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今昔溉澜溪  

2013-05-14 08:48:29|  分类: 百姓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长江、嘉陵江在重庆朝天门处于交汇,然后长江向偏东北方向流去。嘉陵江的北岸是江北老城,绕过江北城顺长江而下便是梁沱、打渔湾、青草坝,在长江北岸有一条小溪入汇长江。这条小溪流源自江北九龙山,绵延数公里,入长江处不知何年何月形成了一个为乡村集市。小溪名为溉澜溪,这小集市也名为溉澜溪
    据《重庆龙门阵》说溉澜溪由来大致是这样的:溉澜溪是一条小溪沟,同时溉澜溪又是一个地名,是一条街,解放以前曾经设过溉澜溪镇,解放后五十年代设为溉澜溪街道办事处。
    溉澜溪很早以前不叫溉澜溪,而叫灌兰溪。长江每年都要涨水,一涨水就要倒灌进这条小溪,倒灌的水与小溪下流的水一碰头,就要激起水花,如同兰花开放,所以叫灌兰溪。
    传说在清朝时,重庆城有位姓罗的秀才想去考举。他想凭他的文才,考个举人也不是很难的事。第一考下来没考中,他认为是自己努力不够。尔后次次考试名落孙山。他这才搞懂并非他文才不够,而是不懂考场规距,没有孝敬主考官所致。于是罗秀才大怒,把主考官们大骂一通,发誓不再考举。从此罗秀才一改秀才斯文脾气,开始喜怒笑骂、玩世不恭起来。
    过两年,他回到江北罗家湾,在祖屋住了下来,耕种几亩薄地过活。罗秀才喜欢钓鱼却不用饵,只要无事,就拿起钓杆到院子下边小溪一钓就是大半天。无饵能钓得起鱼?当然不能。但也有例外,鱼自已挂在钩上了。罗秀才对钓不钓得起鱼倒不在乎,而在乎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后来正逢长江涨了水,江水倒灌进了小溪,小溪的水也涨到院墙脚下。原先陡岩淹了,瀑布没有了,成了一处平缓的流水滩。一些鱼就在这滩上斗上水往滩上去。
    罗秀才坐在滩上石坎上把钩丢进滩口水里,等着鱼儿自动挂钩。阳光下浑红的长江水与清亮的溪水在滩口下混合,翻起一朵朵水花,罗秀才看得出了神。罗秀才看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心里不禁赞道,这水花如朵朵兰花,千奇百怪,似开似合,妙绝天工。他心里正赞叹着,手上却感觉到一紧,钓线拉直了,原来有鱼挂上了。       罗秀才赶紧提杆一看,一条尺来长的金甲鲤鱼尾巴挂在钩上。罗秀才心中大喜,不觉吟起了打油诗:“长江涨水灌溪崖,清浑水激翻兰花。我学太公无钓饵,愿者鲤鱼钩上挂。”吟罢,从滩上捡起一块石头,将此诗写在石滩上。想了一想,这诗没名不好,得想个名。看着滩口翻滚的“兰花”,心想有了,这长江水不倒灌进来,哪来的“兰花”?不如就叫灌兰溪。于是在诗上头写上诗名,灌兰溪。
    这条小溪本来就没有名字,乡里人见罗秀才把这题名为灌兰溪,也觉名字很好听。于是这灌兰溪慢慢就叫开了,这条无名小溪也就有了名字。
    后来这一代的居民多了,有了街道和码头,同样也借用这条小溪的名字叫做灌兰溪。后来来往的人更多了。由于口音不同,一些人把这地方叫成了溉澜溪。久而久之,以讹传讹,灌兰溪就叫成了溉澜溪。

