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做好自己的事  

2009-02-05 13:54:00|  分类: 抛砖引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做好自己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这人不懂政治,更不爱谈论政治,总认为那是什么“人大”、“政协”上讨论的事。可人既然生活在这世界上,总还多多少少总要与政治挂上钩,你不找它,它却偏要找上你。 
   前几天,有个网易博友加我,我这人心软,不忍心拒绝人,不论什么人,我都同意加。后来我去了他的主页回访,看见了很多赞颂“文革”的文章,这便扯上了政治问题了。 
   众所周知,“文革”是早有定论的。简而言之,“文革”是一场浩劫,这恐怕也是绝大多数中国人赞同的吧?正因这些,我看了赞颂“文革”的文章,免不了“书生意气”又发作了,便上去留言说了几句。殊不知得了一大串帽子,什么“右派”之类的向我飞来,这样我便又卷入政治术语的旋涡里了。 
   那人把一切否定“文革”的人都叫做“右派”。我听到这个词,很多往事立即涌心来。我虽没有亲眼见到“五七年反右”的那场运动,但我在云南建设兵团里曾与一些“右派份子”接触过。不管是我的亲身感受,还是后来的文章资料,都说明了所谓的“右派份子”都是被错划、冤枉了的,他们之中很多人还是我们国家的栋梁之材。 
   在进行“反右”前,国家曾搞了个“大鸣大放”的运动,鼓励人们向党提意见。中国文化人的最大特点就是爱意气用事,很多人就直言不讳地将平时心里的想法及建议,向党组织提了出来。这些意见和建议绝大多数都是帮助我们改进工作,或对工作有促进作用的。 
   谁知后来一场“反右”运动,将这些人全打成了右派,下放到农场进行劳动改造。在这场运动中,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有些从不乱说话的老实人也被莫名其妙地打成了右派。 
   著名的作家王蒙先生不就因为一篇《组织部里新来的年轻人》,就被划成了右派吗? 
   我在云南边疆时,我们营的一连就有一个很出名的“右派”老陈,无论寒暑,他的打扮都是穿着一件很脏很脏的棉大衣,打着赤脚。寒冬腊月里,双脚冻得开了好几条流血的裂口。 
   曾有知青问他:“痛不痛?” 
   老陈回答说:“痛!怎么不痛?”他停顿一下又一字一顿地说。 
   “总有一天不会痛。” 
   大家都知道,他这些话只会对知青们说,不会对别人说的。 
   我有天在营部财务室办事,正好碰上老陈也在报账,大约是什么猪饲料方面的费用吧,我看见了老陈写的条子,那上面是一手非常漂亮的赵体字。 
   事后,我才向一连的知青打听他的情况。原来,他是一位爱国华侨青年,是大学文化,因爱国回来参加“抗美援朝”。“抗美援朝”下来以后,他被分配在云南省侨联。因为他在“大鸣大放”中提了点意见,就被下放到我们农场来了。 
   他刚来时,十分爱好整洁,风流倜傥,引起了很多华侨女青年的爱睦慕,但他因自己的特殊身份便一一加以拒绝,后来一位女青年因他而精神失常了。不知何故,老陈从此以后也就穿上一件永不脱下来的棉大依,原来的皮鞋也不穿了,从此就一年四季打赤脚了。 
   另外,我过去的一位同事陈海林先生,他是一个十分老实憨厚的人。在“反右”前,他是一个公安派出所的指导员,在那场运动中,他坚定不移地执行上级命令,让人大鸣大放、提意见。到后来“反右”时,上级又下达了右派份子的名额。而这位老实憨厚的陈海林先生,却不知怎样去完成这个定额,更不知道怎样将别人整成“右派”。到后来就因为没有完成定额,上面就有人将陈海林先生凑名额弄成了右派。所有认识陈海林先生的人都想不通,他这样的老好人怎么会成了右派? 
   其实,我们中国人的“忠君”思想都很重,甚至于有些愚忠。不管你承不承认,几千年来的儒、释、道等等文化传统已渗入你的血液里了,已是无意识了,甚至是集体无意识。所以,中国人一般不会反上作乱的,我曾为此说过,中国人应该算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 
   我也没曾想到,在“文革”结束了三十多年以后,居然还有人送我一顶“右派”的帽子。为此,我真要谢谢他,这可是我的荣耀啊! 
   其实,在极左思想的人们眼中,所有的人都是右派。那也是正常的,因为他站得太靠左了嘛。 
   我在给他的留言中写了这样的一句话:“假如你在上甘岭浴血奋战,从死尸中爬出来的,后来又在“文革”中被反复揪斗,再打你个半死;或者让你在“上山下乡”中,半年多不见猪肉,月月口粮不够吃,仅有土豆、白菜充饥,那你就不会说‘文革’好了。”并写道:“请你去看看巴金先生的《真话集》等书,了解了解当年的真实情况再来说。” 
   当我第二天再去他的网页看时,他已将我的留言删除了。 
   其实我并不善于与人争辩,更不愿争辩有关政治的话题。我乃是一平民百姓,就只懂点世俗之事,就只配谈谈油盐酱醋茶之类的。所以我从来就有处江湖之远,不忧其君的想法,总认为那些大事情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们议的话题,是政治家们的事。 
   我是老百姓,就只懂得以自己饭桌上、碗里边的情况来看问题。我个人认为,中国的老百姓们能有今天的日子,真的算是很不错了。 
   我们回顾中国这一百多年来的历史,何曾有过几天清静?甲午战争、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入侵、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国内战争、抗美援朝……,战乱不断。后来又是政治运动不断,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四清、文革……。 
   没有清静的日子,就不能好好地搞建设。所幸的是这三十年来,中国人努力抓好了经济建设,使得人民吃饱了、吃好了,现在人民的生活状况就充分说明了改革的成果。
   我从来就不是光会唱赞歌的人,但不能不承认摆在眼前的事实啊。“民以食为天”,平民百姓嘛,就只晓得看到碗里的现实。 
   当然,现在还有很多的不足。比如老百姓的“看病难”问题、政府官员的腐败问题等等,君不见在每次的“人大”、“政协”会上,都有人将这些事情提出来吗?我相信这些问题总会有解决的办法,也总会有解决的那一天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哪,我又扯远了点。 
   我说到这类事,常常会想,我们就只看一个小小的家庭,都常常是杂乱无章的,往往搞得人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以此推理,我们是一个十三亿多人的大国,事情之多、情况之复杂,那就可想而知了。 
   既然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那我就愿意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保证每月领上那份薪水,让自己能在超市里随心所欲地买上一些可口的菜肴,再回家惬意地喝上两杯。 
   闲暇之余,再上上网,在自己的博客里胡说八道一番。或者又上我那“教师教育”圈子里去做点我喜欢的事。要不就挥毫泼墨地胡乱整上几笔,岂不悠哉乐哉!我才不管你什么“主义”、不“主义”的。 
   我们都常说“宽容”二字,为什么就不能宽容地看人?为什么就不能宽容地看待社会呢? 
   世界本身就是在不断地发展、改进,并在修正中进步,只要社会往前发展进步就是好事。

