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2017-04-10 21:20:45|  分类: 百姓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风景优美的泸沽湖




 
    前不久,我随朋友驾车往滇西走了一圈。我很熟悉滇西,那是因为中国远征军曾在那里进行过无数的殊死战斗。然而我却从未去过,正因如此,滇西也是我向往的地方。
    3月17日,我们出发了。我们这次的线路是由重庆出发到西昌,经泸沽湖进云南,再走大理、腾冲,最后到达瑞丽。我们的第一站就是雅安碧霞峰,我曾去过雅安,却没有逛过风景区。这次,我们直接驱车前往雅安著名的风景区碧霞峰。碧霞峰最出名的当然是那里的熊猫基地,我们一行人对熊猫并没有多大的兴趣,主要还是想看看那里的风景。
     经过了四百多公里的车程,我们在下午四点左右,到达了碧霞峰附近。我们通过导航查询到了一家位于碧峰峡景区里的农家乐,这家农家乐紧靠熊猫馆。农家乐的老板在景区门口等待我们,我们一到她就上车带领我们进了景区。
    雅安是著名的雨城,这里的植被非常茂盛。我们穿梭在树林茂密的景区公路上,十来分钟后就到了这家农家乐。 我们在房间里稍事休息后,就出门了。
    农家乐距离熊猫基地不到二百米,我们在基地门口拍了几张照片后,就搭乘旅游车前往小峡谷“雅女园”。

    我们下了旅游车,沿着路旁的石梯向峡谷里下去。 路旁的一切充分显示了这里雨水十分充沛,所有裸露的石头上都长满了苔藓,甚至连屋顶的土瓦上也长着厚厚的苔藓,这就是著名雨城的特色。“雅女园”或许有来历,然而更多的是当今人们的杜撰与猜想。我们在这小小的峡谷里拍摄了一些照片,再顺着小路没走多久,就来到了熊猫基地的后门。虽然前方还有几个更大的瀑布,而基地的后门禁止我们入内。我们也就只好原路返回了。
    在公路的另一旁是“碧峰寺”,寺庙离公路有六七百米的山路。我们都不是信徒,也就没必要爬山前去了。于是,我们顺着公路返回所住的农家乐。回到农家乐附近时,离吃饭的时间还早,我们于是又顺着公路向前走去。
    这条公路通向景区的大峡谷,据景区介绍,前面的大峡谷有好几公里长。我们的时间显然不够,只能就近逛逛。我们来到了通往大峡谷的入口处,这里建设得很不错,只是在这下午时分,已经没有游人了,只有几个闲逛的人影在附近晃动。我信步而游来到了小河边的一座小房旁,突然我看到屋后的一棵树上有一个动物,那是一个松鼠。我赶快换上长焦镜头,对着松鼠就拍摄起来。那小动物很警觉,很快就消失在树丛中了。我只拍下了两张并不算很满意的照片。我接着就在这附近随意转转,我发现这附近有几只相思鸟飞来飞去,我立即又把它们作为了主要的拍摄对象。相思鸟好动且十分敏捷,我拍摄了好一阵,总算得到了几张清晰的照片。这一会儿,我得到了松鼠和相思鸟的照片,可算是得到一种满足。
    我们回到那家农家乐后,就开始安排晚餐。雅安有“三绝”:雅雨、雅女。雅鱼。我们既然来到了雅安,当然要吃雅鱼了。晚餐时,我们就以雅鱼为主。这道菜一端上桌,果然是用荥经砂锅烹制的,只是锅里菜肴的色泽并不亮丽。我们举筷品尝也没有特别的感觉。我想起了三十年前我曾在雅安城外的河边吃过一次雅鱼,那是当年雅安城最著名的鱼庄。那雅鱼的鲜美让我永生难以忘怀,然而这次却没有感到任何特别之处。
    同行的一位朋友说出了其中的原因。原来这家农家乐的厨师是一位仅仅十八、九岁的小青年。拙劣的厨艺浪费了鲜美的食材,这道有名的雅鱼并没有让我们感到惊喜。当我们快吃完鱼的时候,老板来到饭桌上,用筷子轻轻剥开鱼的脊梁,在靠近头部的地方找出一根剑形的骨头来。他特意强调说,这既是真正雅鱼的特征,假如没有这块剑形骨头就不是雅鱼。虽然我们并不大满意这顿晚餐,而这块骨头让我们相信刚才那道并不鲜美的鱼是地道的雅鱼。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雅安雅女园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雅安雅女园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雅安雅女园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碧峰寺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碧峰寺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碧峰峡的松鼠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碧峰峡的相思鸟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碧峰峡的相思鸟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驱车前往攀枝花。按照预先的约定,我的同行要去攀枝花接他们同学。从雅安到攀枝花有五百多公里,我们的车出了雅安不远就开始爬山了。雅安城的海拔仅仅五百多米,高速路一路爬坡一直要爬到两千多米以上。我从前不久央视的《超级工程》曾特别介绍了这段高速路——雅西高速。雅西高速(四川雅安—凉山冕宁),从四川盆地边缘雅安出发,需要穿越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山,横断山脉犹如高墙一样阻隔人们出行。以前的川藏公路在短短三百公里的路程,却要开车走上十来个小时。
    当国家决定修建雅西高速路时,工程师们决定穿山直线而行,但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出现了。从石棉县到冕宁县路段必须翻越拖乌山脉,其中有五十七公里要爬一千五百米的竖直距离,有一段四公里内要克服五百米的高差,这就意味着平均坡度将达到9%,对于满载货物的重型卡车来说,这是一个绝对危险的坡度值。设计师必须发挥超常的想象力,将坡度减少70%。
最终,设计师们借用了停车楼里螺旋线攀爬到楼上停车的思路,在这一路段设计了两次螺旋线展线,通过螺旋爬升的方式克服了这个竖直高差的困难。修好的的雅西高速成为西南地区的主要通道,并节省了一半的行车时间。因此,这里也就成为了中国乃至于世界上最短路程的最高爬升高度的高速路面。
    去年七月,我曾经过这段高速路,却因为当时并不知道这些情况而忽略了。这次我早早地做好准备,当我们的车过了石棉县以后,我就准备好相机随时抓拍。当我们经过螺旋线天桥时,我就拍下了这超级工程的照片,也算是给自己留下一段记忆。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石棉到冕宁高速路的螺旋天桥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石棉到冕宁高速路的螺旋天桥







