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旅游随笔  

2014-12-10 18:25:07|  分类: 百姓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如今,旅游已经不算稀奇事了,而对于我来说,却很有意义。原因是我过去虽然走过不少的地方,可惜都是出公差,办完公事就跑,很少有时间停下来游玩。现在我退休了,有时间自行安排旅游。这种旅游方式有一种惬意的悠闲,自然意义不同。
   前一段时间,我到上海、苏州转了一圈,最大的收获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邂逅”。如今,很多人都把“邂逅”一词与男女事情联系在一起。其实“邂逅”就是“不期而遇”的意思,没必要搞得那么复杂。我这次遇到好几件事情都是预先没有想到的,因此,我便联想到了“邂逅”这个词。
   首先,我与巴金先生的展览邂逅。这次出门前,我原本打算去找找巴金先生的故居。巴老是我非常崇拜的老作家,也是上个世纪一位伟大的中国作家。我到上海的第二天从电视上看到了“巴金的世界——巴金先生110周年诞辰纪念展”开幕的报道,
于是我便在24日清晨乘坐地铁去上海图书馆参观了这个展览。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巴金先生是我非常崇拜的作家,他的很多作品是广大读者十分熟悉的。早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巴金就已经是十分著名的作家了。特别是他的长篇小说激流三部曲——《家》、《春》、《秋》,爱情三部曲——《雾》、《雨》、《电》影响特别大,那个时代的读书人到了人手一册的地步。因此,巴金先生是“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也是二十世纪中国杰出的文学大师、中国当代文坛的巨匠。
    我去沪之前,曾打算去参观巴金故居,而这次展览完全满足了我的夙愿。展览内容十分丰富,涵盖了巴金先生的一生。巴金先生对中国文学的贡献十分巨大,是我国其他的现代(当代)作家无法比拟的。那天,我在参观留言簿上写道:“巴老永远是我国文学史上不朽的丰碑——重庆读者彭应全”。
   “文革”结束后,巴金先生从1979年—1985年期间,写下了《随想录》(五卷),这是巴金先生自“文革”后反思的结晶,正如他说的“五十年代我不会写《随想录》,六十年代我写不出它们。只有在经历了接连不断的大大小小政治运动之后,只有在被剥夺了人权在‘牛棚’里住了十年之后,我才想起自己是一个‘人’,我才明白我也应当像人一样用自己的脑子思考。真正用自己的脑子去想任何大小事情,一切事物、一切人在我眼前都改换了面貌,我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随想录》合订本新记)
    巴金先生对“文革”的反思最为深刻,他的很多话至今看来仍有震耳发聩的警示作用。“

……人人自危,只求活命,为了保全自己,不惜出卖别人,出卖一切美好的事物。那种日子!那种生活!那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是一片黑暗,好像我在地狱里服刑。我奇怪当时我喝了什么样的迷魂汤,会举起双手,高呼打倒自己,甘心认罪,让人夺去我做人的权利。”(《随想录·二十年前》)
    巴金先生在他的《随想录》里,不仅回忆了过去发生的事情,并且自己在这些大大小小的运动中的一些不得已而为之的言行都作了深刻的反思,并感到由衷的懊悔。比如他在《随想录·怀念胡风》中说:“……五十年代我常说做一个中国作家是我的骄傲。可是想到那些‘斗争’,那些‘运动’我对自己的表演(即使是不得已而为之吧),也感到恶心,感到羞耻。今天翻开三十年前写的那些话,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也不想要求后人原谅我。”这就是巴金先生最伟大之处!他本人也曾饱受“文革”政治斗争迫害,却能自我反省,并质疑自己“……虽然不见有人出来承认什么‘错误应当负责’,但我向着井口投掷石块就没有自己的一份责任?历史不能让人随意编造,沉默妨碍不了真话的流传,……只是为了那些‘违心之论’我决不能宽恕自己。”巴金先生的自责更加彰显了他伟大的人格,“文革”后的巴金先生犹如凤凰涅槃般的升华了。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仔仔细细地看完了两个展厅的全部展品。当我看到巴金先生家中收藏的一些书画展品时,一幅苍劲有力的书画引起我的注意,我仔细阅读了正文及落款,作者在落款中说一九四八年,他与几位知识青年来到台湾,他所带的行李中只有一套巴金的长篇小说激流三部曲——《家》、《春》、《秋》,这套书籍在那些艰难的岁月里,是他们几个知识青年的唯一的精神慰藉。我想仔细辨认作者名字,却因为自己能力有限,始终未能辨认出作者名字来,真是有些遗憾。
 