   我乃一凡夫俗子、平民百姓,哪配议论如此严肃、如此重大的问题哟!用重庆方言说来,叫做“空了吹”!所以,我还是少在这里打胡乱说,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又: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以上仅仅是个人看法“和而不同”方为和谐,愿朋友们都保留自己的看法。 


   
补充:经朋友提醒,我得知近来的一些有关政治方面的动向,让我这不关心政治的人也去查查有关信息了。从而得知有些极左派近来闹得很起劲,叫什么什么党的。我还是我的那句老话,中国能有这三十年平平静静的搞经济建设,普通百姓能有今天吃饱穿暖的日子,农民兄弟不再为交公粮、交生猪等而发愁……等等,这些已是不容易了,比那过去好多了。平民百姓、凡夫俗子,对生活要求并不高,除了衣食住行、吃饱穿暖,还求啥呢? 
    某些爱折腾的人不外乎有三种:一、“文革”中飞黄腾达,而今却失去了权力的人;二、没经历“文革”,根本不了解近五十年历史的人;三、容易激动、特别情绪化的人(这种人不须为什么事,他们也不懂什么,就只会瞎掺合、乱起哄)。 
   不管怎样,我是最怕我们国家再像“文革”那样无政府状态地折腾了,我们也经不起折腾了。虽说我们现在刚刚好过点,要是一折腾,那我们一切现有的将全部失去! 
   我们也别看现在中国的经济还可以,更别才吃了几天饱饭,就不知饿饭的滋味了。按我们国家现状,用一句俗话来形容,就是“吃得补药,吃不得泻药”,我们就别折腾了吧! 
   我为我的祖国祈祷,也为我们所有的平民百姓们祈祷:平平安安才是福! 
 

 

 

 

做好自己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2009年2月10日 

做好自己的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诗曰:无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此同消万古愁。)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