     一路无话,我们在傍晚时分,赶到了攀枝花。那位同学早已在攀枝花市内一家宾馆附近等待我们了。他安排好我们后,就带领我们前往一家餐馆,那是他们经常去的地方。因为正是吃晚饭的时间,餐馆里陆陆续续地来了很多客人,小小的餐馆里立即显得十分热闹起来了。我们还没有开吃,隔壁桌子上的客人就闹腾起来了,一位彝族小伙子手举酒杯,一边唱歌一边敬酒,他又走到了我们这桌上来了,那桌客人原来是攀枝花的那同学的熟人。我这才知道彝族朋友原来是上桌就敬酒,敬酒就唱歌。我们感到特别新奇,于是纷纷拿出手机录制起视频来。
    在餐桌上,那同学和攀枝花的朋友们邀请我们明天去参加他们在米易县的一场聚会。我们反正是出来旅游的,一切都无所谓。所以我们决定明天去米易玩一天。
    我对于米易、延津,并不陌生。早年就曾听说过或从许多小说中看到过,那是四川雅安通往云南必经之路。大约艾芜先生在他的《南行记》书里记载了他到云南的那段经历。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期,他在中学期间辍学到云南时,好像也是从盐津这条路走到昆明的。一路上我看着高高的大山,心里想当年那些走在山路的人们是多么地艰难,他们冒着烈日、忍受着劳累,攀爬在荒芜人烟的大山丛中,那时候到昆明大约要走一个多月的时间。那个时代从川西到云南一路上全是所谓的“蛮荒之地”,其艰难的程度是我们现代人难以想象的。如今,我感叹因为便利的交通条件,尤其是高速路的修建使得距离缩短了,也变得平坦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驱车前往米易县。米易是属于攀枝花市,仅仅过了半小时左右,我们便到达了米易的一家农家乐。这里正在举行攀枝花和米易的网友们的聚会,我们对此兴趣不大,于是我们三人就出了这家农家乐,往米易县城走去。
    米易城不大,地处安宁河边,因而比较平坦。
米易是三皇五帝中第二大帝——颛顼(音:zhuanxu)的诞生之地,因此有“颛顼故里·阳光米易”的美称。颛顼是中国上古部落联盟首领“五帝”之一,号高阳氏,是黄帝之孙。对于颛顼的出生之地,历史学家仍有争议,不过他是生于川西山谷之间、攀枝花到金沙江这一带的“若水之处”倒是确切无疑的。也许正是因为颛顼的缘故,这座城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原迷易(今米易)一带为中国西南夷的邛都部落。如今我们已无法感受当年的遗迹了,只是感到这里的太阳光特别刺眼。我出门时没带墨镜,这时我赶紧寻找眼镜商店购买一副墨镜。当我买了墨镜后,那位攀枝花的同学打来电话,叫我们吃午饭了。于是,我们打的赶回了那家农家乐。

