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转】1945年重庆—胜利的陪都  

2012-08-13 19:40:33|  分类: 重庆掌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1945年重庆—胜利的陪都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今日的重庆

 

 

原文地址:http://ckgbby.blog.163.com/blog/static/127408561201061391442101/

 

 

 

 

1945年重庆—胜利的陪都

 

 

    近期网上流传某飞虎队老兵拍摄的1945年重庆彩照,仔细看看,这是刚举行了抗战胜利庆祝大会后不久的陪都,庆祝抗战的痕迹被美国人的镜头记录下来,非常珍贵。 
      

    背景:1945年9月2日,Japan投降仪式在美国海军巡洋舰“密苏里”号上举行,中国GOV将次日即9月3日明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并在渝举行盛大庆祝活动。9月3日“陪都庆祝胜利大会”在重庆隆重举行,10万民众到会。
 
 

1945年重庆彩照之探究 - CKGBBY - 藏在山水之间

 

庆祝胜利的上清寺
    这张照片是1945年9月3日前后的上清寺中山三路路口。
    1945年9月3日,陪都胜利庆祝大会召开。当天上午11点过,Chiang Kai-Shek从曾家岩官邸出发环城巡视,车队经上清寺、较场口、民权路、过街楼、林森路等环游一圈回到曾家岩。上清寺中山三路路口中间搭着“胜利之门”,有“庆祝胜利”四个字,门上方有一个金黄色的V字。在较场口陪都庆祝胜利大会会场也搭有一个巨大V字,重庆民众在8月10日Japan投降消息传来当晚的狂欢也是人人比着V的手势,看来在当时受美国大兵的影响很深。
    透过胜利门,可以看到对面高处有一建筑,那就是特园。特园在当时称为“democracy之家”,现在是中国democratic党派历史陈列馆,democratic党派之一的“九三学社”是抗战后期在重庆组织的“democracy科学座谈会”,为了纪念9月3日“抗战胜利纪念日”改名为“九三学社”,现在“九三学社”的展区就在democratic党派历史陈列馆2楼。
    照片右侧的那栋四层楼房,从那时往后的几十年间都是上清寺的标志性建筑,直到1999年上清寺平交工程改造时被拆除。


 
 
 

1945年重庆彩照之探究 - CKGBBY - 藏在山水之间

 

解放碑的精神花园
    这张照片是庆祝抗战胜利期间的解放碑中心。
    在当时的地图上,这里叫做精神花园,抗战期间为了鼓舞士气,街心筑起“精神堡垒”。照片中看不到精神堡垒,它在空袭中炸毁,也看不到解放碑,当时它还没修建。
    以今天的眼光看,解放碑是召开大型集会的不二首选,而1945年的陪都胜利庆祝大会会场是在较场口。较场口由于有相对较大的空地,在当时经常举办各种大型政治活动,长期的熏陶使较场口成为《陪都十年计划草案》中规划的中央行政区。现在的解放碑广场,也就是当时的都邮街广场,作为规划中的市中心重要核心也有大手笔工程,规划了一条连接上下半城的隧道,从邹容路方向五一路口下穿直达西四街接林森路(解放东路)。时过境迁现在都邮街广场变成了解放碑,这条隧道也没有出现,如今解放碑的地位无比崇高,而下半城当时繁盛的西四街片区,现在却破败待重整。

    照片中看到的人力车,和滑竿、马车、公共汽车等组成了当时城内地面交通的主要工具。这些交通工具里,人力车数量最多的,业务最为兴隆,在1929年中去干道建成始有人力车后,还曾对滑竿业造成巨大冲击。人力车业最鼎盛时,城内有车行292家,车子4700多辆,车夫12000余。抗战胜利后,随着国府还都,人力车业逐渐清淡,加上城市公共交通的发展,从事客运的人力车在解放后全部改成平板车,加入搬运公司,承担货物运输工作。


 
 

1945年重庆彩照之探究 - CKGBBY - 藏在山水之间


 

1945年重庆彩照·胜利的陪都 - CKGBBY - 藏在山水之间

 

