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也谈桑兰“保姆门”  

2009-09-13 20:25:52|  分类: 抛砖引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谈桑兰“保姆门”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也谈桑兰“保姆门”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桑兰在9月5日写了一篇《什么是家政服务(上)》的博客,控诉其保姆工作不力,并将自己所雇保姆的视频、个人信息等公之于众。不到一天,这篇博客的点击率就达到二十多万次,评论也有上千条。9月6日晚,桑兰已经将博客上有关保姆隐私的部分做了涂改和遮罩处理。
   “保姆门”引起全国网民众说纷纭,有支持桑兰的,也有支持保姆的。总之,引发了一场有关社会问题大讨论。

    我历来不爱参与议论热门话题,这是因为自己才疏学浅,说得不一定对。另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大家各有自己的看法,自己则人微言轻,谁会听你唠叨?

    但桑兰“保姆门”不同,它反映出不是一般简单的社会问题,也不仅仅是完善法律条文、规范市场就可以解决的问题。实际上,这是一个思想文化范畴的问题,说到底是伦理道德观念上的问题。

    桑兰“保姆门”类似的事情,我们早已耳熟能详了。无论是媒体报道、还是亲身所见所闻,都已很多很多。众所周知,现在,人们常常抱怨,保姆难请。并非找不到保姆,而是好的保姆不好找。

    多年来,我也听了不少有关保姆的事。据说,雇主找保姆,有的保姆除了要价高以外,还要问家里很多情况。比如是否单独住,有无空调、彩电、电脑,是否耍双休,家中有无老人等等。总之,这不像在找雇主,倒像是在找婆家。

    我对人们所说的并不全信,总认为人的心,都是肉长的。哪能不讲点感情呢?

    今年初,倒让我长了点见识。我一位老朋友的女儿生得一千金,我便上门道喜。朋友夫妻俩与我寒暄几句后,便呼“月嫂”将小千金抱出来。一位年纪不大的“月嫂”穿着一身睡衣,抱着未足月的婴儿从里面屋出来了。

    我看到长得乖巧的婴儿,刚赞赏了几句。那“月嫂”便说,怕孩子着凉,立刻抱着孩子就回里屋去了。我朋友马上解释,“月嫂”要求很严,婴儿与她住的屋要开空调,温度要达二十多度,还有湿度要求。

    我心里想,天哪,那我们以前是怎么长大的?我儿子又是怎么带大的?重庆人一般冬天都不开空调,也并不觉得冷。如此保温箱式的带孩子,那她将来怎样适应外面?

    容不得我多想,朋友便开始述说“月嫂”的事来。“月嫂”工资是三千,并且不到一月(扣四天休息),“月嫂”在这段期间,除了带孩子。绝不做其他任何事情,一般不下床。为此,家里又特别请了一个保姆,专门做家务,“月嫂”每天就是在床上带孩子。

    我当时就说:“这么大点的孩子,除了管她吃喝拉撒,全是睡觉,有啥带的?”朋友说:“那她就陪孩子睡。”我说:“那到底是谁在‘坐月’?”朋友的女儿(婴儿的母亲)在一旁笑了起来。我说得有道理嘛,人家产妇都在客厅里四处走走,这“月嫂”比产妇还要娇,她倒像产妇似的睡在床上了。

    据朋友说,“月嫂”们还很紧俏,业务应接不暇。我想,正是这些人们把她们宠坏了,要是我,才不会去请这样的“月嫂”呢。

    当然,我也曾说了不少的雇主很刻薄、很恶劣地对待保姆的事。如此种种社会现象,大家早已见惯不惊了。

    这些社会问题,再联系我们所看到的亲情关系、家庭关系、同事朋友关系,是不是感到人情淡薄?这一切都反映出现代社会人们的伦理道德观念的沦丧问题。

    几千年来,我国的传统文化可谓源远流长。在这其中,孔孟之道应算是主流。自汉代以来,大多时期统治者都把孔孟之道为治国主要思想。哪怕元代、清代的外族统治,也尊孔重儒。康熙、乾隆可算是开明帝王了,也深谙其中道理,也曾前往孔庙下跪叩拜老夫子。他们或许发自内心敬重汉家文化,或许做秀。不管怎样,他们都是十分明白孔孟之道是治国安邦的良方,才会如此敬重孔老夫子。

