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2016-12-09 17:35:30|  分类: 百姓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神龙架大九湖国家湿地公园 






《蟾宫曲·叹世》马致远
    
    
咸阳百二山河,两字功名,几阵干戈。项废东吴,刘兴西蜀,梦说南柯。韩信功兀的般证果,蒯通言那里是风魔?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醉了由他!东篱半世蹉跎,竹里游亭,小宇婆娑。有个池塘,醒时渔笛,醉后渔歌。严子陵他应笑我,孟光台我待学他。笑我如何?倒大江湖,也避风波。
 

 
     因为懒惰,我很久没有动笔了,虽说俗事太多,但总的来说还是懒惰。
     如今旅游早已不是新鲜事了,可我今年却没有正儿八经地出去过。七月曾出门去泸沽湖,谁知突发意外事件,我又中途折返回渝结束了刚刚开始的旅游。
     入冬以后到了巫山红叶的时节,我便与朋友联系,相约去一趟巫山。长江三峡巫山、奉节一带的红叶十分有名,我却从未去过。并且自从三峡大坝蓄水(海拔175米)以后,我再没去过三峡。因此,我既想去看看如今的三峡,也想去看看有名的巫山红叶。
     按照约定,我在十一月二十一日清晨乘坐朋友的小车出发了。我们的车在沪渝高速路复盛服务区停下了,我朋友告诉我,一路同行的还有两辆车,那是他的朋友,我们将在这里等等他们。我这朋友木讷且耳背,与他交流有些费力。我为人随和,往往随遇而安也就没有多说什么了。
    我们在服务区等了近一个多小时,终于见到那两辆车来了。原来其中一位女士睡过了头,原定七点半出发,她直到将近九点钟才赶到候车地点。人到齐了后,大家简短说上几句后,就驱车赶路了。
    现在,我们一行共有十三人,其中我只认识两人,其余的都是陌生面孔。
    汽车在沪渝高速路上飞奔,时间过去得很快,转眼间我们就到了奉节县境内。这时已经是中午到了吃饭的时间。带路的车上有人说,中午随便吃吃。于是他们就在服务区里寻找起食物来。有人阻拦说,服务区的食品太贵,而且不好吃。于是,那辆带头的的车又沿着高速路继续向北行驶了。
    这时,我心里有些纳闷了。不是说好到奉节看三峡红叶吗,这要往哪里去呢?
    从复盛开车出来,我把导航的目的地设置在“奉节”的,这要重新设置了。于是我叫朋友跟带路的车联系,问清楚目的地。他们在对讲机里交谈起来,我从他们的对话里听到了一个陌生的地名。由于对讲机里杂音较多,时断时续的。我经过一番询问才搞清楚了具体名称,原来那是一个叫做“大九湖湿地公园”的地方。
    我设置好导航,又通过百度查询,这才知道那里属于神龙架森林西端的一个景区。我通过手机上的地图,总算搞明白了前进的方向。原来我们是沿着大宁河朝巫溪县的大昌古镇方向而去。途中,我记忆深处的东西渐渐被打开了。


    1997年,三峡大坝开建不久,各大旅行社推出了“告别三峡之游”的项目,我便随家人再一次游玩三峡。那次我们曾经有玩过大宁河“小三峡”。在即将到达大昌镇时,由于河水水位太低,木船无法载人通过大昌镇前的一个宽大的浅滩,船夫便叫所有的游客下船。沿河滩走到大昌镇去。
    那时的大昌镇在大宁河的右岸,紧靠一个陡峭的峡谷。据当地人说,钻进峡谷便是大宁河的“小小三峡”,穿过那片峡谷就进入神龙架大森林了。
    我在童年时就通过《十万个为什么》知道了“神龙架大森林”一词,那是一个十分神秘却又非常诱人的地方。
    我们所有的人都在在河滩上等待木船过滩,我和儿子顺便在河滩上闲逛起来。我无意中看到河滩的乱石中有一块石头发着丝丝蓝光,我捡起来一看那是一块微蓝色片石状的小石块。我弯腰捡起来用水洗干净仔细看了起来,发现这石头有点怪。这块石块仿佛有人曾经雕琢过,刀法十分拙劣,石头的两面都有雕有相同的类似鱼的线条,可惜的是石头在中间断掉了,也就剩下半条鱼。但是从石头的材质上看,这并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它是一块淡蓝色的矿石晶体,略微有些发光,与一些古代老玉饰品很相似。当然,这样的东西假如摆在地摊上我是绝对不要的,那很可能是人家做的假东西,然而在这开阔河滩的乱石堆里不会有假。我当时拿着这块石头,心里开始胡乱猜想起来。这也许是远古的某个人为了某种用途而雕琢的。后来可能因为偶然疏忽大意掉入河中,被湍急的大水冲到了这河滩上。然而这石头究竟作何用途,又为何折断等等问题却不得而知。不管怎样,我却将这不值钱的小石头收藏至今。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大宁河河滩上捡的石头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大宁河河滩上捡的石头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大宁河河滩上捡的石头






