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登建文峰  

2014-10-09 20:00:15|  分类: 百姓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登建文峰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南温泉有座建文峰,过了南泉正街小镇,在通往界石的公路边山坡上是孔祥熙的官邸旧址(又称“孔园”)。进了“孔园”沿山路而上,即可登上建文峰。我很多年没去建文峰了,本来打算在重阳节那天去登建文峰的,可是广州的朋友来重庆游玩,我陪伴朋友们在重庆四处游玩了几天,因此拖到昨天才去南泉。
   昨天我到南泉时还很早。太阳也刚刚爬上山头。初升的太阳照射在花溪河上形成了一层薄雾,花溪河和周围的山谷笼罩在晨雾和金色的阳光中,靠近公路边的河谷里有一座尖塔,这美丽朦胧的画面让我立即拿起了相机拍摄了起来。
   南泉建文峰原名“禹山”,说起建文峰的的历史与明代一个落难的皇帝有关。明代建文皇帝朱允炆在1339年政改触动王藩王们的利益,其叔叔燕王朱棣起兵发难,明建文帝(又史称明惠帝)朱允炆(明太祖朱元璋孙)最终落败后。为避燕王追捕,不得不削发为僧,浪迹天涯(一说被烧死)。建文帝辗转各地中,曾经流落于南泉禹山避难,因此后人改称为“建文峰”。当然这些只是传说,建文帝曾流落小半个中国,南方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传说,而重庆另外还有他的很多传说故事,尤其以现在的渝北区一带为最多。

   有关建文帝在渝北一带的传说如下:据说建文帝一行人从南京逃出后沿长江而上,一路东躲西藏。于公元1406年5月,建文帝逃至重庆江北(现在的渝北区)太洪岗。取道进入太洪江,走到一个叫做“沱湾”的地方已经感到疲惫不堪,他见得此处峡谷深深,汹涌澎湃的河水从峡谷冲出,两岸峭壁,树木参天,是一处隐藏避难的好地方。此时,建文帝对复位之念抱以绝望,于是吩咐将士,把兵器弃于“沱湾”,由此更名为“箭沱湾”(即现在箭沱村的来历)。马匹放于大山,由此得名“马岭坪”(今五宝镇驻地)。见五堡大山有“五堡”环绕是一块宝地,令部分将士隐居于五堡山,后人便将“五堡场”改为“五宝场”,就是如今的五宝镇。

   在五宝镇大树村15社,有一座川祖庙(如今早已改作民房),面朝御临河,据当地人说,“川祖庙”以前叫“驿龙庙”,建于明朝时期,相传建文帝逃亡时在此庙内隐居过。

   建文帝逃亡到达太洪江沱湾后,穿越悬崖峭壁的洞溪峡,沿河西岸逃奔邻水县幺滩。途中夜宿江北隆兴一小庙,黎明起身,行至场外桥边,察觉后有追兵将近,便返回小庙,藏于神龛下石洞中,因而得以脱险。小庙后来取名为“龙藏寺”,经扩建后又更名叫“龙藏宫”,“隆兴场”也因此改名为“龙兴场”,这就是沿袭至今的龙兴镇。

   在过去的统景区龙安公社(后改乡并入统景镇)有个滚珠村,位于御临河畔,村边有个河滩叫滚珠滩,相传建文帝以僧人的装束逃亡来到河滩上,他又渴又饥,见到河水清澈见底,鱼儿戏水游荡,便伏下身去喝水解渴,不慎颈上佛珠掉落水中,佛珠随河水流滚而去。此滩由此得名“滚珠滩”。民国五年在此设立“滚珠场”,后来改为村,也就是沿用至今的滚珠村。

   在滚珠村上游十几里,是黄印乡(现撤并)。传说建文帝逃亡时走到这里,在河坝上歇脚,打开包袱取行李,被旁边一农夫看见。那包袱里面有一个用黄绸包着四四方方的东西,像似一颗大印。从此,老百姓就将那块河坝就取名叫“黄印坝”,后来建乡命名为“黄印乡”,这也就是是黄印乡的来历。据说那里的山顶还有一座寺庙,内设让皇殿(也称龙隐阁)……总之,渝北区有更多的地方流传着建文皇帝朱允炆的故事,然而究竟是否真实,却无法考证。