    中国的百姓们,不管是否识字,都是知道敬重孔夫子的。无论贵贱,都是要讲究“齐家之道”的。《礼记·大学》曰:“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这是儒家所尊崇的信条。提倡以自我完善为基础,通过治理家庭,直到平定天下。这也是几千年来儒家的最高理想。然而儒家更重视礼仪,大家都知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话,这就是说,君要行君道,臣要行臣道,父要行父道,子要行子道。说白了,就是各安其位,各行其道。何谓政治?政者,正也。人人都正其位,安其事,才能叫“正治”。否则,君臣失位,长幼失序,伦理失常,社会岂不是乱了套?岂不是要动荡? 
    九十年前,中国北京爆发了一场震惊世界的运动,这就是著名的“五四运动”,这场运动由反对帝国主义开始,到反对封建主义,最后提出了“打倒孔家店”的口号。从那以后,反孔声音一直不断。在“文革”中,孔老夫子再一次被拉出来打倒,原本是林彪的事,也把老夫子绑在一起,搞了个“批林批孔”运动,仿佛所有的坏事都与老夫子沾边。

 自“五四”提出“打到孔家店”开始,到“文革”中的打倒一切。我们民族的传统文化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中华民族传统道德伦理观念遭到了彻底的否定,人们头脑里出现了空白,甚至茫然。致使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充斥了我们的思想领域,很多年轻人除了讲究吃、喝、玩、乐以外,就不再关心其他什么了,甚至不关心自己的父母。如此下去,真让人十分担忧。假如再来一次战争,外国侵略者将不战而胜。   

 我一直认为,“文革”最大的损失有二,一是很多优秀人才被迫害致死,对人才的破坏超过了“反右”;二是全体人民的思想意识遭到重大破坏,以往中华民族固有的思想意识观念遭到了彻底的颠覆。“文革”对国民经济的破坏倒不可怕,可怕的是对思想意识上的破坏。经济上的破坏,短时间就可得以弥补和恢复,而思想意识上的破坏,修复起来将会很难很难。

    我们从眼前的事实就可看出,经过了三十年的经济建设,中国经济实力在世界上已经排上了名次。而我们的思想意识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修复。为此,我们不应忽视“打倒孔家店”这一口号的负效应(我认为,这口号本来就是错的)。

    在历史上,欧洲也曾经历多次大革命,当人家搞的是政体和工业上的革命,多与思想意识无关。“文艺复兴”是与思想意识有关的,但人家是创新和传承。

    世人皆知,中国人的“造神化”很厉害,我们很多事情都被神化了。我以“文革”为界。以前的人们思想意识受了几千年来道德思想的传承熏陶,各自安分守己,各行其道。具体地说,很多事情并不像某些宣传上所说的那样。在孔孟之道的训导下,在佛、道各个宗教的教化下,社会各阶层的人大都能各守其位,各行其事。也就是说,东家(地主、资本家)并非都是那样恶毒,对待佃农、工人,大多还是视如家人,宽厚得体。而佃农、工人则尽心尽责,像给自己做事一样认真负责。

    当过知青的人都知道,农民们并不是那么恨地主,地主们也不都是“黄世仁”。我就曾遇到一件事,那是七十年代末,我家隔壁搬来一位特赦的“战犯”,他是一位黄埔出身的将官,他住了不久,就准备出国,到美国去找他父亲(临解放时逃跑的)。他父亲叫他办一件事,要他回广东老家去接过去他家的管家一起到美国。据说,那老管家一直在他家做事。解放后,有一人独居。老主人在美国放心不下,大陆开放了,老主人就叫儿子接他一道去享福。