民权路的胜利之门
    照片中的是民权路,面向精神花园方向。

    路中间跟上清寺一样,也搭了一座庆祝胜利的门,说明这里也是抗战巡游经过的地方。从另一张珍贵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门上的几个字写的是“庆祝同盟胜利”。那张黑白照片记录了车队巡游的场面。根据档案记录,车队最前面是三辆摩托车开道,其后为一辆吉普车,上载掌旗官,手执上书“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大旗一面,然后是Chiang Kai-Shek所乘敞篷座车,代总参谋长程潜同车。再其后则是一长串车队,载有各院部长官,顺序为居正、戴传贤、于右任、吴铁城、冯玉祥、白崇禧、吴鼎昌、吕超、陈立夫、陈诚、张治中、吴国祯、谷正纲、王缵绪、莫德惠、贺国光、方治、贺耀组、康心如。


 

1945年重庆彩照之探究 - CKGBBY - 藏在山水之间

 

胜利的大甩卖
    照片中的商铺,打出大条幅“庆祝胜利 八折大拍卖”、“空前贱卖”。
    大甩卖的原因是胜利后下江人要返乡,或是商铺以胜利打折为噱头招揽生意。在抗战胜利之后至1946年国民GOV还都前后,大量人口回迁,重庆商业市场大量资金流向长江中下游地区,重庆商业出现一定程度的萎靡。
 
 
 

1945年重庆彩照之探究 - CKGBBY - 藏在山水之间

 

1945年重庆彩照—胜利的陪都 - CKGBBY - 藏在山水之间

 
 

 抗战时期,杂粮市的生活继续
    这是当时的杂粮市街,即现在较场口得意广场对面,合景聚融广场与万豪二期工地之间的那条路,也就是民生路跟民权路交接的地方。
    顾名思义,杂粮市街是杂粮铺子集中的地方,跟旁边的米亭子街一起构成粮食买卖市场,加上较场口周边的杂货小街,这里是市井采购果腹之物的嘈杂之地。不管打不打仗,米是要吃的,照片中的场景,一看便跟我们头脑中关于“市场”的映像相符,有挑工,有临街门市杂乱的遮阳布,有很多人。照片中正中那栋黑黢黢的楼,现在变成了老字号山城羊肉馆所在的那栋楼。
    照片中有一辆公共汽车,陪都时期的公共汽车就是这个样子。这条线路当时的第一路公交,也是市区的第一条公交线路,1933年开通。最初为曾家岩至七星岗,后几经延伸,线路为曾家岩—上清寺—两路口—观音岩—七星岗—民生路—都邮街—小什字—过街楼,是贯穿城区中轴的重要线路。而照片中的这个路口现在已不是一级主干道,不变的是路口深处的市井气息。

 

1945年重庆彩照—胜利的陪都 - CKGBBY - 藏在山水之间

 

1945年重庆彩照—胜利的陪都 - CKGBBY - 藏在山水之间

 

水·凯旋路

    这张照片是庆祝胜利期间,市民排队取水的场景。9月初的重庆气候炎热,店铺门上挂着青天白日旗,街上挑着担子的人排着队取水,尽管抵御外侮扬眉吐气,但社会发展水平的滞后使得人民生活依然多有不便,比如用水。

    重庆城两江环绕,但地形陡峭,且地质坚硬、地下水高差大不便钻井,生活取水不便。人称“眼望两江水,汲水苦煞人”。上世纪20年代,沿江各城门均聚集着为数众多的挑水工,有数据统计当时以挑水为生的力夫人数约2万人,这样在那个年代算来城里每25人就有一个是挑水工。上世纪30年代自来水厂竣工,城内开始供应自来水,自来水公司除了为少数能够负担的家庭安装入户水管以外,更多的是在城内开设售水点,方便市民获取生活用水。1942年通货膨胀尚不十分严重时,自来水售水点购水的价格是每挑两角,同时期一份市区地图售价3元,可见水价尚算合理,市民也习惯了饮用自来水,挑水工的人数便急剧减少。

    这张照片的拍摄地点应该在凯旋路上段。凯旋路修建于抗战期间,充满了对胜利的渴望,和抗战的艰难一样,这条路也工程艰巨。凯旋路也确实是一个饱含感念的地方,抗战胜利后,大家丰子恺在回杭州之前卖掉沙坪坝的房子迁居凯旋路等候归舟,他后来写到:“凯旋路这名词已经够好了,何况这房子站在山坡上,开窗俯瞰扬子江,对岸遥望海棠溪,水光山色,悦目赏心。晴明的重庆,不复有警报的哭声……这真是一个可流连的地方!……临别满怀感谢之情,数年来全靠这山城的庇护,使我免于披发左衽,谢谢重庆!”。


 

 

 

【转】1945年重庆—胜利的陪都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今日的重庆石板坡民居

 

 

 

 

 

 

 

【转】1945年重庆—胜利的陪都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