 

 

   南泉建文峰峰顶有一小寺名为“建文殿”,建文殿旁边有一个小井,名为“玉泉”。传说建文帝住在建文峰时即在此取水食用。建文殿主殿俯视群山,远处景色尽收眼底。主殿旁边有两偏殿,右为“村姑殿”,左为“仙女殿”。相传建文帝上山容易吃饭难。山下一村姑每日送桃为食,后人念之仁慈遂建“村姑殿”。后来村姑因送桃有功,得道成仙,于是又有了“仙女殿”。尔后时不时有游人上山进香拜佛,香火甚旺。
   “文革”期间,建文殿曾被红卫兵砸毁。我上一次登建文峰大约在1970年左右,当时的建文殿仅仅残存半间破旧的主殿,整个峰顶全是一片荒芜。如今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了,不知山上的情况如何,但是我相信这次我再登建文峰应该有不同的感受。 
   
   我沿公路来到孔园(孔祥熙官邸)大门的石梯旁,就看见公路边立着一块写有不少文字的告示牌,在《告示》中注明孔园以及建文峰从今年3月至9月期间,正在进行修缮工程,谢绝游客上山。而在9月的“9”字上画有一个叉,用麦克笔改写成“12”,这意思就是说到12月,游客们都不能由此上山。
   我想,我已经来了不上山岂不冤枉,自己上山注意一点就行了。于是,我绕过那个木牌就沿石梯进入了孔园。孔园里破旧不堪,只不过可以从曾经油漆过的墙面和立柱看得出曾经装修过的,并不是“文革”期间那种灰扑扑的断壁残垣。这也许在前些年曾经修葺过的,只不过又过了不少年头,又开始损坏了。
   孔园整个建筑群是依山势而建的,这里的山坡比较陡峭,小路大多是 依山修建的石梯。房屋、小亭都是建在小路两旁的山坡上。我一边拍照,一边登山。 我记得四十多年前,我曾经在一个山坳的小溪旁,见过一处坍塌了的房屋地基,好像旁边有一个解说牌子,上面介绍说这里曾经是一个叫做“玻璃房”的地方,那是孔二小姐曾经居住过的房屋。这次,我沿山路一路寻上去,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个地方。我的记忆应该没有错,只是不知那“玻璃房”处于哪个山坳里。
    我正在疑惑中,一阵吆喝声音从山坡下传来,紧接着传来了一阵马蹄声。我看到几匹马从另一条小路上走了上来,马的背上都驮有建筑用的砖和砂石,原来这是驮运建筑材料的马帮来了。 这些马匹是西南地区常见的西南马,它们不像北方那些蒙古马、伊犁马那样高大善跑,它们体格小、性情温驯而灵敏,善于爬山,因此适合山地驮运,为西南地区高原山地的重要运输工具。
   我看到了运输建筑材料的马帮,就知道山上的确还在修建。我跟在马帮后面很快就来到了一栋标有“望月楼”的大楼前,这是整个孔园内最大的建筑,也是最高的建筑,只不过它和其他地方一样,也是破旧残缺的。
   望月楼门口坐着两位老人,我于是走上去和他们打了个招呼,顺便也在此休息一会儿。原来这栋楼房的底层还住有人,大楼内的楼梯处有一个警示牌,警告游人们不能上楼。我只能在楼下的客厅和楼道里拍了几张照片。我与那两位老人简单闲聊几句后,又继续朝上山的路走去。
   紧靠望月楼是一块巨大的山崖,在楼房和山崖之间有一条小路通向楼房后面的山路,我沿小路走了过去。在望月楼侧面底层有一个小门,正对着小门的石崖上是一个防空洞,这应该是抗战时期为躲避轰炸而修建的。从洞门口来看,这防空洞似乎还不错。
    我再往前走就是一个圆门,过了圆门是一段平行的山路,山路边有一排木栏杆,这应该是后来修建的。然而就是这小路上铺设的石板也有不少残缺,到处都是破败景象。转过山坳的路上立有一大门,上书“建文门”字样,门旁左边书“文帝深山隐”,右边书“峰顶留遗迹”这也是过去没有的。这门两边的门联实在太糟糕了,平仄对仗都有极大问题。再说大门好像并没有完工,但已经残缺破旧,四壁斑驳陆离,倒也几分老建筑模样了。
    我看到这一切,又再一次想起了有关旅游资源的事情来。如今许多没有旅游资源的地方,千方百计、挖空心思地编造故事,人为塑造旅游景点。现在谁都知道,旅游是最好的产业,而重庆的很多地方本来就有悠久的人文历史和优良的地势资源,完全可以打造优秀的旅游景点,然却被人荒置不用,真是暴殄天物啊。
    我走过了建文门,继续沿石梯向上攀登。大约走了三百米 ,又来到一处大门前。这个大门也是未曾完工的模样,朝山下一面字迹模糊,背面上书“孔园”二字,大约这里算是孔园的后门,再往上去就是建文峰的地界了。 

