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再谈道德二三事  

2009-09-15 23:19:07|  分类: 抛砖引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谈道德二三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自从“保姆门”闹得沸沸扬扬,我也禁不住胡说八道地议论起来。我原本不爱凑这个热闹,可一说起来,那股倔犟的臭脾气又起来了,非要说个痛快不可。

    这些年来,很多人对现实社会中的很多事情的确看不惯,并为此感到担忧。

   “文革”的破坏固然有非常大的作用,我们不可否认社会大环境的影响可以改变一切。但我们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不说是在其中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至少也是随波逐流了的。

    前不久,曾有人对我说,真是搞不懂现在的人,儿子、媳妇在家“啃老”,稍不如意就打老妈、骂老妈。我说,这不怪儿子,应怪他老爸、老妈。“子不教,父之过”,老话说,这就叫做“有人生,无人教。”

    我们不能怪自己的小辈不懂事,错在我们自己,为啥我们不教呢?如果教了,那就是我们的教育方法不对,教育失败了。

    “文革”的打倒一切,的确把人们一切固有的伦理道德观念搞乱了,使得家庭伦理失常。知青们回城后结婚生子,正逢实行计划生育,大多年龄较大生育,又是一个,再加上生活条件得以改善。“四加二”的家庭促使所有的人把一切疼爱放在那宝贝身上。无论是老的、还是年轻的,全都把心放在那唯一的宝贝身上。如此情形,按老话来说,叫做“倒孝”(本来应该孝敬老人,结果孝敬小辈了)。

    究其原因,倒也不奇怪。中国自从进入二十世纪以后,战争、瘟疫、饥荒、政治斗争等等,一直就没清净过。一旦进入平静的日子,几代人把一切爱集中倾注在新出生的一代身上。大家对他们生活上关心多了,教育上却少了,或者不知道怎样教育。这种现象至今还在延续。我经常在车上,看到爷爷婆婆们背着小孙子(女)的书包站在摇摇晃晃的车上,孙子(女)们坐在座位上,悠闲地吃着零食。让我不由得想起故事里描写的老家人接送少爷、小姐的情形来。

    在我国几千年来的传统中,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也是没有的。

   

 

    另外,在三个月前我曾遇到一桩事。有一天早上我出门办事,转车来到五里店152路车的起点站,我上了停在最前面待发的那辆车,我上车后就一眼看见靠中门的座位上坐着朋友的女儿,我正想打招呼,就听见她身边的一位女士在大声呵斥着什么。

    我不了解为什么事,也就不发一言地靠近了她们。那女士一直骂骂咧咧地在呵斥朋友的女儿,我听了几分钟,便明白事情的缘由了。原来就在几分钟前,她们先后紧挨着上了车,那女士将小孩(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推至靠窗的座位上,勾身放下背上的背包。就在这时,我朋友的女儿就坐上了靠过道的座位,那女士见此情况就不依不饶了,脏话也随口而出了。

   我朋友的女儿十分文静,只是小声地在解释。

   我明白了起因,便忍不住了,不是因为她是朋友的女儿,而是因为她是孕妇,已有七、八个月了。

   我劝阻那女士说:“算了嘛,你看人家是孕妇的份上,也该让人家坐。”

   那女人头一昂,眼一瞪,大声说:“凭什么我要让她!我就是让别个,也不会让她!”说完,她伸手去拉前面隔几个人的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那小女孩没动身。

   我见她瞪着双眼把分贝提高了,心里也有气了,说:“你瞪啥眼?我旁观者看你欺侮孕妇,劝你两句,你还冲我来,你莫是疯了?”

   还好,她并不敢跟我正面而来,又继续对着我朋友的女儿去说了。我原本想说,她也怀过孕,应该有怜悯心。看她没直接冲我了,话又咽了下去。

   可能是我提醒了孕妇的原因,车上其他人开始训斥那女士不对了,她见到众怒难犯,声音也减了。这是前一排的一个约五十上下的先生让出座位来,叫我朋友的女儿到前面去坐。我朋友的女儿去了后,那女士也没敢坐那位子,最后还是那小女孩坐了。

   其实,那母子俩并没坐几个站,在第三个站(大溪沟)就下了。后来,朋友打电话来感谢我,我说:“不必谢,我相信好人还是多,很多人也会站出来的,毕竟她是孕妇嘛。”

   这女士与我上篇文章的那位女士一样,她们都没想、也想不到,她们的言行会给自己孩子带来什么影响。

  

   在日常生活中,车上争座位的事天天发生。其实,何苦呢?城市公交车,谁又会坐多远呢?我认为,年轻人之间让不让、争不争,问题不大。只是对老年人、孕妇、病人,还是应该让的,我们都会老的嘛!