据历史资料介绍,1935年设立溉澜溪镇,1954年设立溉澜溪街道办事处。随着城市的发展,溉澜溪地区陆陆续续地有了重庆船厂、重庆钢铁研究所等五十余家单位,常年居住人口有3.5万人。
2006年,溉澜溪街道开始陆续拆迁。2009年7月19日,溉澜溪片区船舶村三栋老居民楼采取爆破,此次爆破标志着溉澜溪片区拆迁工作已进入扫尾阶段,将进入开发建设阶段。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溉澜溪船舶村三栋老居民楼采取爆破拆除



    按照江北嘴CBD(中央商务区)的建设规划,整个江北溉澜溪片区将开发南北两个组团,南部组团定位为江北嘴中央商务区,围绕公园绿地,集中布置数个商业街区;北部组团为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的配套住宅区,以居住房用地为主。
  未来的溉澜溪作为江北嘴中央商务区的重要拓展区和配套居住区,将被定位于“山水之城的古今门户”,重点发展商务休闲、高端居住和商业服务。该片区将融合原有历史和人文气息,规划保留塔子山、人头山和对山,并将建成塔子山公园。同时在南北两个组团之间沿溉澜溪河谷至江边一线,分别布置中小学、部分商业及文化休闲设施。在溉澜溪与长江交汇处规划建设休闲及水上娱乐设施,并很有可能建设我市首个游艇码头。
  此外,片区内规划了多条交通干道,除了现有的海尔路,东西方向还布局有北滨路延伸段,届时从溉澜溪到江北嘴只要5分钟,南北方向除了新溉路,还有两条干道连接龙头寺,进出十分方便。
   如今,新溉路(新牌坊到溉澜溪)连接北滨路全部已经竣工。另外一条由海尔路连接江北嘴的公路正在施工中。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远眺溉澜溪片区


    我于2006年底搬到海尔路的庆业巴蜀城,从我家阳台看出去,大半个溉澜溪尽收眼底。这几年,我亲眼目睹了溉澜溪的变迁。2007年,我还专门乘坐123路公交车到青草坝的钢研所一带去看了。那时重庆船厂已经大部分搬到广阳坝去了,仅剩空旷的厂房。而钢研所尚未搬迁,但那一带已经很萧条了,再也没有当年的繁华和热闹了。
    据当年媒体报道,溉澜溪片区规划设计是由三家知名企业设计的,国内是同济大学,其余两家是国外的。耗费了上百万元的规划设计,而施工却十分缓慢,人们都不明白其中的原因。后来有新闻报道,溉澜溪片区改造的指挥长(江北区委某领导)因受贿被判刑。大概正是这个原因,溉澜溪片区一直处于荒芜状态。
  
    近日,我偶尔兴起,就从海尔路转进新修的公路,一直走到了北滨路。一路上都是还没有建设的荒山,在塔子山下的溉澜溪正街附近还残留下几栋楼,他们或许是坚持抗战的“钉子户”,于是我便把这些拍摄下来,这应该是最后的溉澜溪了。
    溉澜溪那条小溪在鲁能新城前面被新建的城市街道和房屋掩埋到地下去了,在鲁能新城开始断断续续地显现出来,不知今后余下的这段小溪会以什么面貌出现。
    无论是国家的规划,还是社会的发展,城市将会建设得更加漂亮。我们今后将看到一个崭新的溉澜溪重新出现在我们面前。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当年直通青草坝的123路公交车,如今123路已经改为到江北区府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紧靠溉澜溪正街的楼房(正面拍摄)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紧靠溉澜溪正街的楼房(从北滨路拍摄)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从北滨路看朝天门大桥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从新溉路看塔子山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照片中的那条方形的污水管道是由溉澜溪对岸青草坝连接过来的,过去小溪上没有桥,人们就从这管道上面走过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从海尔路桥下流出的溉澜溪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从海尔路看溉澜溪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正在建设的溉北路工地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溉澜溪规划图

最后的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溉澜溪规划模型



 江北青草坝的观音寺(视频)



 
今昔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江北青草坝的观音寺

今昔溉澜溪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2007年的溉澜溪正街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