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国家顶级鉴定专家们又出名了  

2011-09-07 17:10:06|  分类: 抛砖引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鉴宝,专家们又出名了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近日,华尔森集团总裁谢根荣涉及的巨额贷款诈骗案牵扯出了五名顶级鉴定专家来。谢根荣骗贷十亿,导致国家损失五亿多,主要道具就是自制的“金缕玉衣”,而专家们估价24亿的签字成了谢根荣的招牌,促成了贷款。
    这件事在此暴露的文物鉴定估价的问题,多年来,我国收藏界火爆,价格一再攀升,其中这些文物专家们起了很大的作用。时下学术良知的缺失,已经到了没有底线的程度,专家们为了收取鉴定费,往往过高地估价,甚至连那价值一两百元的赝品、工艺品,这些专家们敢估价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也敢出鉴定报告,原因当然就是按比例收取鉴定费。面对如此荒唐的鉴定报告,其他专家并不拍砖,做视而不见状。为何这样呢?其原因是彼此彼此,大家都这样做嘛,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就是所谓的行业潜规则。
   中国本来就是久已闻名的假冒王国,做假没啥大不了的事,可问题是谢根荣用这虚假的鉴定报告骗取银行十亿贷款,这性质就非同一般了。并且案发后,谢根荣被判无期徒刑,两位行长背叛二十年徒刑,而专家们却毫发不损,或许数十万鉴定费也没退出呢。
   对于这个问题,我赞成很多网友的意见,这些在鉴定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们也应该承担其相应的法律责任。譬如财务人员做假账、做假财务报表都要承担法律责任,这假的鉴定报告又有啥区别呢?
   稍有点文物知识的人都知道,金缕玉衣是罕见之物,大多是汉代以前的,并且有王侯以上的人才能享用。现在大都被收藏在国家的博物馆里,谁曾见过民间有收藏的?这些专家们在给谢根荣的“金缕玉衣”作鉴定时围绕着走了一圈,用眼睛看了一下。我想,他们不用绕,也不用看,其实心里非常明白这东西是假的。这绕、这看都是在做过场,是要等权威人士史树青发话。果然史树青说话了,大家于是附和、签字、拿钱。在赵公的面前,做人的良心没有了,全都睁着眼睛说瞎话,都是钱惹的祸啊!
   好!这下出了事,大家都可以说:“当时大家的意见都是随着‘史老’的。鉴定界史树青是最大的权威,他说“玉衣”是真的、值钱,大家就都认同了”。反正史树青早已死了,爱找找谁去!
 
   这些年,很多做假的事都有专家、学者参与。远的不说,就说去年的假曹超墓一事,不是一样有专家出面作证吗?那件事只算一场闹剧,喧闹一番也就罢了。而这假的金缕玉衣却实实在在地给国家造成了五亿多的损失,其中这鉴定报告是非常重要的环节。
   当今中国怪事忒多,见怪不怪,不知今后还有啥怪事出来。希望我们的这些专家们别老在这些事情上出名,这种事并不光彩啊!
 
 
 
鉴宝,专家们又出名了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附网上资料:

 

男子自制“金缕玉衣”骗建行贷款10亿 五名顶级鉴定专家曾估价24亿

 

 

 

 

    一起巨额贷款诈骗案透露出惊天秘密: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等5名顶级鉴定专家,为骗子自制的"金缕玉衣"开出24个亿的天价评估。
  建行两位行长由此轻信了骗子的经济实力,发现被骗贷6个多亿后不但未报案,还继续为其违规提供资金4个多亿,导致银行最终损失5.4亿多元。
  经过三个月的努力,记者翻阅350多本卷宗,联系到当时的鉴定专家深入采访。他们承认,评估时大家连"金缕玉衣"的玻璃罩子都没打开,只围着走了一趟,"过程不太合规矩"。

  富豪骗贷10个亿 为洗钱和蒙蔽银行
  买玉片自制"古董"
  隔玻璃看"金缕玉衣"


  案情

  富豪自制"金缕玉衣"顶级专家评估出24亿天价

  在"中国400富人榜"中,华尔森集团总裁谢根荣一度名列第163名,资产6.2亿元。但没人知道,这些钱是从银行骗来的。
  2000年9月,谢根荣伪造555份房贷合同,以假按揭的方式从建设银行骗贷6亿多元。但谢根荣不傻,他早早为自己留下后路。本世纪初,媒体突然开始报道一位叫谢根荣的"古董收藏家"。
  在谢根荣贷款诈骗案的卷宗中,有一份证人牛福忠的证言。谢根荣的一审判决书中摘录了其中的一部分:谢根荣有两件"古董",一件是"金缕玉衣",一件是"银缕玉衣"。其实,两件"玉衣"是我用他给的玉片穿出来的,不值钱。他坚持要我找专家给这两件"玉衣"做评估,我就找了原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长王文祥。王文祥又找了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杨伯达等4位专家,一起给"玉衣"作出评估报告,评估价24亿。谢根荣给了专家几十万的评估费。