    就在我思想走神的时候,我们的车不知不觉地在一个叫做“草堂”的拐下了高速路,转向103省道,这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了。大家都觉得肚子饿了,于是我们在一个小镇路边的一家小食店停了下来,大家叫店主人煮鸡蛋面随便充饥。
    饭后,我们又继续前行。在下午五点左右,我们的车到了大昌镇。虽然如今的大昌镇名存实亡,早已不是过去的大昌镇了,古老的大昌镇早已淹没在水下三十多米深处了。如今的大昌镇是在原址五公里以外的西包岭新址上复建的,准确地说来不算是故地重游,不过我仍然有些兴奋,因为这地名是熟悉的。
    汽车穿过大昌镇后不久,眼前的大宁河有一片十分宽阔的水面,这就是所说的“大宁湖”,这平静的水面下才是古老的大昌镇旧址。这里有一个风景旅游点,而我们的车没有停顿,却继续顺着公路往前疾驶而去。 
    在傍晚时分,我们进入了当阳大峡谷。当阳大峡谷是这条线上很有名的地方,由于即将天黑,我们只能匆匆忙忙地在峡谷的一处瀑布前照相留念后,又急急忙忙地向大山深处而去。
    过了当阳大峡谷,就是一路向上爬山,海拔也不断地增高,天也越来越黑了,我也迷迷糊糊地打盹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的车突然停了下来。我也随之清醒了。原来第一辆小车在我们前面的转弯处不能前进了。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汽车困在半路上



    我顺着灯光朝前看出去,路面上白茫茫的,两条清晰的车轮印在车灯下格外刺眼。我打开车门下车,我的脚刚刚踩到路面上就感到路面非常滑,必须十分小心才能站稳,原来薄薄的雪花下面结冰了, 这种凌冰在川渝地区叫做“桐油凌”,这名称十分形象地说明了结冰路面的性质。
    领头的小车在那转弯处因路面太滑再也不能前行了,我们的司机将车调了头在路边停好,就上前帮忙去了。山上风大温度低,我在车外站了一会儿就回到车里。我们几个便闲聊起来,突然我们感到汽车在朝前滑动,紧接着滑动的速度增快了,副驾驶座的小陈立即撑起身来紧紧地拉住手刹,并将方向盘向公路中央急打,小车这才停止了滑动。我们赶紧下车到路边寻找石块塞进前轮下,将车稳稳地固定住。
    这时,前面的消息传来了,由于那辆小车在弯道处,路面太滑不好调头, 处于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境地,无奈之下,他们只好给山上预定的农家乐打电话联系,原来这里离景区也就仅仅只有两公里里。因为无法继续前行,大家只能央求对方送三副防滑链下来。
   农家乐的老板为了做生意,当然会积极地去找防滑链。也许是天黑或其他原因,老板直到三小时以后才将防滑链送来,这时已经接近晚上十一点了。
   大家在装好防滑链以后,在老板的小车带领下,我们很快地就到了处于景区的农家乐。我们进了这家叫做“坝上人家”的农家乐才算定下心来,虽然不算温暖的农家乐却比风雪交加的山坡好了许多,也算是有了一个安定的住所。我顺便查了这里的海拔,是1728米。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大九湖的“坝上人家”农家乐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来了,刺眼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钻了进来,我知道外面一定是冰天雪地的。我因为没想到会上山,身上除了在重庆穿的一身单衣就没有再带任何衣物了。我还在被窝里就感到室内很冷,就不敢起床我打开手机一看,原来这里是零下五度。后来我朋友拿来一条多余的单裤,我才穿好下了床。
 起床不久,我听到窗帘后面一阵扑腾的声音,紧接着就看到一只不知名的小鸟就在窗户上飞来飞去。于是我赶紧拿出相机,拍起这可爱的小鸟来。看来它也冷得受不了,飞进屋里来避寒。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不知名的小鸟

