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老同学靳征  

2011-09-03 09:47:29|  分类: 百姓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友靳征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人在一生中会结识很多人,同学、同事以及各种朋友……有的人像过客,在你的生活中一晃而过,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有的人却对你影响很大,会永远地留在你的心里。
    靳征是我小学的同学。前不久,我终于开始查找起靳征的电话来。说起这事真是很愧疚,我知道他所在的研究所,只是因为多年没有联系了,不知道他现在还在不在原单位。今天的通讯条件非常发达,这种事只需几个电话就完全可以搞定。可是我一拖再拖,直到半月前才去百度查找研究所的电话,接下来几个电话打过去,很快就查出了靳征办公室的电话以及他本人的手机号码来。
   这件事让我非常懊悔,我们找寻失去联系的朋友并不一定很困难,很多时候往往是自己懒惰,以“事情多”为借口而耽误了。俗人事多劳碌都是正常的,却也并非完全没时间,所以,多年没和靳征联系的责任在我。
  
 
    我在我的《重庆“文革”见闻录》里曾提到过靳征,“文革”那几年(主要是1966年—1969年),我几乎天天和他在一起。他父亲的藏书非常丰富,因为特殊原因没被抄家,我才有幸地能从他家借书。那时候,几乎所有的书都被划到“封、资、修”的范围里,都是“毒草”——禁书。因此,我只能悄悄地藏在书包里带回家去看,每次只能拿上两三本(那是怕他父亲发现),看完后在去换。就这样,我在两三年期间把他父亲的藏书几乎全部看完了。不过我的书品很好,从没丢失、更没贪为己有,总是还了再借。
    从莎士比亚、塞万提斯……到托尔斯泰的作品,我几乎都看了。那时我还年幼,文化水平也有限,有些书对我来说深奥难懂,我并不管它,只管囫囵吞枣地看了再说,后来我才懂得学习也要“反刍”才行。
     我至今还记得,当初读莎士比亚的剧本还可以,而读到他的十四行诗时,那简直就是坐飞机了,不知道他老人家说些啥。倒是普希金的诗引起了我的兴趣,《我的墓志铭》和《我曾经爱过你》这两首诗就永远地留在我的记忆里了。还有就是郭沫若翻译的《战争与和平》时,其中有一句“上着发条的马车”,这话让我至今也没弄明白,当时我就想郭沫若老先生其他知识很好,但是做翻译却不行。其他的就算鲁迅的有些文章难懂了,我们并不了解他的那个时代,语言叙述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人的记忆很奇怪,十四、五岁时看的书却能记忆一辈子。正是那几年我看的书多,当我后来读大学时就轻松了。我们有一大堆必读的中外名著,其中绝大多数我已经看过,只需要看看故事梗概,稍加回忆回忆就行了,因此让我省了不少力。
    前不久,我在与靳征的通话中提到了这件事,我说:“那时我的阅读量不亚于大学生,至少也超过了中专生。”当然,那仅仅是就阅读量而言,理解却是我后来逐渐长大成熟以后的事了。
 
    靳征的父亲是画家,他曾经在家画了一副《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画。我饶有兴趣地坐在他身旁仔细看他画,靳征悄悄地做眼色叫我走,当孩子的总是爱躲开父母的眼光,和同学出门去玩始终是最快乐的,而我想看他父亲画画,只好很不情愿地跟靳征离开了。
    或许是那几年看他父亲作画的原因,我也曾尝试拿起笔来,然而却始终没有耐心,只好作罢。但我对美术作品的兴趣不减,就只是停留在欣赏画册、参观美展的阶段上了。儿子在四、五岁的时候,我给他买了一本专业素描书籍,最初他因年幼害怕,说那是骷髅,后来却激发了他的潜质,迷上了画画。所以,儿子最终进了四川美院,也算儿子替我完成了一桩心愿。
 
 
    靳征中学毕业后下乡,大约在1974年进重庆药剂学校学习。那年,我回重庆探亲遇上了他。我们在他家聊了很久,突然他兴趣来了,叫我坐着不动,要给我画张素描。可是我不能安静下来,最终也没画成。毕业后,他就分配到了成都,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屈指算来,已有三十五年了。
 
    前两天,我和靳征通话得知,上周他曾急匆匆地回过重庆,因为母亲去世了。他因时间匆忙,并没通知我,请我谅解。当时我戚然了,“老吾老以及人之老”,老人家走了,我是应该送一送的。我很熟悉他母亲,半月前我还问及她,据说老人家身体还不错,怎么就突然走了。靳征说这几天天气太热,引起突发心脏病,所以很快就走了。事情已经过去,我当然不能责怪靳征,只是叫他今后他家里有什么重要事情,一定要通知我,我毕竟比他还近点。
   这时,我想起了最近看过的《读者》(2011年18期)杂志,卷首语即大津秀一的《一期一会》一文,它让我了解了日本茶道的“一期一会”精神。
   “一期一会”是日本茶道中的词语,来源于十六世纪茶僧千利休的弟子山上宗二。所谓一期,是指人的一生;所谓一会,则意味着仅有的一次相会,也就是说人生的每一个瞬间都不能重复,所以每一次的相会都是仅有的一次。其用意是提醒待客以茶者珍惜每次的相会,为可能仅有的一次相会付出全部身心。“一期一会”的茶道精神就是让我们学会珍惜每一次的机缘。
   “一期一会”的含义和哲学上“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的道理一样,人生的相聚是不可能重复的。我们把与亲朋好友的每一次相聚,都当成是此生最后一次,珍惜这每一分、每一秒积攒的情谊,让他们了解你爱他们爱得多么深沉;将临别时对好友说的那句“珍重”,当成是此生最后一句,珍惜这倒数几秒钟,让朋友的面庞深刻入自己的脑海;把给父母打的每一次电话,当成是此生最后一次,珍惜这些感动你的无数个唯一的瞬间,并及时向他们表达你的感激与关爱。
   虽然,人的一生有很多的最后一次,然而我们却不知道哪一次是真正的“最后一次”,所以我们更应该把每一次会面都视为最后一次来珍惜,这样我们失去的就会比别人少。
   现在,有些人长年工作在外,与父母团聚的机会很少,总是等到老人病重或将逝时,才匆匆赶回来见老人最后一面。倘若赶不上见那最后一面,这才懊悔,为何那一次见面,我不能留下来多陪陪他们?为何不能给他们多打几通电话?为何没有说几句嘱咐父母的话?为何,为何……可惜,事后已是追悔莫及了。 
   时间是不留情的,我们没有时间忏悔,也没有机会弥补,所以我们更要懂得珍惜。珍惜每一次喝茶的机会,珍惜朋友们的每一次相聚,珍惜与父母团聚的分分秒秒……总之,我们要珍惜这‘一期一会’的人生。
   最近两年,我爱说“回忆昨天,珍惜今天,展望明天”的话,我希望所有的朋友们都如此,让我们好好地珍惜今天的身边的亲人和朋友们,珍惜今天的一切吧。
   扎西德勒!
 
 
 
 
 
 
老友靳征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友靳征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