    当时,我就想,这是一种什么雇佣关系,不是亲情胜似亲情。可以想象,当年他们的关系应当是很融洽的。据我所了解,在过去雇主和工人之间关系一般都很融洽。我在当知青时,曾有农民对我说,过去遇到栽秧、打谷(费体力)时,地主们往往要杀猪,好好款待农民。我认为,那是几千年来的传统道德观念的影响,是孔孟的“君君臣臣”之道的影响,才会各有其位、各行其事、各守其序、伦理正常。

    而“文革”中,提出了“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斗来斗去,我们看到的是,下级不服上级、儿子不服老子,礼义廉耻没有了,尊严没有了,次序也没有了。家庭生活中,夫妻反目成仇、子女不尽孝道,人世间一切悲剧应有尽有。斗来斗去,让人人都去算计别人,丧失了中国人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大家都知道,我们自诩为“礼仪之邦”,其实现在仅礼仪方面,做得还不如我们的邻国。

    “文革”后的市场经济,又影响人们朝钱看,人们功利思想加重了,渐渐地亲情淡薄、人情淡薄,也就出现了“拿多少钱,做多少事”,“做多少事,给多少钱”的事。凭我的观察,与过去相比,现在当老板的坏的多了,刻薄的多了;打工的狡猾的多了,懒惰的多了。这要算谁的错?都算不了,或都可以算。因为。这是一个互为因果的问题。

    我们就以桑兰为例,桑兰虽是雇主,如果把自己的雇主身份忘掉,把保姆当亲妹妹,宽厚待之,就当她年轻不懂事,何必将其上网曝光。反之保姆也应该“受人钱财,忠人之事”,尽心尽职地做好保姆,或许矛盾就少些。虽然我也替人打工,有时我看不惯那种做事要讲份内份外的。保姆工作不好细分,但凡家中之事都应该算。如果保姆把桑兰当自己姐姐,多想想桑兰瘫痪后的难处,尽心竭力把事情做好,桑兰恐怕也不会说她工作不力吧。如若她们二人都知道“己所不欲,勿施加于人”(很多外国人都把孔子的这句话引为经典),大家多一些宽厚,多一些理解,多一些换位思考,或许矛盾就少了许多。当然,这不仅仅是她们二人的事,是反映出整个社会思想意识的问题。

   我曾多次听人说过,当保姆的爱在买菜、带孩子的时候,到小区或街头的花园等地去互相交流,当然这种保姆间的交流不是切磋探讨如何做好家务,当好保姆。而多半是交流一些商讨怎样对付主人的方法。用农民式的狡猾与雇主们斗,这样,岂不把一些原本老实本分的保姆也教坏了?

   所以,什么婚姻问题、子女赡养问题、雇主与雇工问题等等,都是法律上解决不了的问题。法律只能解决出了事后的权利、义务和经济等问题,它解决不了不出事的问题。要想不出事,只有靠思想意识熏陶,只有靠伦理道德思想的培养,只有靠人们自身伦理道德观念的自我约束。

    几年前,就有不少的人努力倡导传承优秀的传统伦理道德观念。也有人提出了“齐家之道,谁来传授”问题。特别是近年来,要求努力恢复中国传统伦理道德观念的人越来越多。但以我观之,但凡建立“国学院”的,多以挣钱为主,并非要在民众中倡导培养传统的伦理道德观念。我想就是他们要做,也并非易事。思想意识破坏容易,修复起来就相当难,或还要几十年,几代人,或许根本就不可能!

    今年。温总理提出了和谐社会的理念,其实很多人对“和谐”的理解,仅限于其表面意义。不知里面包含了很深的道理,又有多少人知道中国古代的“和同论”呢,说远了又要扯到孔老夫子那里去。可是,这些知识只是在学术界引起一番探讨,并没在社会上广泛宣传。我们看到所有媒体上,依然还是商业性的多于思想教育性的东西。由此看来,要想恢复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伦理道德是很难的了。

    最后,我还是那句话,穷则独善其身。我只能做好自己的事。治国、平天下非我等黎民之事,那我们就做好自己的修身、齐家之事吧。

    善哉!善哉!

 

 

 

 

     也谈桑兰“保姆门”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也谈桑兰“保姆门”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