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非常时期的另类老师  

2009-06-13 10:45:01|  分类: 往事难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 题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非常时期的另类老师

——记我的中学班主任刘洪全老师

 

  

   

  

    上个月,我们初中的班主任刘洪全去世了。我因在外地未能参加他的葬礼,心底里留下了深深的遗憾。

    1969年8月底,重庆“武斗”宣告结束了。因“文革”中的“停课闹革命”已经三年整,各个中、小学里积压了三届毕业生(即66级、67级、68级),这样一下来,中学的老三届毕业生全部按照当时国家的“上山下乡”政策下农村,我们(俗称“新三届”)则全部进入中学。

   “文革”期间,重庆“武斗”的激烈状况在全国很出名。在武斗中除了飞机以外,其他的各种军事装备全部都用上了了。我们当时年纪不大,虽然没有直接参加武斗,却见了不少的武斗场面。

    复旦中学(原重庆市第十二中)本来每年接收十几个班,一下子接收了三十几个班。那时的学生很难管教,我们这批学生经过了三年“文革”的动乱,接受了不少的造反思想,使得本来就有逆反心理的青少年就更加不知天高地厚了。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刘洪全老师接手了我们这个班。

    我原本就认识不少的老三届学生,我记得当我刚刚在学校注册报到完毕,就有老三届的同学问我,班主任是哪位老师。我告诉他们是一位叫“刘洪全”。他们就告诉我刘洪全有个外号叫“孙悟空”。我也少不更事,马上就把刘老师的外号转告了我所见到的每一位同学。

    至今,我还很清楚地记得刘老师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的情形。那天,他走上讲台,首先便在黑板上写下了大大的几个字“刘洪全”,然后他转过身来一字一句地开始了他的开场白。

   “我叫刘洪全,今后就是你们的班主任了。我还有个外号,人称‘孙悟空’,顾名思义,孙悟空就是专门收妖怪的。以后,是真妖怪的,就给我拿出来,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本事。是假妖怪的就给我收起来,别给我捣乱。”

    他这一番(另类的开场白)讲话,真的还使得一些调皮学生收敛了不少。当然并不是他这几句话就把人吓到了,而是他在平时的课堂内外,用他的言行镇住了学生。

    刘老师常常说自己不是科班出身的,而只是半路出家当了老师。说到这半路出家,或许真是他的谦虚。前些日子,我的一位同学说起他的大哥在五十年代就是刘老师的学生,他们班上还有位同学,后来成了重庆市的名人。

    刘老师讲课常常使用很多非正规的语言,他用的是十分社会化、也十分通俗化的市井俚语。说实话,他不像是语文老师,而更像是一位人生导师。或许正是他丰富的人生哲理,让我们这些懵懂少年心服口服了,就连最调皮的学生也只能乖乖的,哪怕仅仅只是表面的,却并不敢与他当面作对。

    现代教育提出教师要做学生们的精神领袖,其实,早在四十多年前,刘老师已经这样身体力行了。虽然他并不是用的正规的语言,而正是那些非正规的语言,正是那些十分通俗的市井俚语,才震慑住了不知天高地厚的调皮学生。

   按照现在的语言,刘老师应该算是那个非常时期的另类教师了,虽然当时我们并不觉得他有多么了不起,但是学生们都服他。

   “文革”中,我们已经停课三年多,心早已放野了,早就不把学习放在心上了。开学后不久,刘老师提出由同学们自己来讲一节语文课,那是一篇讲述红岩村的课文,刘老师安排了两个女生和我一道准备讲这课。既然老师安排了,我也只好去准备。那是我生平第一次提前阅读新课,并着手事先弄懂课文内容。课文并不复杂,只是一篇普通的记叙文,主要有一些词语要查字典才搞得懂。

   我们经过一番准备,三个同学分别上台讲了这一课。这在学校里还引起了一些轰动,学生上台讲课毕竟是这个学校的第一次,也算是当时时兴的所谓“教育革命”。其实,我们讲得非常糟糕,我自己都觉得前言不搭后语的。只是我经历了这次讲课以后,让我懂得了使用工具书,很多知识可以自学的,也为我后来的学习开了头。

 