 当我离开上海图书馆时,我心里感到十分满足,这是我这次到上海最大的收获。
 

   其次,我在苏州与陈丹青画展邂逅。陈丹青是我很喜爱的一位当代画家,除了他的作品以外,他刚正不阿的性格也是我很赞赏的,他的《退步集》就完全展露了他的这种性格。
   苏州博物馆是我早就打算去的地方,当然那是因为苏州博物馆的设计师是贝聿铭先生的缘故。贝聿铭先生是世界上著名的设计大师,他的设计作品最有名的要数巴黎的卢浮宫博物馆。而苏州博物馆是他的“收山之作”,在世界上也颇有名声。我曾经收集了苏州博物馆的有关论文,这次去苏州博物馆,正是为了遂愿。
   我一进苏州博物馆的大门,便被整栋建筑迷住了,博物馆内处处显示出江南民居的建筑特色,却又处处透露出现代气息。据资料说,这座博物馆投资达3.39亿元。贝聿铭先生设计的新馆建筑和相伴的忠王府古建筑交相辉映,整个博物馆总建筑面积两万六千五百平方米,新馆建筑面积一万九千平方米,为充分尊重所在街区的历史风貌,博物馆新馆采用地下一层,地面也是以一层为主,主体建筑檐口高度控制在六米之内;中央大厅和西部展厅安排了局部二层,高度十六米。“修旧如旧”的忠王府古建筑作为苏州博物馆新馆的一个组成部分,与新馆建筑珠联璧合,从而使苏州博物馆新馆成为一座集现代化馆舍建筑、古建筑与创新山水园林三位一体的综合性博物馆。
   
在整体布局上,新馆巧妙地借助水面,与紧邻的拙政园、忠王府融会贯通,成为其建筑风格的延伸。新馆建筑群坐北朝南,被分成三大块:中央部分为入口、中央大厅和主庭院;西部为博物馆主展区;东部为次展区和行政办公区。这种以中轴线对称的东、中、西三路布局,和东侧的忠王府格局相互映衬,十分和谐。新馆与原有拙政园的建筑环境既浑然一体,相互借景、相互辉映,符合历史建筑环境要求,又有其本身的独立性,以中轴线及园林、庭园空间将两者结合起来,无论空间布局和城市机理都恰到好处。
   从大门的大厅里可以看到正前方一个小湖,湖水平静得没有一点涟漪。碧绿的湖水与洁白的院墙交相晖映,勾勒出一幅绝妙的图画。我被这宁静的画面震撼了,伫立在湖边接连拍摄了好几张照片。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苏州博物馆的藏品并不算多,却都是精品,给我印象最深的算是那尊玉琮。这尊玉琮出土于昆山千灯镇少卿山遗址,高31.6厘米,顶宽7.8厘米 内径5.6厘米,底宽6.8厘米,内径5.1厘米,是典型的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玉器,呈褐色,两端圆,中段为方柱体,分十二节。孔内留有明显对凿痕迹,每节转角处刻有凹形牙状纹饰,在下端起第二、三、四、五节处一侧凹形纹饰内还刻有一小圆圈,仿佛人眼一般,四方角处装饰有兽面纹。苏州紧靠太湖,而良渚文化正是太湖流域余杭一带的典型的新石器时期文化。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仔细观看每一件藏品,当我转完几个展厅后,在一个转角处突然看见了一幅巨大的陈丹青照片,旁边有一幅广告,原来苏州博物馆正在举办陈丹青的“静物·陈丹青画册写生”的展览。
   我很喜爱陈丹青的作品,也很佩服他的为人。我却没有想到能在苏州博物馆看到他的画展,这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这次画展展出了陈丹青先生“静物”主题系列画册写生作品六十余件,是近十年来陈丹青艺术作品少有的集中展示。这里展出的作品正如陈丹青自己所说的:“这里没有一件是我的作品,但每一张画布上却签有我的名字。” 欣赏美术作品,看原作和看画册效果完全不一样,特别是在光线与质感方面给人的感受区别特别大。