  买"文物"意在洗钱
  贷款变成公司"古董"

  对此,华尔森集团财务人员蒋某某称,集团的资金使用权由谢根荣掌握,审批只是个形式。谢根荣从公司拿走的现金,后来董事会决议以公司名义收购谢根荣手里的古董冲账。
  时任华尔森集团执行总裁的郎某为谢根荣的行为作出更明了的解释:买文物的用意就是向外洗出大量的现金。
  这样一来,资金相当于做了个"乾坤大挪移",从银行骗来的贷款变成"古董"放在公司,而"买古董的若干个亿"不会给其他的古董商,自然会到谢根荣个人的兜里,成为干净的钱。

  涉嫌骗贷被行长发现 古董专家签字成"挡箭牌"
  买"古董"更重要的用途在后头。

  2002年底,建设银行某支行行长颜林壮和副行长赵峰凭借经验,发现华尔森集团在骗贷,为此找谢根荣谈判。
  谢根荣先向银行提供了造假的企业财务报表等材料,然后领着颜林壮等人参观了专门用来存放两件"玉衣"的"根荣陈列馆"。
  谢根荣指着一件"金缕玉衣"对颜林壮说:"全世界只有两件,专家已经做过鉴定,市场估价24亿。它在这儿,我还能赖着你们区区几个亿不还?集团只是一时资金周转困难,只要我们通力合作,还清贷款肯定没问题。"说完,谢根荣出示了有5位国内顶级古董鉴定专家签字的评估报告。
  顶级专家的集体签名,让颜林壮和赵峰相信了谢根荣,觉得即便他有骗贷嫌疑,但华尔森集团毕竟还是一个非常有实力的企业,不会欠贷不还。另一个问题是,当初按揭贷款是颜林壮批下来的,如果骗贷的事情暴露,作为行长的他乌纱难保。
  银行行长被"蒙蔽"再次提供资金4.56亿
  颜林壮最终做出错误决定:瞒住上级,通过开具银行承兑汇票的方式为企业提供资金支持,帮企业发展起来,把问题"消化"。
  经法院查明,这部分的累计金额达4.56亿元。被抓后谢根荣曾满不在乎地对民警说,那段时间光请客吃饭,他就花了3000多万。
  最终,审计署在审计建设银行北京市分行时发现问题。2008年3月,谢根荣、颜林壮等人被抓。至案发时,谢根荣骗贷的钱有5.4768亿余元无法归还。
  谢根荣一审被法院以贷款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被评估报告蒙蔽了双眼"的颜林壮和赵峰,因犯违法发放贷款罪、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被法院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0年和19年。
  谢根荣一审获刑后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目前二审仍在审理当中。

 


  当事人
  ●中间人牛福忠
(年过六旬,现为北京中博雅文物鉴定中心鉴定委员会主任,自称是国家文物局泰安培训中心客座教授、北京电视台《天下收藏》栏目特聘鉴定专家)
 

鉴宝,专家们又出名了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玉片买下来以后确实是我帮着穿成"玉衣"的
  法制晚报(下称FW):谢根荣为什么要做"金缕玉衣"和"银缕玉衣"?
  牛福忠:他不是有个"根荣陈列馆"嘛,搞收藏呗。
  FW:"玉衣"是谢根荣买来玉片找人做的,自然不是古董。明明不是古董,为什么还要当古董去评估呢?
  牛福忠:咳……他当时找我评估,我说评估不了,我哪儿懂啊。他非要评估,我就找了王文祥。其他的专家我也不认识,都是王文祥找的。
  FW:如果"玉衣"本身不是古董,那它的价值就是那些玉片价值的总和。一堆玉片居然价值24个亿,您是否觉得过高?
  牛福忠:这你得问那帮专家去,是他们在评估报告上签的字,呵呵……
  FW:"玉衣"的评估价是24个亿,那谢根荣是花多少钱买来的玉片呢?
  牛福忠:肯定没花24个亿,买的时候不可能那么多钱。他哪有那么多钱啊。评估价只不过是专家说的。这东西按照24亿卖,肯定没人要。
  FW:那些玉片是从哪儿来的?
  牛福忠:都是谢根荣从他浙江老家找的,具体怎么弄到手的我就不知道了。玉片买下来以后,确实是我帮着穿成"玉衣"的。
  FW:那些玉片是古玉吗?
  牛福忠:咳……有的是,有的不是。但玉肯定都是真玉。专家说是古董,那就是吧。虽然我懂点儿,但没人家专家那么懂。
  如果是专家,都得往评估报告上签字。我不是专家,就没签。
  FW:现在"玉衣"怎么处理的?
  牛福忠:我不知道。
  FW:谢根荣给专家评估费了是吗?
  牛福忠:对。当时我在场,钱给了王文祥,他们怎么分的就不知道了。