 

登建文峰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建文门 

登建文峰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孔园后门 

 

 

 

   在这座门前向上看去,我看见二百米开外还有一座朱红色的大门,一座山上为何设有这么多的大门?不知将来是不是每处都要留下买路钱。这时,我已经是汗流浃背了。当然这汗并不是被买路钱吓出来的,而是爬山累出来的。
   我走到那朱红色大门前才看清楚,原来大门上写着“建文峰度假村”六个大字。这么高的山上修建度假村,想来客人并不多。 过了这个门又是上山石梯,沿石梯再走了三百米左右,我便来到一处稍微平坦点的坡地上,这里到处堆满了建筑材料,正前方立有一个尚未完工的纪念碑,原来这里是烈士纪念碑。我早就听人说过建文峰上有一个纪念碑,据说重庆解放前夕解放军在这里和刘文辉的部队打了一仗,那一仗解放军死了几十人,这个纪念碑就是纪念他们的。
   在纪念碑左边有一条比较平缓的小路,我沿小路走了不远就到了几栋房屋前。这里有一栋是建文峰管理处的,其他几栋可能就是度假村的了。这里冷冷清清的,不见一个人影,只听得周围树叶沙沙作响。紧靠路边的是一座竹子搭建的茶楼,早已破烂残缺的竹楼显示出这里早就没有客人了。
    我从竹楼旁边的石梯上去,拐过一个弯就看见峰顶的建筑了,那里就是传说中的“建文遗址”。 
 

 

登建文峰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这里同样是破旧不堪的,大门上的牌匾是魏功钦书写的。我看到魏老的真迹又想起了魏老已经过世三年多了,物是人非,心中稍有戚然。我迈进大门,正面的主殿门前台阶上堆满了石子,根本无法继续上去,我只能在左右殿前停留一会儿。正殿和左殿“仙女殿”的牌匾是魏功钦书写的,右殿“村姑殿”是魏宇平书写的。我想这建文峰顶的牌匾真还有点意思,这些牌匾都是请两位姓魏的本地著名书法家书写。这两个书法家虽然都是姓魏,却互不相干。魏宇平是贵州印江人,生于1914年。魏功钦却是四川简阳人,生于1934年。
   在大殿院墙外悬崖处,有一石碑,石碑上书“玉泉”二字,石碑下就是一口井。这口井是在一块山岩上凿出来的。建文峰峰顶高达五百米,是这一带最高的山峰。从这里望出去,周围群山可以说尽收眼底了。
   至此,整个建文峰也算是游览完了。我沿原路下山,在下山的途中我还在想那旅游的事。南温泉和北温泉都是重庆最老的温泉景区,近十多年来却发展缓慢,已经严重滞后。这会不会是老国营企业的弊病所导致的?我们就拿紧靠南温泉的南泉正街来说,这条解放前的老街道最近才在彻底改造。我想假如是在外省的其他地方,也许人家早就修建得非常漂亮了。
    面对这一切,我只能叹息。我们重庆还有很多的旅游景点,只是缺少打造和包装。我曾问过有些人,他们都说是缺乏资金。其实现在最不应该缺的就是资金了,只要有了好的项目就会有资金。只是好的项目也需要策划和创意,也需要包装。也许包装才是最重要的。

 

 

登建文峰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登建文峰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