   

   我们民族自古就很强调伦理道德,《易经·序卦》曰:“……有天地,然后有万物; 有万物,然后有男女; 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有君臣,然后有上下;有上下,然后礼仪有所错。”这里所说的天地、男女、夫妇、父子、君臣,并非强调个体角色,而是强调人们在社会生活中相对应的位置关系。我们人类社会就是由这一系列位置关系构成的,也就构成了由伦理道德所规定、所制约的社会秩序。

《温公易说》“履”卦中,司马光说:“先王作为礼以治之,使尊卑有等、长幼有伦、内外有别、亲疏有序,然后上下各安其分而无觊觎之心。此先王制世御民之方也。”几千年来,正是尊卑有等、长幼有伦、内外有别、亲疏有序,才使得人们各安其分,而无觊觎之心,才使得人们安分守己地哺育后代、赡养老人,如果乱了章法,尊卑无等、长幼无伦、内外无别、亲疏无序,那就会产生父不父、子不子的局面,那家也就不成其为家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早已作为“四旧”清除殆尽。失去了伦常次序,不敬老也是自然的了。

 打倒孔家店、反封建,这一打,一反,就把一切全盘否定,全部打倒。把很多优良传统也丢掉了,我们再也见不到过去那种尊卑有等、长幼有伦、内外有别、亲疏有序的情形。

 解放前的事,我们不清楚。“文革”前的事,我们却是知道的。以前,老人们讲究的规矩比较多。比如吃饭,一般来说,辈分最大的(家长)没回来,家里是不开饭的。饭桌上的座位也是有规矩的,辈分最大的(家长)坐上座,其他人是不敢去坐的。吃饭时,除了辈分最大的(家长)可以侃侃而谈,其他人只能低声附和,一般不可张扬。更为讲究的是“食不语、寝不语”,饭桌上是不能随便说话的,

或许有朋友认为这些规矩,是大户人家才有的,一般黎民百姓不讲究那些。我认为不一定,理由有两点:

一、我祖上虽是大户(人多),但只是手艺人,至少在三辈以内,没出几个读书人。“文革”中,我回老家,因父亲是“老幺”(常言道,幺房出老辈子),因而我的辈份很高。在老家,我的老辈已没有了(姑妈不算)。因此,我虽年仅十四岁,却和堂兄们坐在堂屋的桌上随意吃喝,并依照规矩,给我倒上一杯酒。而我那些二、三十岁的侄儿、侄女们,只能站在我们身后吃,并且随时要端菜、斟酒、添饭。这种情形,我们这一代人的家里很多都是如此,即使不是如此严格,至少也或多或少有一些。

二、不光是在国内,我在云南时,听很多印尼华侨说过,他们祖上出国有好几代人了,但家里的规矩很多,并且一律照搬国内的,丝毫不变。衣食住行,谁也不敢越位乱套。同样,那些华侨中,普通百姓占多数。

这些是我们民族几千年延续下来的传统规矩。过去,只有很少的人读过或者能读懂《易经》、《论语》等书,但是很多人都读过或者听人读过《增广》、《菜根谭》,可以说《增广》、《菜根谭》算是教化人们的通俗读物。另外,说书人、戏曲演员在说书、演戏中,也有很多教育人的东西,在这些潜移默化的伦理道德教育中,使得中国的古代伦理道德观念一直延续下来了。

 另外,除了道德的约束,还有很多其他的禁忌。如佛教的轮回、因果报应以及民间传说的遭雷打(民间自古一直流传着“不孝敬老人,要遭雷打”的说法)等等。各种各样的禁忌,约束着百姓们自觉遵守民族道德规范。没有禁忌,就会肆无忌惮,就敢犯上作乱,就有了儿子打老子的事。

 这些林林总总的老规矩、老风俗,从形式上看,好像是做过场,有些还是不科学的(比如雷是不会打不孝顺的人的),甚至有些看来好像还是穷讲究。其实不然,那一种强制的形式,有意或无意时时提醒人们、告诫人们长幼有序,各守其位、安分守己。我说这些,并非要恢复那一套,那显然是不可能,也没必要。我认为,主要是从思想意识上,尽可能地恢复我们民族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恢复应有的礼仪,我们才会真正是礼仪之邦。

 

 

再谈道德二三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再谈道德二三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