 
    饭后,我便独自出门去看雪景了。我虽然在冬季多次到过北方,也曾见过东北十二月的暴风雪,但既然来了这里,还是要出门看看。 
     从远处山峰的积雪可以看出,这里的雪并不大,星星点点地夹杂着树叶的深绿色,路面的积雪也只有一两公分。空旷的湖区只有两三个人影在晃动,走近一看,原来也是我们同行的另外车上的人。可见这个季节上大九湖景区的人很少。再从紧闭大门的各家酒店来看,这里应该是夏季游玩的地方,也就是说我们来得并不是时候。
    我一路上东拍西拍地闲逛,途中也曾遇到两个来拍雪景的摄影爱好者,由此可见,无论哪里都有不怕吃苦的人。
    等我回到所住的农家乐时,同伴们正在和老板商量下山的事。公路上的凌冰依然很厚,没有防滑链是根本不行的。老板开价每副防滑链300元,大家正与他在讲价。据网上标明的老板那种防滑链是25元一副,但老板就是不让价,大家都觉得不买防滑链,不知要在山上呆多久,最后无可奈何地只能接受了他的价格。
    午饭后,三辆车装好防滑链便起身下山了。一路上,我拿出手机拍摄沿途风景,汽车行驶了五六公里时,就是“旗帜山隧道”了。我刚刚拍摄了这张照片,就感到汽车在旋转, 副驾驶座的小陈再一次赶紧拉住手刹,我们的汽车就地旋转了180度后才停住了。
    “旗帜山隧道”口的路面较宽,坡度也较大,这一片凌冰非常光滑,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把汽车调过头来。隧道里还停了两辆小车,他们是要上山的,但是到了这里根本无法爬上洞口的斜坡。虽然也带了防滑链,他们试了几次都无法爬上去。他们在隧道里看见了我们原地调头的情形,还真为我们捏了一把汗。其实我们当时并无感觉,事后想起还是有点后怕,因为隧道口那黑色工棚的下面就是深渊。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结冰的公路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结冰的公路



    穿过隧道后不久,我们的车在一个右转弯处再一次侧滑,差一点就溜进路边的小沟里。这个弯道的右边路上还停有一辆上山的小车,他们正处于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境地。我们让汽车熄了火然后下车,路面非常光滑,我们根本无法站稳,只能拉住车门慢慢地下路边小沟里站下去。然后想法用人力将汽车推正,慢慢地向前推到凌冰稍微薄一点的地方停稳。
    经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们才终于走出了危险地带。从这里再往下海拔就低于1400米了,路面的凌冰也没有那么厚了,汽车行驶起来也安全多了。 
    汽车过了当阳村,往下就是“一线天”,进入了当阳大峡谷。在天将黑的时候,我们到了巫溪县的大昌镇,大家都感到有些疲劳了,于是我们就在大昌镇住下来了。
    当夜无话,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往奉节县城赶去,那里是我们预计要去看红叶的地方。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奉节县、巫山县境内的瞿塘峡地图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从路边小店看瞿塘峡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巫山县柳坪游客中心
 

     我们从奉节县城穿过,往长江南岸的巫山县柳坪黄岩风景区赶去。奉节、巫山两地很近,两地中间的瞿塘峡仅仅只有八公里,却是三峡中风景最美的一段。我们在途中的一个路边小店吃了午饭,这个地方也是很多人拍摄风景的地方。我往四处望去,并没看见红叶,但是小店岩下的一株柿子树上长满了红红的柿子,我拿起相机拍了一张,倒是有了一点红色。这与很多人的照片相似,只不过我的是红柿子而已。
 
    饭后,我们继续向前赶路。不久,我们就到了柳坪风景区。在游客中心,我们经咨询得知,目前风景区不收门票,但是必须购买景区观光车,票价是70元。我们正在商量进不进的问题时,从景区里出来了几个女士。那几个人对我们说,不要进去了,她们进去了好几公里,没有见到红叶,倒是冷得受不了。听了她们的经历,我们也就决定不进去了。于是,我们三辆车便沿原路返回了。在返回途中,我们在山岩上的观景台拍了不少的照片。 
    
    当我们赶到奉节县白帝城风景区时,已经是下午五点,景区已经停止进入了。于是,我们只能就地选择住宿。
    晚上,我们一行人在下一步行程上有了分歧,有的人想去云阳的龙缸风景区,有的人想继续游玩白帝城。我们这辆车的五个人是愿意游玩白帝城的。最后决定第二天两辆车去龙缸,我们的车留下来游玩白帝城。

