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闲聊生与死  

2013-05-10 09:46:39|  分类: 抛砖引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聊生与死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一个人精彩的一生,或者说健康的一生,可以用四句话来概括,那就是:生得好、活得长、病得晚、死得快。

牛建昭(北京中医药大学原副校长、妇科主任医师)



    中国人是很能闲聊的民族,几乎人人都可以谈天谈地,可以从三皇五帝说到未来世界,可以从地球扯到太空。恐怕在这个星球上,中国人算是最能够闲聊(吹牛)的民族了。但是,无论怎样海吹,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一旦谈到死亡的话题,特别是最怕谈自己的死亡,恐怕就缄口不语了,甚至连想都不敢想。
    咱中国人有句老话叫做“好死不如赖活着”,.大家总觉得活着总比死了好,什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就是这意思。
    其实,人算不如天算,很多事情并不由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有其规律。正所谓“天命不可违,我们每一个人的生与死绝不会是由我们自己作主的。
    比如说生,恐怕很多人都想出生在一个富贵的家庭,最好是帝王之家。但是岂能遂愿?即使生在富贵之家、或者帝王之家里,也要看是生在哪个时期、哪个朝代。李煜是帝王,但是后来当亡国之君的日子也并不好过。《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原本出身在豪门,晚年却飘零潦倒。还有那些我们亲眼见到的事情,那些在“文革”期间被抄家的富贵家庭,他们当时的日子也并不见得好过。那时他们心里恐怕是感到生不如死。他们从内心深处非常羡慕那些几代贫穷的“红五类”(指 革命军人、革命干部、工人、贫农、下中农出身)家庭的人。
    这些都说明出身是不由我们自己做主的,既然出生在什么家庭不由我们自己作主,生在哪个时代也同样不由我们自己作主,我们唯一可以作主的是自己的心态。我认为牛建昭教授所说的“生得好”那句话应该是指生下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一个正常的家庭和生活环境,而并非指的是那些富贵家庭。
    “顺其自然”这句话人人都知道,也时常挂在嘴边,但是要能真正做到,恐怕就不太容易了。人处在顺境,容易得意忘形,迷失自我。处在逆境,容易悲观丧气,甚至颓废沉沦。当然,也有很多意志坚强的人并非如此。
    我说到这里,想起了我年轻时见过的几个人。一个是我在边疆时见过的老陈,老陈是个华侨,在国外读过大学,当年因为爱国便回国参加抗美援朝。抗美援朝回来后,就被分配到云南省侨联。“反右”时被人打成“右派分子”就发配到边疆的军垦农场来了。
    老陈初到农场时,仍然保持国外的生活习惯,着装整洁、性情开朗、喜笑颜开,总之还是一个十分引人注目的年轻人。他满以为只是下来锻炼锻炼,隔几年就会回去继续当干部。农场里有个女归侨很爱他,并很直接地追求他,但他一心想回到省侨联,对女归侨的追求视而不见,后来这个女归侨为他疯了。
    当时,农场对这个“右派分子”实行监督劳动改造,分配干最普通的农工工作,并且这一干就是七八年。到了“文革”期间,造反派们搞批斗会,他算是“地富反坏右”中的一员,每次批斗会总少不了他。“文革”彻底毁灭了他的一切幻想,于是他“颓废”了。1971年,我们见到的老陈是常年穿着一件肮脏的旧棉大衣、打着一双赤脚,身上虽无异味,但却很脏。后来彼此都熟悉了,我们才发现老陈的颓废是表面的。知青们见到他在冬天里,双脚开满了冰口、鲜血淋漓,就问他:“痛不痛?”老陈回道:“痛!但总有一天不会痛!”这是一个不会被打倒的人,因此他得到了大家的敬重。
    我回到重庆后,又遇见几个人,他们是国军中的将军,因为是战败将军,在单位上是被管制的对象,干的是最脏、最累的活。想当年,这些将军们是何其威风,如今沦落又何其低贱。然而我却发现他们仍然是精神不倒,沦落不沦丧,平静地对待一切。即使在“文革”后得到了落实政策,他们还是那么平静,没有怨言,没有惊喜,真正的做到了逆来顺受、宠辱不惊、顺其自然。
    刘兴武说过:“任何个人都是历史的个质,个体生命无法从时代社会的大框架里逭逃。”我们每个人无法改变时代的命运,更无法逃离时代的制约。处在那种时代、处在那种社会环境中,我们只能适应环境生存下去。
    对于死亡,同样如此。我们无法预料自己的死亡,但是我们都十分清楚,总有一天我们必将走向死亡。然而怎样对待自己的死亡问题,却是很多人没有考虑,或者不敢考虑的问题,中国人大多忌讳议论自己的死亡问题。