    午饭后,那位同学提议我们去这里的一处山寨看看那里的风景。我们到了那个地方,才知道原来这是傈僳族的祖居地——新山, 这里正在修建中,村民们正在植树。修路。山坡上有一些小规模的梯田,却是刚建不久了。我不了解傈僳族,这梯田显然不能和元阳梯田相比。元阳是哈尼族世居之地,哈尼族种植水稻已有上千年的历史,并且红河哀牢山一带那上百万亩的梯田更是不可比拟的。我们在此拍了一些照片后,就下山返回米易县城了。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米易县新山傈僳族祖居地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米易县新山傈僳族祖居地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米易县新山傈僳族祖居地





    3月19日清晨,我们由攀枝花市内出发前往泸沽湖。从攀枝花到到泸沽湖有二百七十多公里,没有高速路,全程都是省道,我们必须花上六、七个小时才能到达。所以,我们在早上八点钟就从攀枝花出发了。
    汽车一路上都是穿梭在崇山峻岭之中,这一带的海拔都在一千六百米以上。途中,我们在盐津县境内的216省道旁的一家小餐馆吃午饭。在等待餐馆女老板炒菜的时候,我顺便在餐馆外的路边闲逛。这是一排彝族木房,木房的左边是房主人住的地方,有几个彝族老乡坐在那里晒太阳。我就走过去看看,那边有两个门面,一个是小卖部,另一个是主人居住的房间。有位彝族兄弟以为我要上厕所,就说了:“上厕所一块钱。”我并不想上厕所,倒是靠近住房门口的一位彝族老汉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有一张非常典型的彝族老人的脸庞,深酱色的皮肤上布满了深深的皱纹,那皱纹犹如刀刻似的。这时,我的手机正在饭店里充电,我的相机又放在车上的背包里。我的心里犹豫着,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拍摄这老人,因为不懂他们民族的风俗,我并不敢贸然行事,只好默默地离开那里回到了饭店。
    午饭后,我们就离开那里了。我在车上谈起这事,有朋友说,这彝族老人是可以拍摄的,只不过要给他一点钱。我后悔了,给点钱是小事,但我失去了一次很好地机会。我是很难碰上那种形象的老人,也许今后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此时我心中那深深的遗憾油然而生。

    下午四点左右,我们的车越过一座海拔超过两千米的高山后就进入了泸沽湖景区,这是四川境内的入口。我们购票驱车进入景区后,一路上不再是那种荒凉了。景区里到处都是游人,虽然并不是旅游的高峰时期,路边的各个景点还是有不少的人在游玩。尤其是风景较好的地点,更是人们争相拍照留影的地方。
    摄影爱好者不喜欢自己的作品里画面凌乱,也就比较讨厌无关的人们随意乱串。与大多数地方一样,很多人不管你手举相机,十分随意地串进你的镜头里来。当你十分专注地调好相机,调好焦距后按下快门的刹那间,突然一个背影闯进了镜头里,这张照片也就报废了。虽然我心里会有一些懊恼,却只好无言地重新再来。
    每当遇到这种事情,我就想起了我在上海的经历。我在上海旅游时,上海很多景点的游人更多,而当我拍完后才发现身边有人在等我拍照,他们直到我拍完起身后才动步。每当我遇到这种情况,往往情不自禁地向他们道谢。
     