        陈丹青的作品都是临摹中外的名画,陈丹青之所以要临摹这些名画,源于他在1995年时突然产生了一个让自己吃惊的念头。那时,他突然领悟到所有挂在墙上的画、所有装置的艺术作品,都是“静物”。于是他完成了一组十五米长、两米高的十联画《静物》,其中的九个画面,是各种画册中的当代装置艺术。他想,既然画照片,就可以干脆画书、画画册。两年后,他在地上摊开几本画册,画成一幅写生。此后,他的画册写生一发不可收,他由浓至淡、由繁至简;从西方美术史图像转向中国画图像;从一堆叠放的书到一本摊开的书。他常把不同时期、不同的印刷品放到一起画。

    陈丹青说:“如今我与国画的关系已经颠倒错乱:除了守着一摊油画工具,我变得不爱看油画。古人说,称阅读不如背诵,背诵不如抄写。绘画亦然。倘非亲手临摹,此前我莫说不曾‘懂得’,甚至谈不上‘看见’国画——奇怪,经由临写国画,我的油画手艺长进了,我却恍然自以为真的是在画国画。”
    我不能完全明白陈丹青先生所说的这些深奥的道理,但我可以看出这些“静物”并非照片所能达到的效果,虽然摄影也是艺术,而二者所表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只能细心地去揣摩他的作品,所能领悟的或许不足一二。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陈丹青先生曾在1980年以《西藏组画》轰动中外艺术界,成为颠覆教化模式,并向欧洲溯源的发轫,被公认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经典之作。他在绘画之余,出版文学著作十余部。陈丹青先生无论画风与文风,都具有一种优雅而朴素。他是一位睿智而率真的气质、洋溢着独特的人格魅力的艺术家。 近年来,特别让人瞩目的是2004年陈丹青的愤然辞职,并引发引发了一场关于现行教育体制的厉声讨伐。
   那一次风波很多人都知道。2000年,陈丹青陈丹青从美国纽约回国,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聘为教授、博士生导师。清华美院当时成立四个纯艺术教学研究室,分别为“吴冠中研究室”、“张仃研究室”、“袁运甫研究室”、“陈丹青研究室”。当年报考清华美院博士生的二十四位考生中,有五名入围,但最后因外语而全部落榜。清华美院考虑到是陈丹青首次招生,让这五名考生以“博士课程访问学者”的名义成为陈丹青的学生。第二年,这五人再次因英语而失败离校。

    2001年第二次博士生考试,二十二名考生只正式录取两名博士生、两名访问学者。而同年,首次接受硕士生报考,却没有一个人通过英语和政治的两科考试。因此,陈丹青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招不进一名硕士生。
   在2002年硕士考生中,一位绘画成绩位居第一,却因为英语和政治各差一分而落榜。陈丹青向学院通融未果。此后一年,这名考生在北京租房,专攻外语和政治,翌年再考,还是专业第一,政治过关了,但外语仍未及格,依然被拒之门外。陈丹青说:“我不想怂恿她考第三次,对一位想当艺术家的青年,这样的考试是不折不扣的荒谬和侮辱。”而这名考生却已在英国读硕士。
    陈丹青先生说起招生制度就愤慨不已,他说道:“专业前三名的永远考不进来,由于外语达不到那个分数,因此他们的画形同废纸。我们不能单凭英语分数就把一个孩子粗暴地拒绝在门外。”而就在1978年,陈丹青自己曾以外语零分、专业高分被中央美术学院录取。
    陈丹青不认同现行考试制度,不认同教学大纲,不认同排课方式,不认同艺术学生的品质以“课时”与“学分”算计。他认为人文艺术教育不应该以英语和政治考试分数作为首要取舍标准。他也不能适应“学术行政化”的体制:“在我奉命填写的所有表格中,完全无法体现我的教学思想与教学结果”。于是,他“不想再玩下去了”,遂递交辞呈:“当我对体制背后的国情渐有更深的认知,最妥善的办法,乃以主动退出为宜。我之请辞,非关待遇问题,亦非人事相处的困扰,而是至今不能认同现行人文艺术教育体制。”
    我们也许不能完全懂得陈丹青的油画,但是我们可以读懂他的思想,他的《退步集》真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
    陈丹青先生作为一个大学教授,在与现行制度不相适应时,他没有选择委曲求全,他一如既往地坚持了自己——真实,为此不惜公然站出来充当反对体制的先行者。在陈丹青身上,有着很多知识分子已经不具备的人道情感和人格力量,他敢于对现实提出质疑,对很多社会事件有着知识分子本该有的冷静思考和犀利批判。陈丹青先生有一股独有的对真实的追求,这就是最为真实的陈丹青——一个正直率真、有胆识的中国知识分子。
     在很多方面, 陈丹青先生的人格魅力与巴金先生同样令人敬佩。正因如此,我十分喜爱他。