    其实,我们都非常清楚,任何事物有生必有死,人亦同样,每一个人必将有面临自己死亡的那一天。既然如此,我想我们是可以事先作好一些必要的安排的。
    西方人一直就有留遗书(遗嘱)的习惯,这就很好嘛。一个人在身体健康、头脑清醒的情况下,将自己的后事作好安排,一旦意外事情发生,方能有条不紊。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某知名人士也提到这件事,他在自己不到四十岁就留下了遗书,他的这种举动是因为一位朋友突然去世,留下了诸多不便处理的事引起的。未雨绸缪,人在事先作好安排是正确的。
    我这人有点怪,我刚过五十岁就会偶尔考虑我今后怎样面对我的死亡问题。我不怕死,就怕半死不活地苟活着。我早在2008年我就写过有关方面的文章(《生命的终结》),尔后不久我又从网上得知了《生存与尊严》网站,该网站的主旨与我的思想非常接近。于是,我就立即注册成为了该网站的会员,成为了该网站论坛的版主,并签署了《我的五个愿望》。
    人们时常说,顺其自然。我们在面对生死问题,也应该顺其自然。如今科学技术发达了,在一个人的生命垂危时,可以运用很多设备,尽量延长人的生命。这种做法有时候是必要的,也是应该的。有时候却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假如一个人已经是病入膏肓,已经无法治愈时,这种延缓死亡的做法就是增加病人的痛苦,人为地改变自然规律,并且浪费医疗资源和钱财。
    我说到这里,想起了我很敬重的一位老人。他是我朋友的外公,过去曾经是国内知名的企业家。早在抗战初期,他从外地把自己的火柴厂迁到了重庆,建立了四川境内最早的火柴厂。解放后,因为政治局势的原因,他的这些工厂被收为了国有。这些厂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仍然是四川境内最大的火柴厂。老人在其一生中见惯了事物变迁,对待生活十分豁达。
    当老人在九十岁左右时因重病卧床不起,老人便自行拒绝吃药和进食,无论他的家人怎样劝慰他,老人只是一句话:“我已经年迈了,我知足了。”除此之外,老人并不再多言了。他的外孙女、外孙女婿是我很好的朋友,他们也无法劝解老人。我至今还记得老人临走的那个晚上,我们几个要好的朋友陪着老人直到深夜十二点。四个小时之后,老人便在亲人的陪伴下,在自己家中平静地离开了人世。
    我们无法窥知老人的思想,但我从他外孙女、外孙女婿提起老人时那非常崇敬的语气中,可以了解老人生前对待人生的豁达态度。或许正是因为我亲眼见到了这位老人的离去,才促使我后来形成自己对待死亡的观点。
    生命的价值,可以用质量和数量来衡定,我们究竟是活质量,还是活数量?当然,两样齐备最好,遗憾的是二者不可得兼。既然如此,我们就情愿活质量!
    假如有一天,我们能确认生命已是无法挽回时,能否尽量地节约点资源、资金?另外我们是否可以设想一下,假如被抢救回来了,但那只是一具有心跳的植物人,又怎么办?对其亲人的确有一种心理安慰,而对其本人却没有任何益处。因为那只是一具毫无意识的“生命体”,人一旦丧失意识,还有什么生存质量?还有什么生存价值吗?况且,需要他人护理、任其打整,也就没有生存的尊严了。

    我想,我们还是应该顺应天命,让其宁静地离去。万事万物有始有终,既然死亡已是不可逆转的,何必淘神费力地去违抗天命?顺其自然,平平静静地离去最好。

    我在本文里说了很多不太愉快的事,最后还是应该说点别的。克里希那穆提说:“心必须保持年轻、纯真及清新,才能有所发现,但纯真跟年龄无关。孩子的心不一定是纯真的,一个饱经世故却不累积经验残渣的心才是纯真的。克里希那穆提的这段话要从他的全书中细细读来才可以详细理解,简而言之,一个人要有纯真之心,才能活得快乐,而纯真之心是不要累积经验的,也就是是说,人在生活中必将经历若干事情,对人生的不幸和磨难也将会有若干的感受。然而我们必须彻底洗刷掉过去的不幸和快乐,才能获得真正的纯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在有限的生命过程中,活得轻松一些。

     综上所述,活得轻松,走得快。这就是我的生死观。最后,顺祝我的朋友们健康吉祥!扎西德勒!

     

  


  闲聊生与死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闲聊生与死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生存与尊严》网站地址:http://www.xzyzy.com/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