    我们进入泸沽湖以后,一路上边走边玩地向前方而去。按照预先计划,我们要进入云南境内的一个村子里的一家饭馆住宿,那位攀枝花的同学曾在那里住过。据他介绍说,那里地处湖边,并且是价格不高的海景房(当地将那种朝湖面的全玻璃房称为“海景房”)。
    我首先发现湖面上有一些黑黑的小动物在游动着,我立即就想到了俗称“水葫芦”的鸟(学名:??)。同行中有人说,那是野鸭。我立即换上长焦镜头拍摄了下来,在照片中那动物是全身黑黑的,头顶有一片白色,有一个尖尖的喙。我从从这尖尖的喙就判断这不是野鸭。后来我上网查询才得知,这是一种叫做“白骨顶鸡”的鸟。
白骨顶鸡(学名:Fulica atra)属鹤形目秧鸡科的鸟类。嘴长度适中,高而侧扁。头部有白色额甲,善游泳,能潜水捕食小鱼和水草,属于杂食性性水禽。我算是增加了新的知识,原来秧鸡科的并不都是陆上禽类,其中还有白骨顶鸡这样的水禽。
    当我们沿泸沽湖的西面绕了大半个圈以后,就来到了地处泸沽湖西南面的村子里。进入村子后,这一带的房屋建筑和路面都修得比较好,有一种成熟景区的景象。我们在湖边小路上前行了近一公里路后,就到了那家饭馆。我们四处查看一番,大家也觉得比较满意。于是我们就在这里住下了。
    大家放下东西后就下楼到湖边去游玩了。我顺着湖边的路向人最多的地方走去,我远远地望见那边有许多海鸥在飞翔,也许就是那些海鸥吸引了那些游人。
    我到了那里才清楚,这里有一个搭建的木平台,旁边有一个当地的妇女在卖鸥粮。游人们从她手中购买了鸥粮来喂海鸥。原来正是这鸥粮吸引了海鸥,成为了当地的一大景色。
    也许是鸥粮吸引了海鸥,也许是海鸥已经习惯了人们的喂养,这海鸥并不大怕人。只要有人扬手,海鸥们就会从水中飞起,奔向抛洒在空中的鸥粮。人们也可以假装抛食物,而眼尖的海鸥们很快就会发现没有食物,它们马上就会飞离人们。
    我见此情形,立即开始拍摄起来,经过一番努力,当然也得到了一些的好片子。这时候,我沉浸在捕捉飞翔的海鸥之中了,此时头脑里再无其他思维活动了。
    我经过了半年个多小时的拍摄后,就离开了那里。往前走了不远,有一个玛尼堆。我看着玛尼堆的石头上的藏文,心中有些不解。泸沽湖的摩梭人究竟是藏人,还是纳西人?后来我经过手机上网查询才得知其中的原委。原来这摩梭人按照
生物遗传学家对摩梭人DNA进行主成分分析和分子系统学分析,结果表明摩梭人的父系遗传结构与云南藏族最为接近,而母系遗传结构最接近丽江纳西族。所以将摩梭人归为纳西族,但摩梭人自己并不认同,他们宁愿将自己归入藏族。而据摩梭人自己的传说与当年忽必烈的元军有关,也就有很多摩梭人承认自己是蒙古人的后代,也宁愿把自己纳入藏族。虽然国家把他们归入纳西族,但他们并不认可,这种情况在云南很多,许多民族并不认可国家的划分。据我来看,摩梭人既不像藏族,也不像纳西族,他们的很多习俗都不尽相同。据我的印象,国家在划分民族时,大约是根据语言标准来划分的,而民族语言在相近的民族中会有许多交叉的现象。许多的民族具有顽强的民族意识,这也就是我们进行民族合并后的几十年后,有些民族并不认同这种民族合并的原因。所以,我倒是赞同摩梭人就是摩梭人,他们并不是藏人,也不是纳西人。
   
     晚饭后,我们又出门去逛了。据饭馆老板介绍,离这里不远就有个歌舞晚会。我们很快就找到那里了,晚会门口站着四个打扮的十分漂亮的小姑娘,小姑娘就是卖门票的,票价不高也就十元钱。我们也就掏钱购票进了场。
     场内并不大,也就两百来个平米。场子中央烧有篝火,排成长排的摩梭小伙子和姑娘围着篝火跳舞。小伙子们排在队伍的前面,女人们接在小伙子们的后面。他们踏着还算是整齐的步子不断地绕着篝火反时针旋转,边跳边唱,唱的是我们听不懂的歌曲。虽然听不懂,却还是感到有些悦耳动听。
     当我举起相机从长焦镜头里发现,那些穿着艳丽服装的妇女们有很多并不年轻了,大多都在四十来岁模样。看来本地人口并不多,一个晚会要凑齐这二十来个妇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嫂、大妈级别的妇女充数上台也就可以理解了,而门口售票的那几个少女可能就是装点门面的。
    果然,在一个多小时的演出后,主持人宣布可以与她们拍照留影时,很多人都围着其中几个年龄不太大且漂亮点的姑娘们争抢起来。拍完照后,接下来就是客人上台演唱,这已是混时间的互动节目了,我们也觉得索然无味,随即离开了晚会现场。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泸沽湖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泸沽湖小旅馆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泸沽湖小旅馆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泸沽湖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泸沽湖的海鸥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泸沽湖的白骨顶鸡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泸沽湖的白骨顶鸡






