是一种叫做“白骨顶鸡”的水鸟。百度词条解释:
白骨顶鸡(学名:Fulica atra)属鹤形目秧鸡科的鸟类。嘴长度适中,高而侧扁。头具额甲,白色,端部钝圆。翅短圆,第1枚初级飞羽较第2枚为短。跗蹠短,短于中趾不连爪,趾均具宽而分离的瓣蹼。体羽全黑或暗灰黑色,多数尾下覆羽有白色,两性相似。栖息于有水生植物的大面积静水或近海的水域。善游泳,能潜水捕食小水草,游泳时尾部下垂,头前后摆动,遇有敌害能较长时间潜水。杂食性,但主要以植物为食,其中以水生植物的嫩芽、叶、根、茎为主,也吃昆虫蠕虫软体动物等。
    白骨顶鸡原来属于秧鸡科,它们头部白色的东西原来是额甲。既然是秧鸡科,却又善于游泳、潜水,这倒让人称奇。虽然据资料介绍,泸沽湖里生存着很多种水禽,而我这次去只看见了海鸥、白骨顶鸡和零星几只其他野鸭类的水鸟。
    这张白骨顶鸡的照片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增加了自己的知识而已。





第五张:原鸡 
 
摄影笔记:偶然得来的满足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在少年时,我从《十万个为什么》一书中就知道“原鸡”这个动物,并且知道这种动物生活在云南边疆一带。原鸡家鸡的野生祖先。据资料上介绍:原鸡雄鸟上体具金属光泽的金黄、橙黄或橙红色,并具褐色羽干纹。脸部裸皮、肉冠及肉垂红色,且大而显著。原鸡雌鸟上体大部黑褐色,上背黄色具黑纹,胸部棕色,往后渐变为棕灰色。我们国家将原鸡列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我这几十年从来没有在野外见过原鸡。
    今年三月,我去云南旅游。那天下午,我们来到了瑞丽“一寨两国”景区。我们在寨子里四处闲逛,当我们即将逛完时,我也感到四处的景物已经大致拍完了,突然从路旁的灌木丛中钻出一群小小的鸡来,这鸡与普通的家鸡十分相似,不注意的人往往把它们当做家鸡。但是它们的个头比家鸡小了很多,体重顶多也就一斤左右。并且十分警觉,几乎没有停步的时候。我已来不及换镜头了,赶紧尾随它们不断地连拍。我一路小跑边追边拍,总算得到了五、六张不错的照片。遗憾的是由于我是尾随其后,得到的照片都是从它们后面拍摄的,竟然没有得到正面的照片。这算是满足中的一小点遗憾吧。
    


    摄影是一件持之以恒的事情,只要我们坚持做下去,总会有意外的惊喜回报你的辛苦,我们也能从中得到心里的满足。这应该是每一个摄影者共同的感受吧。




摄影笔记:偶然得来的满足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摄影笔记:偶然得来的满足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