   我的再一次邂逅,那就是与一帮热情的法国人。12月23日,我在豫园游玩。我看到那个古戏台旁边的假山颇有特色,便打算拍摄几张照片。当时有几个外国人正在假山下拍照,我看他们已经准备离开了,便举起相机取景对焦。我突然从取景器里看到几个外国人并没有离去,其中的一个人还在向其他的人招手示意。我以为他们还要继续拍照,我就回过头去看看我的身后是否有人。而我的身后数米远并无一人,我这才意识到他们是要我替他们拍摄一张。于是,我连忙用相机给他们拍摄了这张即兴照片。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事后,他们与我握手致意。我没有听清,更没听懂他们说的啥,我只是连连说道:“thank you !thank you !”他们离去后,儿子才提醒我,他们说的是法语,应该是法国游客。当然我无法把这张照片给他们,只能自己留作纪念了。
   后来,我对此事颇有感概。在中国摄影,很多中国人往往拒绝陌生人拍摄。每当看见别人举起相机,多半是扭头转向别处,甚至直接拒绝。这可算是一种封闭,其实摄影爱好者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对美的景物与人都有一种拍摄的冲动,那仅仅是对美的爱好而已。而外国人对此却开明许多,他们的率真和热情往往给游玩带来了许多欢快和愉悦的气氛。我们往往在给别人快乐的同时,自己也得到了快乐。这几个法国人带给我的愉悦心情也将随这张照片伴随我的一生。


   这次旅游给我的精神享受当然不止这三次邂逅,除此以外,我觉得最大的收获就是苏州老城那种没有多大变化的老式建筑。老城里都是三层以下的低矮房屋,据说苏州市政府规定不许在老城盖高楼。我想要是苏州老城也是高楼林立,那苏州的风景将破坏殆尽。
   苏州的拙政园是全国四大名园之一,而拙政园的巧妙借景则是苏州园林的典范。当我在
拙政园“梧竹幽居”时,就亲身感悟了它四面借景的妙处。拙政园的“梧竹幽居”地处拙政园的中部,它利用原来的自然溪池,形成一个长长的、四处相通的水面。在池水的北面堆积了两座小山,南面是整齐而自然延伸的堤岸。从东望西望去,北寺塔矗立在水池中央,仿佛就在园中,其实北寺塔相距三公里外。据说夏季满池荷花盛开时,这里的景色最美。
   我仔细观看这些美景,同时心中由衷地敬佩古人的巧妙构思。蔚蓝色的天空、明媚的阳光、荡漾的绿波、翠绿的柳叶和红色塔影组合成了一幅美丽的画面,给人以美的享受。这种巧妙的虚实组合的借景手法,增加了层次,丰富了园景,从而达到了拓展空间的目的。
   拙政园里的构景手法除了“借景”以外,还有“对景”、“分景”、“漏景”、“点景”和“遣景”等等。总而言之,一个拙政园就已经让人目不暇接、流连忘返了。
   如今,我已经返回重庆,却始终感到意犹未尽,只要出门,就必定有收获,我将再寻机会重游苏州。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旅游随笔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