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惬意的事  

2013-01-22 12:20:52|  分类: 百姓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你记得自己的一些惬意的事吗?在我的记忆里,就有不少惬意的事。那就是很久以前,我和一个朋友,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坐在磁器古镇河边的一条船上,静静地半躺着,看着嘉陵江水从船边流去,头脑里不去想任何事情。两个人有一句无一句随意闲扯,甚至好一阵都不说话。暖暖的太阳把人晒得懒洋洋的,把人的大脑也晒懒了,不再去想什么,傻呆呆地看着那滚滚流去的江水。

    其实我早有过这种经历,在云南当知青时,我会在星期天到山上去漫山乱逛。在山上,我会去观察一些不知名的花草、小溪和树木,或者随意眺望。在山上,我忘记了知青的烦恼,头脑里只是眼前那山上的一切景致,头脑里再也不想任何事情,只是聆听,聆听着山上鸟鸣、风响的声音,自己仿佛融进了大自然里,那时刻我感到了某种莫名的愉悦。

   后来,我才知道了这就是古人所说的“物我合一”。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

   

   这篇文章是大家很熟悉的。人若是以物我本为一体的心态来欣赏大自然,山水草木便成为人自由心灵的寄托所在,就能感受到愉悦,也就体现了自然的至美至乐,当然这并不是物我合一的全部涵义和最高境界。

   范仲淹提倡“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就是要我们跳出单纯的自然欣赏,我们完全置于自然(物)之中,这并不是真正的审美。一般的审美者会由于将心完全置于物中而无法自拔,从而造成一些心理问题或偏执主义。这并不是最高明的物我合一 。

   物我合一的最高境界,其一在于审美心胸要超脱器形物相的相对美丑;其二在于解脱人世得失利害的欲求。“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推移”,要通过自然景致引导你去思考,去领悟自身。也就是说人不仅要物我交融,更要学会超脱于物,从而获得自己内心深处最为真挚的感悟,去领悟生命的本相。

   上周我休息,我独自背着相机去爬山,我要去的是南山清水溪,那地方我有四十多年没去过了。重庆城历来就有春游踏春的习俗,不知从何时起,踏春的线路就是从望龙门过河,在龙门浩下船,顺着山路穿过涂山脚下,再沿着清水溪一路上山。当清水溪走完,最陡的山路也就结束了,再走一段缓缓的山路,就是南山了。四十年前的人们到南山春游踏春,全部是依照这条线路来往,年年如此。

   从“文革”以后,我到南山去游玩都是坐车,再也没有走过这条山路了。如今已有四十六年了,这四十六年的变化是非常大的,我事先已知道上山的地方是路边的“一天门”车站,  也就是下浩小学旁边。而我到了那个地方,已经完全没有丝毫当年的迹象了。我仔细询问了当地的人们,在他们的指引下沿着一条小公路上去。尽管有人不断指路,我还是走了一段岔路,最后才回到了现在取名的“清水溪步行道”来。

   步行道开始的地方,已经是涂山脚下了。我已进入步行山道,立即就回忆起当年熟悉的山路来。过去我们踏春时已是阳春三月,小路两旁已是春暖花开了,路边的小溪里有许多游来游去的小蝌蚪。几乎所有的孩子都会找来玻璃瓶,舀几条起来带回城里去,我第一次喂养的蝌蚪也是从那里舀来的。如今,大约是冬季水枯的缘故,路边小溪只有很细小的流水,什么也没有。

   我很庆幸,那天山路上只有很少的人,偶尔会三两个游山的人,可以算是寂静的山路上就我一人。在无人的山路上,任我独自一人随心所欲,是我最惬意的。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在行进中时走时停,时不时用相机拍摄我所感兴趣的一切,就连路边的断壁残垣也成了拍摄的对象。上图这段残墙就是过去的土墙房屋的残余,过去大多农舍都是土墙茅草顶的房屋,只是有的土墙是土胚砌的,有的是夯土的。我眼前这个断墙就是土胚砌的,在土胚表面在敷上一层掺了草筋的泥土。如今,这种房屋已经没有了,即使在偏远的山区也不多见到了。 

      我走过了一段山路,就到了古树处,古树处于一个稍低矮的山涧处,我到了这里,当年爬山踏春的全部回忆全部涌现出来了。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站在古树旁久久伫立,我仔仔细细地查看,古树并没有我想象的那样苍老,几乎和当年一般模样。四十多年的风雨没有给古树留下多大的改变,就连树枝上那堆厚厚的青苔也如当年一样。

   我走到了树后,在树干上发现了一个人面似的图形,我呆呆地看着它,想从它的容颜上理解一些什么,然而它只是默默地与我对视。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如今这个四十六年前的小男孩站在这古朴的树前,本身就说明了问题。物是人非,当年的小男孩已是年近六旬的小老头了,而古树依旧郁郁葱葱。人在自然的面前,总是显得那么渺小,那么微不足道。四十六年的光阴是人的大半生,然而只算自然界的非常微小的瞬间。此时,我已无须它给我任何答案了,一切答案都在它那似笑非笑、亦庄亦谐的面容中。

   过了古树,就是古桥,走过古桥就顺着清水溪往上爬陡坡了。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如今正是冬季枯水季节,清水溪也只是涓涓细流,两旁的树木也是斑驳陆离。不过冬季有冬季的好处,假若是阳春三月,这条路上不知有多少来来往往的游人,那时就不会像这样安静了,也不容我细细观看了。要是这清水溪像解放碑一样人流熙熙攘攘的,那还算是清水溪吗? 

   在这半坡上就是那个著名的“一碗水”,“一碗水”是由山上渗透的山泉形成的,是否人为,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后来那碗历尽沧桑有了一些残缺,好心的人们便将其碗边修补过,依旧保存其完好。据当地人讲,过去这碗里的水很甜,如今由于山上建了房屋,这水就没有人敢吃了。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走过了“一碗水”,顺着山路很快就走到了山上。看到身边的清水溪,感到我们的人生就如同这溪水一直昼夜不停地向前流去,无论什么也无法改变;感到我们每一个人如同这溪水流过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同时也感到我们人类也如同溪水,新旧交替不会断流。

   我在这欣赏自然风景中,感受到了一种宁静,暂时脱离了世俗烦恼、脱离了人世间的争斗、脱离了物欲的诱惑,这就让我感到了非常轻松的惬意。

   我在前不久的《人生,像一条蜿蜒的小路》一文中说过:“人的情绪将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健康……心理因素占到了30%这样一个非常重要的份额。”我们要重视自己的健康,就要注意调节自己的情绪,而调节情绪的最后的方法就是亲近自然。然而亲近自然,我又反对那种一大群人集体去爬山游玩,那种形式只是把集体聚会换了一个环境,并不能起到亲近自然的作用,更不能领悟自然、反思自己、反思人生,也就起不到调节情绪的作用。

   要想真正调节情绪,就要让自己静下来,静静地聆听自然的一切,只有静静地聆听,才可能有领悟,才可能调节自己的情绪。这也许就是古人追求的那种物我合一的境界。当然,真正做到物我合一,那要靠我们自己的悟性了。然而无论我们做到哪种境地,都会对我们的健康有好处的。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那些惬意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