    我多次游览过三峡全程,当然也就多次从夔门经过,却从未去过白帝城。1997年那次游三峡时,因为是夜游白帝城,我就没有去。那时,从奉节县城码头仰头看白帝城,白帝城在一座山坡上。从码头乘车到白帝城山下,还要爬几公里的山路。
    如今水面提升了六七十米,白帝城成了一个水中孤岛,有一座新建的廊桥连接到北岸。我们进入景区后,经过廊桥,就到了白帝城的脚下。如今只需登上几十米高的石梯就可到达白帝庙。
    白帝城因刘备托孤而闻名于世,然而刘备却留下了许多的悬念。刘备去世时正值初夏(四月癸巳是公历的五月),正是蜀中炎热的季节,按当时的条件,不可能运回成都下葬,因此成都武侯祠的刘备墓仅仅是衣冠冢。然而刘备究竟埋葬在哪儿,一直是史学界未能揭开的迷。于是,人们都猜想,刘备应该是埋在白帝城附近,即所谓“奉节说”。但此说也有争议,并且一直查无实据。
    当然,白帝城闻名于世更与托孤有关,特别是诸葛亮的《出师表》尤其让人联想到了“托孤”的事。果然就在廊桥不远的广场上高高地耸立着一座雕像,这座雕像就是诸葛亮,雕像后面便是一座石碑,石碑上篆刻的正是《出师表》,白帝城是刘备去世之地,而在百姓的心中孰轻孰重昭然若揭

    我一路上边拍摄边登上,不一会儿就到了夔门处,过去这地方是个很险要的地方,犹如刀切斧劈般的山崖形成了一个雄伟的“门”状,如今水面提高了六七十米,这门不在雄伟了,只像是一个小院的大门了。门外的水面宽阔了许多,远处的奉节新县城与白帝城几乎平行,当年的“雄”与“险”早已不见踪迹。
    我站在面对夔门口的新建“夔门”石碑旁,心中涌现出许多感慨。江山依旧在只是容貌改,夔门仍在雄伟不存。 在三峡大坝蓄水前,任何人只要第一次过夔门,应该为夔门的雄伟而感到震惊。古代许多的名人都为此留下了很多赞叹的诗句。如今的夔门再也不会让人感叹了,岂不让人遗憾不已。
    我对于三峡大坝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我认为要修大坝、建立水电站,就到金沙江上游人烟罕至的地方去,那里需要在长江的中部来修?后来,我看了清华大学黄万里教授等人的文章,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了这座大坝的弊端。因此那些被淹没的景致只是明显的次要问题,其他的问题将会慢慢地显露出来。
    
    当然,我等百姓出门游玩,游山玩水才是主要的事情。我们转完了白帝庙以后,便下山乘坐游船进入夔门景区。
    原来叫做“铁柱溪”的小溪沟如今成了一条大河,我们坐船过来后,这里有一个叫做“古象馆”的地方,据介绍这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发现了一个古象化石,于是当地就建立了这个古象馆展出这具出土的化石。我们没进古象馆,而是向左进入夔门的栈道。
    首先看见的是两根锁江铁柱,据说这两根锁江铁柱是三国时期就有的。或许旁边的“铁柱溪”也就因此得名。
    从“锁江铁柱”往上走去,就是夔门信号台,信号台的墙壁上贴了许多照片,主要介绍了夔门航道的历史。再继续往前就是炮台了,虽说这也是历史上早就存在的,但从炮台的建筑上看,都是近年来新修的。我想或许就是杜撰的人造景点而已。虽然炮台展示的照片都有许多国家领导人的身影,但是我仍然很难相信。
    我多次看过《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书中都曾提到了瞿塘峡里的八卦阵,那地方就在夔门往下不远的江边,这是所说的“水八卦阵”。当然人们看来只是一堆乱石滩。据传说,有人进去仍会感到天昏地暗、阴雨交加、难辨方向。而三峡大坝蓄水后,这八卦阵也被淹没在水下六七十米了。而书中提到的“旱八卦阵”究竟在哪儿,
人们再也找不到它,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三国的烟火早已熄灭,如今的夔门炮台只是默默无言地向着长江的下游,成了游客留影拍照的景点。这里还有一个看点,那就是后来引进的猕猴群。这群猕猴常年与人打交道,并不怕人,而且非常熟悉人们给它们的各种食物。我就看见一只小猕猴拿着一瓶可乐在喝。虽然它不会扭开瓶盖,却知道那里面的好吃等我东西,于是它就用牙齿咬瓶底,从咬开的小洞里吸瓶中的饮料吃,它的模样的确憨态可掬、令人捧腹。这也许是我这次旅行最愉快的时刻。 

     夔门之行虽有遗憾,但大坝蓄水以后我总算来了一次。媒体多次吹嘘的“高山平湖”虽然是一种景色,但我并不觉得这种“平湖”有多好,总不如原始自然的状态好。有人说过,违背自然的规律,必将遭到自然的报复。我仍将拭目以待。 
      随后,我们也就结束了这次短暂的旅行,驱车往重庆方向返回了。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面对夔门的石碑处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三峡大坝蓄水前的夔门

 旅游笔记之四:一次寻常的旅行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憨态可掬的小猕猴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