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那些淳朴的边民们  

2012-06-29 21:28:34|  分类: 往事难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淳朴的边民们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刚到云南边疆时,那里的各方面还十分落后,很多地方还采用刀耕火种的原始生产方式,很多民族还刚刚脱离原始的氏族部落时期不久。由于当时的交通不便、信息不通和教育落后等等原因,他们还处于十分封闭的状态。
   当年,我们曾看到少数民族兄弟们把山上的树木、杂草一并砍掉,几个月后等树木干了,就点火烧山。然后随便挖几个小坑,撒上几粒包谷,就不再管它了,秋后再上山收包谷。这种耕种方式能收获多少粮食,全凭老天爷安排。
   他们的生活方式也很原始,虽然他们已经脱离了“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饥寒状况,但依然很困难。吃的大多以包谷为主,大米是很难吃到的。穿着就更困难,除了破旧以外,他们很多还保留了原始风俗。女人们穿的是布裙,但里面什么也不穿。只有极少数姑娘在裙子里面穿了一条长裤,那就是曾经出山寨读过书的人了。我们后来才了解到,有的少数民族在解放前还是处于穿树皮衣的状况,所以他们能穿布衣服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我从小在贵州、广西曾见过不少的少数民族,却没有像云南那些民族那么封闭、落后。我从不歧视少数民族,只是有些好奇和惊叹,特别想了解他们。
   那些年,每到星期天休息,我就爱独自一人进山,我是想去看看风景,顺便也到山寨里去熟悉少数民族的情况。
   他们的山寨都很脏,如果是旱季,还好一点,最多灰尘扑扑的。要是遇到雨季,寨子里到处都是泥泞,并夹杂着猪粪、牛粪等等秽物,让人感到无法下脚。在那种情况下,我往往是穿着雨靴,虽然不会进水,但却沾上很厚的黏黏的泥土。我必须边走边刮泥巴,才能慢慢地往前走。
   无论我走到哪个山寨,最先看见我的总是几个成群结队的小孩子们,他们肮脏的小脸上那双明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我,显得非常好奇。我知道他们很难见到一个外来的人,见到我就像见到外星人一样稀奇。他们只是好奇,绝不会出声。但不知为何,很快附近就会有成年人出现。成年的女子是不会和外来人打招呼的,只有成年男子比较容易打交道,于是很快就会有成年男子和我打招呼了。
   他们一般只是很随便地问我来干什么,我会如实地回答:“我是附近兵团的知青,特地来山寨玩耍。”于是,他们就会把我请进家里去。他们每家的堂屋都有一个火塘,家里的人都爱坐在火塘边围成一团闲聊、吃饭等等。
   那时,我已经在云南待了两年多了,大致知道很多风俗,也能分得清姑娘与媳妇的区别了。这一点很重要,很多民族的风俗是不能随便和姑娘们挨着一排坐的,而媳妇则没关系。所以,我在进了他们的堂屋后,会马上打量火塘周围坐的人,如有小姑娘,我会坐到她的对面去,或者干脆不坐。不过姑娘们也很羞涩,她们往往会羞红着脸很快站起来走开。
   家里的青年男子随我进门后,会端上瓜子、花生和水,随即坐在我身边陪我闲聊。我们双方都很好奇,我想了解他们的风俗习惯,他们想了解外面的一切。我在不清楚民族禁忌之前,是不敢随意乱问的,所以,我总是很小心、试探性地问问。而他们却很想知道外面的情况,外面世界对于他们来说,完全是空白的、陌生的。因此,我们的谈话总是他们问我答的形式。
   那个时代,山寨里读过书的年轻人很少,不足5%,而且即使读书,也是只到公社(现在的乡镇)读过小学,其知识匮乏的程度可想而知了。
   我们在火塘边天南地北地乱侃一气,这中间只有家里年长的女人(老大娘)才会插言询问,其他年轻的媳妇、姑娘们是不会出声的,只是静悄悄地在一旁聆听。
   他们非常淳朴,犹如儿童般的好奇和率真,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爱听、都信,当然我也不会乱说的。他们中只有很少的人去过砚山县城,对外面的世界几乎是一无所知。我就随心所欲地信口而谈,将我所知道的一切尽可能地告诉他们,他们也听得津津有味。
   时间很快地就到了中午,于是,女主人很快地端出了热腾腾的菜来。那时的生活条件虽然很困难,他们却能端出几个菜来,并且会拿出一块不知存放了多少年的老干巴(干巴,即风干的肉,以牛肉为最多),切成片端上桌来。在那个肉食品很难见到的年代里,这干巴就是非常珍贵的东西了,说明人家把我当做了最尊贵的客人。其实,我们才认识不到半天。
   少数民族兄弟有种天生的豪爽,喝起酒来尤其如此。他们在这个时候,也会翻出家里的酒来款待我。按照他们的风俗,客人一定要喝醉,没喝醉那就是主人不够热情。因此,主人会一再劝酒,当然主人自己也会很豪爽的喝自己的酒。
   在这种热情的气氛下,主人、客人会很快地都喝醉了,不到三个小时,大家都会喝得东倒西歪的。这时,我会主动告辞,免得自己在外出丑。
   于是,我会偏偏倒倒地顺着山路走回兵团去。一路上的山风可以减轻一些酒意,却不能真正醒来,但我还是能走连队去。
 
   尔后不久,这些少数民族兄弟会很快地找到我的住处来,他们来的时候,是不会空着手来的,往往会提着一些东西,有时是菌子,有时是饵块(即粑粑),甚至有时是一个麂子腿或秧鸡,总之他们有啥好东西,就要先送到我这里。
   他们好像知道知青们是吃食堂,平时家里没啥吃的。所以,他们在我家坐上一会儿,抽一根烟,喝一会儿水,就会主动告辞了。假如他们来的时候,正好遇上我不在家,他们会悄悄地把东西放下就走了。我回来后,看见屋里的东西,就知道曾有少数民族兄弟来过了,却并不知道他是谁。
   我当然会去还礼的,我总是想法设法地去弄一些白酒,有时运气好,还能搞到瓶装酒。这样,我就会在下一个星期天给他们送去。
   当我送酒去的时候,我们又是一阵海侃,又是一顿酒菜。他们会拿出我带过去的酒,再弄上一桌菜。于是,我们又是一场豪饮,又是一个醉。
  
   那些年,我就这样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的星期天,我几乎走遍了周围的很多山寨。也认识了不少山寨里的少数民族兄弟。他们分别是苗族、壮族和彝族,我在后来的经历和情形大致相似,并无多大差别。
  当我离开云南的时候,我走得很匆忙,除了本连队的以外,我来不及和其他人告别就走了,也就更谈不上去山寨与那些少数民族兄弟告别了。
  如今,我想起这些往事,感叹不已。那些少数民族兄弟们那份特有的淳朴和善良,让我至今难以忘怀。我们失去联系已经很多年了,我已经记不起他们的名字了,也不知他们如今生活得怎样。我这几十年看了太多的人性丑陋的一面,更加怀念他们那种赤子般的淳朴、率真的善良品质。在我与他们相处的那些日子里,我感到了一种轻松和惬意。我在此祝愿那些善良的少数民族兄弟们生活得幸福安康!也祝愿天下所有善良的人们幸福吉祥!   扎西德勒!
  
 
 
 
那些淳朴的边民们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那些淳朴的边民们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那些淳朴的边民们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