   我一直都非常清楚地记得刘老师说过的一句话 他说:“回顾人类历史,一切都是周而复始。”我们回顾历史,的确如此,一切的一切,无一不是周而复始的。

 

2009年6月11日的晚上,我们班上的同学们相邀去刘老师家里,看望病重的刘老师。   

在老师家里,我看到刘老师斜在床上,虽然不能起床,但精神还算可以。我上前问候几句,就坐在老师床边,闲谈起来。我为了调节气氛,说点轻松的话题,我便主动提起了刘老师给我们上第一堂课的情形

   当年刘老师那篇精彩的开场白说完后,就开始天南地北地信口侃起来,他还说了些什么,我早已无印象了,只记住了他说的“历史永远是周而复始”这句话。四十年来,我经常会回想起他的这句话。

   刘老师听到我提起起这些事,特别是听到我还记得他当年讲的话,按捺不住有些激动,稍微撑起点身来连连说道:“是啊,历史总是周而复始,周而复始的啊……”

   如今,我已是不惑之年的小老头了,纵观几千年的历史,除去科技成果方面的以外,人类社会很多东西都是过去的翻版,就连骗人的把戏也是过去早有人用过的。

    人是最不长记性的吃了几年饱饭,就忘记了饿肚皮的日子;过上几天安稳日子,就忘记了战乱纷飞的生活;手里有了一些钱,就忘了自己贫困潦倒的时候……这一切时时刻刻都在我们身边演绎着。

   如今,我们可以经常可以看到现实中很多事情。比如有人当了官,哪怕是一个并不太大的官,便趾高气昂、不知天有多高了,见到昔日同学、朋友,官气十足地打官腔;另外,有些人发了财,自以为老子是富翁了,忘记了自己也曾经十分寒酸过,歧视那些比自己穷的人……等等,各种现实中的社会现状无一不在重复着历史,《红楼梦》、《儒林外史》等等名著中所描写的人情世故的悲喜剧,一直在人间反复演绎。

   中国有句老话“三穷三富不到老”,胡雪岩、和珅等人不是曾经风光一世吗?到头来,胡雪岩死后连埋葬的棺材钱都没有。和珅当初何其威风,最后也是不得善终。他被迫上吊死后,人们还在他的腰带里发现一首七言绝句:五十年前幻梦真,今朝撒手谢红尘。他时水泛含龙日,记取香烟是后身。”然而,后世的有些人总是忘记他们的教训,依旧反反复复地重复着过去的故事。

 

   刘老师有三个小孩,和我们一样大,有两个儿子同样面临到农村或到边疆的选择。1971年学校动员同学们“支边”时,刘老师对我们如同他自己的孩子一样,非常认真地与我们很多同学交谈,权衡到边疆与到农村的利弊,因为这是我们人生中第一次重大的选择。最终,他的两个儿子都去了云南。我记得他也曾经多次与我谈论相同的话题,让我深深地感到刘老师爱生如子的崇高人格。

 

   刘老师走了,他是中国千千万万普通教师中的一员,在他平凡的一生中没有什么丰功伟绩,他也未曾担任过班主任以上的职务,好像也没受到过嘉奖与表扬,但他确确实实尽到了一位教师“传道、授业、解惑”的责任,让从动荡的“文革”中走过来的学生懂得了思考自己做什么样的人,懂得了怎样去做人。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人生中,我们都会去扮演自己的角色。我们将会演怎样一个角色,又怎样去演好这个角色呢,那只能靠我们自己决定。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从我所敬重的很多人身上看到了这一共同特点,并且这也是我努力去遵循的。

   

   本周末,我们又将有个同学聚会。这次聚会是我发起的,起因是有位女同学得了肾癌,并且已切除一个肾。她的爱人去年也因癌症去世了,因此她很想与同学们聚会见面。我得知这一信息,便逐个与同学们联系,并得到了所有同学的支持。于是,周末(9日),我们将在铁山坪滴水山庄举行聚会。我将这次的主题定为“回忆昨天,珍惜今天,展望明天”,并将此做成横幅,为她祈福,希望她,也希望所有的人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珍惜自己,珍惜自己身边的一切。我所做的一切,也是在扮演一个角色,并将认真地演好自己的角色。

 

 

 

 

 

 

 

                                                                                                                                                  非常时期的另类老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无 题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