    一宿无话,我仍然是在拿着手机、看着百度睡着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来了。按照我的习惯拿起相机走出旅馆,想去拍摄清晨的景色。由于昨天晚上下了一场雨,清晨的湖面上布满了乌云,能见度不是很好,我没拍到几张就返回旅馆吃早饭了。
    吃完饭,我们又出发往大理方向而去。离开泸沽湖不远,公路就朝上爬坡了。当我们爬到接近两千米的高度时,路边有一个风景点,也是一个观景平台。据朋友介绍,从这里可以观看泸沽湖的全貌。可是今天由于下雨降温,这里有一些积雪,放眼望去四处一片白茫茫的,山下的泸沽湖只是若隐若现。我们在景点门口拍完照后就离开了。
    汽车继续向山顶爬去,当我们来到山顶垭口时,这里已经是遍山积雪了,完全是一片冬天的景致。我没能查出这是什么山,只是从导航图上查出这里是云南宁蒗县的“大梁子隧道”。隧道就在离山垭口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垭口处有一大片宽敞而平坦的地方,我们的车就停在这宽敞处,大家都纷纷下车拍照留影。
    我拍摄的雪景已经够多了,因此只是选择了几个有特点的地方拍了几张即罢手了。
    这里给了我们一种奇妙的感受,昨天以前,我们还在享受攀枝花一带强烈的阳光,眼里看到那些女孩们还穿着裙子。今天这里却是冰雪世界,这一切都是海拔高度造就的。我立即查阅了海拔高度,这里是3260米,比起山下的泸沽湖整整高出了六百多米。
    我们接着又上路了,前方就是大梁子隧道,一路上全是下坡。我立即想到了我曾玩过的单机游戏“十八轮大卡车穿越美国”,那里面有段道路就是隧道这面是冰天雪地,隧道的另一头则是阳光明媚。我就说,说不定我们穿出隧道,那一头可能就是另外一番景色呢。我们不久后就穿出了隧道,外面果然是一片刺眼的阳光。云南的阳光很刺眼、紫外线也比较强烈,这是与海拔高度有关的。
    下完山就是宁蒗县城,我们还要跑三百多公里的路才到大理,因此我们只是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又继续赶路了。
    汽车出了宁蒗县城不远,又是一路下坡。我们在蜿蜒盘旋的丽宁省道上一直向下而去,不久后看见山下有一条碧绿的河水就在山下的峡谷里。攀枝花那位同学说,这是金沙江。据我的记忆,金沙江在这里向南拐了一个大弯,一直到接近大理城一百公里左右才转向东方流向攀枝花。金沙江在这一带呈现了一个U字形,著名的“二滩电站”也就在雅砻江与金沙江交汇处上游不远处。当我们从米易过盐边时,就曾看见过二滩电站的库尾。
    也许是二滩电站蓄水,金沙江的上游不再有激流奔腾、浊浪翻滚的景象了,出现在我们眼里的金沙江像一个宁静秀美的姑娘那样无比温柔,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我们下完山就是金沙江大桥,大桥的另一头顺着拐弯的公路有一排饭店、旅馆等房屋,这里显然是丽宁公路打尖的地方。我们也在此停了车,打算吃了午饭后再继续赶路。
    趁餐馆准备饭菜的时候,我就来到靠近河边的山崖边,四处寻找可拍摄的对象。我拍完峡谷后反身向饭店背后的山崖望去,那山崖十分陡峭,有些地方的坡甚至度超过了六十度,而在山崖半坡上还有几座房屋。面对如此陡峭的山坡,我无法理解住在那上边的人们,他们为何要居住在那半山腰,为何不找个交通方便点的地方。
    吃完饭后,我们又继续上路了。汽车又开始爬山了,在我们拐过了十几道弯后,我们来到了接近山顶的地方。从这里向下看去,刚才吃饭的地方正在山下不远处,这里可以清楚地看见金沙江像一条绿色的纱巾平铺在群山间。
    公路从这里拐向北方,一路上比较平缓。当我们走了几公里以后,公路向西又拐进了山里。前方不远出现了一个观景平台,平台旁边立有一块石碑,上书“十八道拐”二字,我们就停车下来观看。
    山对面出现了一条蜿蜒而上的公路,那模样与著名的贵州晴隆“二十四道拐”很相似,只不过没有那里险峻,也没有那么多道拐,这里只是十八道拐而已。
    从这里出发,公路就一直向下了。当我们的车跑了百多公里后就进入丽江城了。我们并没有在丽江城里停下来,而是直奔丽江的拉市海湿地公园而去。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宁蒗县大梁子隧道旁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宁蒗县大梁子隧道旁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丽宁公路的金沙江大桥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丽宁公路的金沙江大桥旁的山崖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俯瞰丽宁公路的金沙江大桥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十八道拐




