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青春的足迹  

2012-02-02 22:03:39|  分类: 百姓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的遗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四十载的风雨,老团部仅剩下破旧残缺的门洞

 

 

 

   八月骄阳似火,正值三伏天的“火炉”——重庆格外炎热,比起往年来,重庆持续摄氏40度以上的时间更长,闷热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8月3日,我校搞了一个“支边四十周年庆”,接下来同学们又开始筹备毕业四十周年庆的事。就在这时,我接到了战友张开扬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为了庆祝独立一团宣传队成立四十周年纪念,战友们决定在9月3日(即当年在宣传队报到的时间)在云南聚会。在昆明的路队长和陈贵华早已将整个行程安排好了,他们将在昆明等候重庆战友,然后一道去平远。

   我却因为工作和筹备中学校友聚会而不能参加,只好带着歉意婉言回复了战友。并连夜写了一封给路队长及全体战友的信,打算委托其他战友带去昆明。

 

路队长及全体战友们:

    大家好!

 时逢金秋,闻路队长和战友们召唤,当年宣传队战友聚会春城。我因有事无法分身,深感遗憾与抱歉,特写此信聊表歉意,望见谅!

回想当年,我们刚出校门,初涉社会,还是懵懂无知、少不更事的小青年。边疆的生活虽然艰苦,而那里的领导和战友门却情深意重,我们在那里成长、成熟起来。

如今,我们虽然走遍了大江南北,而最难忘记的还是平远街,还是宣传队的那些日子!那里的一切早已深深地烙进我们的心上,溶进我们的血液里了!可以说,边疆的生活,激励了我们的一生。

看如今,我们虽不算功成名就,却也能独挡一面。堂堂正正地做人,也算是可以欣慰了。

回忆昨天,珍惜今天,展望明天,我相信我们的明天会更美好!

最后,祝愿全体战友吉祥安康!

                                                     

                                                                                                                                                                                    2011年8月28日

 

 

   9月1日中午,烈日下的重庆火车站有点冷清,站前广场上只有稀稀拉拉几个行人。重庆的战友们即将奔赴云南,我也急急忙忙地前去送行。战友们早已汇集在候车室里了,我一进去,就和阔别多年的战友们一一寒暄。战友中只有少数几个能经常见面,大多数很难见面,有的人已有三十多年没见了。

   这时,离开车仅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大家只能简单叙述,多是问候的话。时间很快就到了进站时刻,战友们在检票进站时,我眼巴巴望着战友们依次检票进入车站,独自挥手与他们道别,嘴里说着:“一路平安!扎西德勒!”心里却涌起了一阵莫名的惆怅,那份惆怅里孤独、遗憾、伤感……啥滋味都有。

   这次能够参加的战友不足当年的一半,没去的人都是因为各种事务不能参加。按照“一期一会”的观念,人生的每一次聚会,都是唯一的,都是永远不可复制的,这是我们没有参加聚会的人终生的遗憾。 

 

 青春的遗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宣传队部分战友摄临行前摄于重庆火车站候车室 

 

 

 

   当年的云南建设兵团下属四个师、五个独立团,分别在1971年前后成立了师级宣传队,我们独立一团宣传队也是在那时成立的。

   1971年9月,我们宣传队的成员先后在团部报到,其中主要是重庆知青,其他的有昆明知青和华侨。路队长他们几个昆明知青年龄稍微大点,我们重庆知青只有十七八岁,最小的仅十六岁多点。这个岁数按现在的眼光来看,真的还是小孩子。我们正因为年龄小,又刚刚踏上社会,一切都不懂,身上带有浓浓的学生气,在内心中还没把自己当做成年人。

   当时的条件十分艰苦,新团部正在建设中,老团部就设在原来华侨农场机修连的大院里。人多房屋少,住房很紧张,只能把宣传队的女同志安排了正式的砖房里,而所有的男同志只能安排在后院木工棚旁边的一间大工棚里。

   那工棚周围是用木板钉的,木板之间的缝隙最宽处有一指,完全可以看见外面的风景。大家戏谑道:“这房子通风良好啊。”工棚中间是一条过道,两边用木板搭成一溜顺的大统铺,上面乱七八糟地摆放着许多稻草。我们进去后,随便找个合适的地方,放下自己的铺盖卷,将稻草从最里面向外逐一铺平,再依次铺上自己的棉絮,十几个人的安身之地就这样布置好了。我随后转到女同志的宿舍里去瞧瞧,看见她们各自都有一张小床,心里非常羡慕,羡慕归羡慕,却也不妒忌。

 

       宣传队成立后,我们本应进行日常的排练,可是不凑巧,正好遇上“9.13事件”。在接下来的二十几天里,我们一直天天学习中央文件,领导们传达了一个又一个的文件,不许讨论、不许外传、不许打听、不许……总之,不许的很多。天天干巴巴地坐着听文件,那所有的“内部消息”都成了索然无味的东西。最后,我们终于在十月中旬左右,开始了日常的排练。

   那段紧张、清贫、快活的日子令人终生难忘 ……陆英、吴培侠等人的琴声,陈贵华、许大全等人练功的身影,路队长、范忠秀等人的歌声,还依旧历历在目……一切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

   团部那辆“老解放”载着我们到堂上、到天宝、到大树塘……一路上的风尘扑扑,一路上的风餐露宿,一路上的酸甜苦辣,还历历在目……一切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

       时光如梭,转瞬间四十年的光阴就过去了,当年的姑娘、小伙都已即将步入花甲之年了。我想起早已不在人世的老汪和吴培侠,心里十分酸楚。这份情感,同样也存在于我们每一个战友们的心里。我后来听战友们说,当大家聚集在云南后,邓红梅拿出我的信来,战友们叫她读给大家听。可邓红梅读着读着就泣不成声,再也无法继续读下去了。“小胖”陈必强才接过信来继续读完。其实我的那封信在其他人看来十分平淡无奇,而当年曾经亲身经历过的人来看,其中蕴含的情感早已溢出文字之外,岂是人间文字所能表达的!

   我们的青春、我们的初恋、我们的辛酸、我们的同伴……都留在那难以忘怀的红土地了,或许就是因为这诸多的情愫,才催促着我们重返这片土地,去寻找那青春的足迹……

 

 

   战友们返渝后,恰逢中秋即将来临。他们给我带来了战友的问候和中秋的礼物,也送来了陈贵华写的条幅“得雨草皆满,无风花自闲”,这真是“千里送鹅毛”——情义太重了,哪怕一句轻轻的问候就足以让人感动不已。这份情义、这份惦念……都是我们应该倍加珍惜的。人生只有一次,人生的经历不可复制,战友们的缘分更是唯一的,“一期一会”——我将特别珍惜这份情谊,我将等待下次的相聚,决不放弃!

  最后,值此龙年初春到来之际。遥祝战友们吉祥安康!

     

     

    

青春的足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青春的遗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宣传队部分战友摄于昆明大观楼 

青春的遗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1972年春,摄于广西林西县
 
 
青春的足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