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2016-02-01 18:10:12|  分类: 抛砖引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前几天,朋友们约我一起到渝北区回兴去看节目,据说门票是880元。我想这么高价的门票总会有些精彩的内容吧。于是,我们一行四人便驱车前往。 
    晚上七点多钟,我们到达了演出所在地——重庆银鑫世纪酒店。因为事先有人指引,我们就直接来到三楼会议大厅,这时演出已经开始了,我们赶紧悄悄地入了座。
    这时,台上正好有三位小姑娘在台上演唱歌曲。我坐下来仔细听听,她们套用歌曲《南泥湾》的曲谱重新填词的,舞台上的大屏幕上显示了演唱的内容。由于三个小姑娘演唱水平不高,好几处还跑了调,所以我就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字幕的内容上去了。
   我看了好一阵,字幕显示的内容大多是词不达意,让人费解。我这才低头查看手中的门票,门票上印着“2016重庆‘慧眼·品儒’哲普玩会”。仅从这会议的名称上看,就有些难以理解。“慧眼”原本是佛家语言,是一个名词,而“品儒”是一个动词性词组,可以理解为“品味”与“儒学”的组合,虽然现在偶尔可以看见“品儒”这个词,但是并不规范,仍然算是生造词。而“慧眼”与“品儒”这两个词并列在一起,似乎二者之间并没有多大的联系。再看后面的“哲普玩会”,同样也是不规范词组。我只好暂且将“哲普”理解为“哲学”、“普及”两个词的组合,而“玩会”呢,只好理解为“玩一玩”的意思,一切不必当真。
    我看完门票,三个小姑娘也唱完了。接下来上来四个姑娘,她们扮演的角色分别为“儒女”、“释女”、“道女”和“禅女”,四个姑娘在台上用不同的方言述说一大段台词。她们演说的内容混杂着很多很多的名词,大多都是生搬硬套地堆砌了一些儒、释、道三家的名词概念。众所周知,中国古代文化大体分为儒、释、道,另外“禅”即为禅宗,而禅宗只是佛教中的一个流派,并非独立的宗教。而在这次演出中,他们却把禅宗独立出来了。
    我再仔细听听她们讲述的内容,全都是一些杂糅
儒、释、道各家的一些概念,甚至还有一些其他杂家的东西。这四个姑娘说完了后,接下来就是一个所谓的“博士”上台演唱,仍然是套用《南泥湾》的曲谱填词,内容也仍然和前面的差不多,生造词、怪癖词比比皆是。明明是借用老歌的曲谱,却偏偏要说“词援”,这“词援”也是一个生造词,用在这里让人颇为费解。
   这种演唱会给人的感受有一点像《增广》,却完全不如《增广》的内容通俗易懂。我在场中四处张望,从其他观众的相貌上看,他们的文化程度都不大高,且不知他们能否听懂,恐怕他们更是茫然。
    其实,与这种演出相似的就有很多,其中优秀的节目也不少。比如重庆巴蜀中学、杨家坪中学等等学校在很多年前演出过读古代经典书籍的节目,那些节目的内容和形式都很不错。
    我们一行人坐了半个多小时以后,再也坐不下去了,于是大家便起身退场了。
  
    我们出来后,大家都说这场演出真是“四不像”,我也有同感。这880元的票价,要么是噱头,要么是洗钱。
    我们常说的“国学”是一个很大概念,它
泛指先秦以来的中国传统思想文化学术思想,古代的历史、哲学、文学、地理政治、经济、书画、音乐、术数、医学、星相等等都是国学所涉及的范畴。正如曾涤生所说:“书籍之浩瀚,著书者之众若江湖然,非一人之腹所能尽饮也。”又如张香涛说:“汗牛充栋,老死不能遍观而尽识。”
    正因如此,我一生中且不敢妄自菲薄。2008年时,我们编辑部曾经筹办某国学研究院,当时,我曾主持编导部分讲义。我为了精准地把握国学的命脉,便以李时的《国学问题五百》(1934年版)为蓝本,编写了大纲。假如没有那本书,我绝对不敢贸然动笔。
    国学中的儒、释、道只是主要的三家,并不包括其他诸子百家等等流派。而仅仅就
儒、释、道三家而言,各自都有极其完整的理论体系,岂能三言两语说得清楚? 如果要想找到三家的共同之处,恐怕只有一个“善”字了。
    这次的“慧眼·品儒”会上有个字幕就显示了“儒家思想主导官场,佛家思想主导情场,道家思想主导商场”的字样,这恐怕是有些牵强附会了吧。总体而言,儒家主张入世,道家主张出世,佛家救世(当然这并不尽然)。单就字面上理解那个字幕,“儒家思想主导官场”还尚且说得过去,只是看当前领导同不同意。而“佛家思想主导情场”就不行了,佛家讲的是“万物皆空”,岂容得那个“情”?更别说“道家思想主导商场”了,道家讲究出世,讲究修身、养德、济世,真要以道家思想经商,必定颗粒无收。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来。2006年,我搬家时清理了家里的书籍,我经过仔细筛选,淘汰了两三百本书。我从没卖过书,也不知怎样卖。于是我在楼下街边铺上一些报纸,将书放在上面任人挑选,并让选中的人随意给钱。虽然很多书籍的原价都是几毛钱一本,而喜爱的人都是出了五元以上的价格拿走的。当然,这只不过是我淘汰多余的书籍,并不是以此为生做生意。
    我扯得有些远了,还是回到国学问题上来吧。“五四”以后,我们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在摒弃腐朽糟粕思想的同时,也丢掉了很多优秀的思想理念。如今国家提倡发扬优秀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念,从传统国学里面学习优秀的思想,这无疑是很正确的。但是,这种学习绝不是将历史的所有思想
杂糅一团照搬过来,这是一个十分严肃的学习过程。同时也应该有一个严谨的甑别,去其糟粕,存其精华古代书籍中优秀的诗歌、文章十分丰富,只要我们慎重地去选择就行了。
    很多年前,我曾经说过,经济上的破坏,短时间就可以恢复。而思想意识上的破坏,却很难修复。“文革”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而我们的思想意识却很难回到过去那种状态。这种思想意识的修复只能从小孩抓起,并且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或许能有成效。因此我和很多人一样,提倡小孩子能更多地读读古代经典著作,最好能够比较系统的学习,那才是继承国学中优秀文化的最好方法。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场莫名其妙的“国学”会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