     拉市海湿地公园离丽江城区不远,没过多久我们就到达了湿地公园。这是一个面积不小的大湖,占地面积虽然比不上滇池和洱海,却也算不小了。而公园的设施却很简陋,很多地方还在建设之中。“拉市”是纳西语译名,“拉”是荒坝的意思,“市”是新的意思,合在一起就是新的荒坝,而“海”当然是云南各民族对“湖”的称呼了。我看着湖周围的不算茂盛的植被,确实有一种“荒坝”的感觉。
    这里的游乐只有湖上划船和湖边骑马,我们对这些都没有兴趣,于是我们只是散开来各自拍照。我就在租船的岸边拍摄了两张当地老农的照片,也算是留下了“到此一游”的标记。没过多久,我们就乘车返回丽江城寻找合适的旅馆去了。

    我们在离丽江古城不远的地方找到了一家旅馆住下,紧接着大家就出门朝丽江古城方向走去。
    仅仅步行了十来分钟,我们就到了丽江古城景区。丽江古城是很出名的景区,这里的游人比肩接踵。我们在经历了人烟稀少的地区后看到如此多的游人,心里有一种不大适应的感觉。

    我对这类人为痕迹太重的景观兴趣不大,只是对玉龙雪山那终年积雪的山顶感兴趣。我就想法找角度拍摄玉龙雪山。在景区大门附近确实很难找到较好的角度。我最后在广场旁边的那座桥头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位置,换上了长焦镜头拍摄了一张玉龙雪上的照片。这张片子虽然还算清晰,而前景中有几根树丫无法避开,只能算是勉强合格。
    
玉龙雪山是丽江的标志,它位于丽江城西北面,雪山呈南北走向,海拔高度达5596米,是世界上北半球纬度最低、海拔最高的山峰。雪山的十三座山峰终年积雪不化,犹如一条矫健的玉龙横卧山巅,且有一跃而入金沙江之势,故名为“玉龙雪山”。
    在丽江城里,我们在很多地方可以看见玉龙雪上的影子。丽江城虽然海拔高达两千四百多米,却因为阳光充足,城里面栽种了不少亚热带植物。在高达的棕榈树影背后是白雪皑皑的山峰,这倒是一幅并不多见的景色。我也就拍了几张这类的照片,算是记录下丽江的特色。
    丽江古城景区在白天是要收门票的,很多的游客都为此止步了。中国目前的古城并不罕见,都是大同小异的,而且商业化十分严重。因此我们都觉得这点钱花得实在不值,也就没有进去了。打算晚上不收钱时再来。
    晚饭后,我们又奔丽江古城而去。因为大家的兴趣爱好各自不同,我很快就和所有的人分开了。古城入口处的广场上正在表演民族舞蹈,灯火辉煌的舞台上有不少的民族表演队在演出,台下一角还有不少的演员在候场,台前是黑压压的人群,这一切都表明古城的夜晚比白天热闹。
    我对此没多大兴趣,并没停留多久便直奔古城内去了。城内正如我所想象的那样,里面人为的痕迹太重,商业氛围更重。我觉得反倒不如有些尽量保持原有风貌的古镇吸引人。
    我此时也只好随遇而安,信步在这古城街头巷尾,随心所欲地拍摄点照片。在古城的一个多小时里,我只拍下了比较有特色的一个商店老板的照片,其他则一无所获。
     


     
 3月22日清晨七点多,我们吃完早饭后又上路了,这是朝大理城而去的。清晨阳光照耀在丽江城,这阳光并不像中午那样刺眼,整个丽江坝子像披上一层金色的纱巾,倒有几分迷人。当我们的汽车快要驶进高速路入口时,玉龙雪上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我们的北方,于是我们立即停车拍照。我也是在这个时候得到了一张比较好的完整照片。尔后,我们就上高速路往大理去了。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拉市海湿地公园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拉市海湿地公园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丽江古城入口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玉龙雪山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棕榈树与雪山

旅游笔记六:川西、滇西之行(上)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玉龙雪山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