  ●鉴定专家王文祥(现已七旬,据媒体报道曾担任过中国收藏家协会秘书长,现为世界书画艺术家联合会主席、世界收藏家协会副主席兼中国总会会长、世界文物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主任)


 

鉴宝,专家们又出名了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主要是靠眼睛看然后一起商量了一下
  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文祥称当时是牛福忠找的自己,之后自己找了其他的专家。
  王文祥承认,当时谢根荣已经表示过,“金缕玉衣”、“银缕玉衣”是他买来零散的破碎玉片穿起来的。“但是,我们觉得玉片零散着,将来很可能被丢弃。能把市场上这些容易丢弃的玉片收集起来,用金线穿成‘玉衣’,对国家来说是个贡献,算做了一件好事。”王文祥说。
  王文祥也承认,“当时评估没走太复杂的程序”,“主要是靠眼睛看,然后一起商量了一下”。
  对于24亿。

元的评估价,王文祥说,这是著名历史学家史树青老先生提出的价值,“我们没有那么仔细去看”。
  王文祥称,评估报告是他归纳了大家的意见,之后落笔起草的。但谢根荣只给每人一万多元的费用,不是牛福忠作证时说的“几十万元大家分”。
  “鉴定后,我们特别叮嘱谢根荣,这东西不能去交易,否则犯法。我认为,只要文物不上市场,专家签字谈不上什么风险,这是学术自由。”王文祥说

 

 ●鉴定专家杨伯达(现已八旬,原故宫博物院副院长)

鉴宝,专家们又出名了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大家就在玻璃柜子外面走了一趟看了看


  杨伯达告诉记者,鉴定之前,他对华尔森集团一点也不了解,到现场才认识了谢根荣。
  杨伯达承认,鉴定过程确实不太合乎规矩。
  “说老实话,就几十分钟。鉴定时没有开柜,大家就在玻璃柜子外面走了一趟看了看。因为隔着玻璃,看时也不方便。”杨伯达说。
  杨伯达告诉记者,如果是鉴定故宫博物院里的文物,肯定不能光看,必须要“上手”。而那次,“玉衣”一直没从玻璃柜里拿出来,专家们也没要求开柜。
  “反正史树青在嘛,他是文物鉴定界的大家,我当时是在他领导下的。”杨伯达说,由于当时没有举手表决的过程,于是自己就随了大流,别人怎么说,自己也就怎么说了。
  最后,大家在评估报告上签了字,吃了顿饭就走了。
  当杨伯达从记者嘴里了解到,评估报告成为之后谢根荣从银行骗钱的工具时,表示很惊讶。
  “我没把它当成鉴定活动,而是当成一种友谊活动,是客串性的。他们请你来,给你一点鉴定费,你同意他们的意见就完了。”杨伯达说,鉴定时,谢根荣没说过他的意图,他也没想到评估报告会被非法利用。
  杨伯达说,临走时谢根荣每人给了一个信封,可能装了万把块钱。“我现在不再参与这些活动了,在家埋头写书。”杨老说。
  包括故宫博物院原副院长在内 权威人士出具评估报告
  记者揭秘当时鉴定内幕 五位专家评估出24亿。

 

 

 

 ●鉴定专家李劲松(年近八旬,中国宝玉石协会原秘书长)

鉴宝,专家们又出名了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这个鉴定是比较随便的算是帮朋友一个忙


  记者采访李劲松老人时,告诉他谢根荣利用评估报告蒙骗银行,导致损失5.5亿后,老人伤心地哭了,一个劲儿地说“没想到”,表示自己一定会吸取教训,深刻反省。
  “那家公司的老板说让大家鉴赏一下,看看他的家产值多少钱。大家一听是‘金缕玉衣’都很感兴趣,毕竟也是个学习和交流的过程。”李劲松老人回忆道。
  “当时,有的人仔细看了,有的没有。真正的评估鉴定程序是怎样的,没有国家规定。但专家们应该反复地研究。”李劲松称,“而这个鉴定是比较随便的,算是帮朋友一个忙。大家就是聚一聚、坐一坐、走一走、看一看,证明这个资产的价值。史老是大权威,史老说这个价值是很高的。史老说的话,我们是很尊重的。”
  “评估是专家们个人的看法和观点,评估价值只是一个参考。专家意见只是代表个人。评估价值是一个认识问题。”李劲松说。
  谢根荣当时的承诺也让专家放松了心态。李劲松说,谢根荣当时称“玉衣”是他的宝贝,绝不会卖。
  李劲松认为,既然是家产,评估多少个亿都无所谓,只证明这是他的财产而已。
  李劲松说,专家们最后还嘱咐他好好珍藏,并一再强调不准到市场上流通,也不能拿去抵押。
  当记者提到,牛福忠曾说有“几十万评估费”的时候,李劲松发火了,坚称谢根荣只给了每个人几千元车马费。
  “他有什么根据呀?如果是评估,都要开收据,他有收据吗?”李劲松说,估价之后,王文祥起草了评估报告,写着这个文物是什么时代的、什么玉石、评估价值多少钱。
  李劲松称,因为都是朋友,那天就比较随意,并没有按规矩要评估费。那几十万元是不是被中间人拿了,自己就不知道了。

