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教师节说教师  

2009-09-12 03:17:19|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师节说教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这几天,我看了不少赞颂教师的文章诗歌。教师节之夜,我浏览“教师教育”圈子上圈友推送的文章,勾起了我对我一位老师的记忆,他就是我们当年写作课的老师——傅德岷先生。

   众所周知,“文革”中的老三届(初中、高中的66、67、68级)好歹还读了几天中学,我们这批新三届(小学的66、67、68级),只在中学里待了一年左右,初二的课程还没上完,就支边到云南了。这一年多,还有什么“军训”、“学工”、“学农”活动。由此可见,新三届还不能算初中毕业。

   “打倒四人帮”以后,国家开始尊重教育,重视教育。老三届、新三届们如饥似渴地重新学习起来,进大学、进补习班,学习各种知识。这一代人对知识的那种渴求,应是中国历史上少有的。“文革”中对知识的唾弃,近十年对知识的禁锢,树立了张铁生、黄帅一类“白卷英雄”。致使整整一代人断了精神食粮。

    国家恢复高考以后,我们这代人对知识的渴求,犹如饿了多日的人见到美味佳肴,如饥似渴亡命地扑向书本。那场景、那心情,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难以想象和理解的(可参见我的《旧事重提(一)》一文http://xypyqar.blog.163.com/blog/static/319652242008101115042896/edit/)。

    当年,所有的老师们都认为我们这批学生最好教。同时,老师们也是竭力倾注自己的全部能力,教好每一堂课。

    我无法一一叙述所有老师的呕心沥血的付出,仅举傅德岷先生的一堂写作课,便知老师们的辛勤付出(我这人不爱用形容词,但当年的老师们的确是呕心沥血的付出,故用之)。

    那天,天下着小雨。傅德岷先生步履蹒跚地来到教室,先就自己声音沙哑问题向大家致歉。原来傅德岷先生正在发高烧,他因想到学生们在等他,便带病来了。那次讲座是整整一个上午,傅德岷先生就这样用沙哑的声音坚持着讲完那天的课。

    十二点下课后,傅德岷先生靠在讲台椅子上,闭目休息,半天没吭一声。同学们也感到傅德岷先生已是极度疲惫,谁也没再打搅他(平时同学们下课后,都舍不得离开教室,会有许多的疑难问题向老师们讨教,往往下课很久以后才慢慢离开)。

    那天,同学们带着沉甸甸的心情地离开了教室,大家都为老师们这种忘我的付出精神震撼了。此事已过去二十几年,却依然历历在目。

    现在,同学们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施展自己的能力,几十年来不管做官与否,不论发财与否,统一被人评价为基础知识扎实。其实,这不是我们学得好,而是老师们教得好。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有人夸我,我一定会说,这是当年老师们教育的结果,让我们得益受惠终生。中国有句老话,“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可见师恩之大。

    值此教师节之际,我谨向所有的老师们道一声:祝愿您们健康长寿!

 

 

 教师节说教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傅德岷先生 

教师节说教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教师节说教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