  ●鉴定专家杨富绪(年近八旬,中国宝玉石协会原副会长、北京大学宝石鉴定中心主任)

 

鉴宝,专家们又出名了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那种情况下就是最权威的人说了算
  杨富绪告诉记者,按照常规,玉石鉴定程序有大约30个步骤,如称重、收样、手摸、仪器检测等。
  杨富绪说,对于玉石的鉴定,应该一片玉一片玉地检测。要确定材质、成分和工艺,需要仪器检测,包括X光机、红外光谱、电子探针等大型仪器。
  “但那次鉴定,玉衣在玻璃罩子里,只能肉眼看。那种情况下,就是最权威的人说了算。”杨富绪说。
  “当时史老在,跟他相比我就是打杂的,史老说什么就是什么了。他是一把手,我们哪能不听史老的。”杨富绪说。
  但杨富绪承认,当时两件“玉衣”的估价偏高。
  “那次鉴定之后,我也想过,这是干吗呢?这么高的价。”杨富绪说。
  杨富绪告诉记者,虽然他不知道后来谢根荣利用评估报告到银行骗钱的事,但在那个时期,用这种方法去银行弄贷款的大有人在。那种事评估费用很高,知名大师看一看就是几万,但不见得有科学的依据。
  “我在报告上签了字,我也有一定的责任。”杨富绪告诉记者。

 

 

  延伸采访
  业内流行“不打假”按评估价值收费


  潘家园古玩城一位老板透露,如今业内流行“不打假”。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收藏家告诉本报记者,在鉴定界,如果一位名家已经开出了评估报告,其他同行通常不会“拍砖”,都是听之任之。
  而在鉴定界,目前有这样的做法:先口头告诉你,你的玩意儿是真的,价值连城,之后再向你伸手要“鉴定费”,数额相当于他说出来的评估价的一定比例。你只有给够了钱,鉴定师才给你开书面的评估报告。
  采访过程中,受访的鉴定专家李劲松也证实:按照惯例,评估费是评估价值的1%到5%。
  “比如,你的东西可能只值几百块钱,但他告诉你值20万。然后要求你按5%交鉴定费,也就是1万。有些心眼活的人就交了。”一名不愿具名的收藏家告诉记者,“这样的话,一个不值钱的物件一下子价值20万元,除去交1万元鉴定的费用,卖出后还可以净赚19万。这样的话两方都有便宜,如果没有鉴定师开出的评估报告,你和谁说你的东西值20万,也没人信。”
  故宫博物院研究员周京南曾对媒体有过解释:文物的收藏鉴定确实有这种尴尬的现象,哪怕一些权威机构、一些权威大师也有“打眼”的时候,而不同专家有时观点不同难分对错,对此也很难有非常严格的规范。

 

 《人民日报》海外版:老来天真性更直

鉴宝,专家们又出名了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史树青曾任中国历史博物馆研究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南开大学历史系兼职教授、北京大学考古系研究生导师、中国收藏家协会会长等职,2007年因心脏衰竭去世。 
 

 
    记者采访中几名专家均表示,当时大家的意见都是随着“史老”的。当时的鉴定界,史树青是最大的权威,他说“玉衣”是真的,值钱,大家就都认同了。
  记者试图联系史树青,但遗憾地了解到,老人已于2007年因心脏衰竭去世,享年86岁。
  由此推断,为“玉衣”做鉴定时,老人已经八十出头。记者从《人民日报》海外版找到一篇纪念史树青老人的报道,其中一段耐人寻味:
  (史老)年纪大了,反而像个小孩子,动不动就发脾气。史老夫人说,他对越王勾践剑的事就老大不开心。去年4月,史老在大钟寺地摊上发现一把青铜剑,他认为是越王勾践剑,当即买下。后来有的专家认为是假的,博物馆不收,史老的老伴和女儿也认为是假的,只值200块钱。为了这事,史老写了一首诗,把自己比作春秋时期多次献和氏璧不成的卞和。看到史老有点生气的样子,他的老伴对他说,不争论,不争论,身体要紧。老伴说,史老心脏不好,去年住了半年的院。
  这段文字,《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编辑所拟小标题为:老来天真性更直。

 

 

 

国家顶级鉴定专家们又出名了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67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