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老军装的故事  

2009-02-25 17:30:44|  分类: 往事难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军装的故事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这是一件陈旧的往事,是我对任何人也没说过的事。因为近来我在网上看了不少抗战的照片,让我又回忆起很多有关抗战的事来。

 这事要从一套国民革命军的老军服说起……

 那是1969年,我去郑姑妈家玩。郑姑妈拿出一些国民党的军服给我,她说这些东西用不着了,材料很好,是外国的毛哔叽,叫我带回家改一改给父亲穿。

 郑姑妈是父亲的三姐。过去的女人们都没正式名字,婚前用乳名,婚后就用丈夫的姓氏冠名。所以,我们都叫三姑妈为“郑姑妈”,她的名字也就叫“郑彭氏”了。

 早在1967年的夏天,那是我随母亲第一次回到了老家。半途中,大姑妈带我们母子去D市去看郑姑妈。

在那极左的年月里,家里人从不对我说老家过去的事。我只知道我的三个姑妈一个比一个有钱,最小的最有钱,我最小的姑妈就是郑姑妈了。

郑姑妈在D市中心的大什字路口,有一幢带小院的三层楼房,这是那个时代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事。

后来我渐渐长大以后,才从老一辈和堂兄们的只言片语中,知道了郑姑爹是国民党的一个大官,是跟日本打仗死的。郑姑爹究竟是多大的官,谁也不告诉我。在那个时代,这种事情谁不敢张扬,都怕牵连到自己。

 我懂事了后,才知道郑姑爹如果不是在抗战中牺牲了的,郑姑妈的那栋楼房和其他财产在解放后可能也保不住。

  姑妈一直以来非常敬重姑爹,每顿吃饭的时候,都会非常恭敬地在桌上摆上一副碗筷和一杯酒,以此祭奠姑爹。据老人们说,自从郑姑爹去世后,姑妈就一直坚持这样做,并没再嫁。

 姑妈未曾生育过,后来为郑家继嗣问题,便从郑家过继一养子,以续香火。

 姑妈非常爱整洁,家里收拾得十分清爽,真是几净窗明、一尘不染。她每天会将家里的大小柜子,茶几、八仙桌等家具,擦上好几遍,让那些国漆表面的家具显得铮亮铮亮的。家中的摆设,几十年就一直维持着郑姑爹在世的模样。

   ……

  那年,我把那些军服带回重庆后,就交给母亲。后来,我来拆衣服,由母亲缝制,打算改成了小背心,让父亲作内衣穿。那时候,这些东西是不敢随便穿出来的,除非你想惹祸了。

 我在拆衣服的过程中,发现那些衣服做工非常好,针眼很密,线缝很难拆开,只能用刮胡刀片一点一点地划,一次只能划开一两个针眼。我记得非常清楚的是那衣扣眼,不知是怎么锁的扣眼,那地方根本没法拆,最后只有用剪刀剪开。总之,我费了很大的功夫,才能拆开一件。

 因为当年老人们都在世时不敢说,所以我一直不知道郑姑爹的名字。

 

  现在,一切都开明了,我们知道了很多过去不知道的事。也知道了很多抗战时著名的战役,同时也知道了国民革命军在八年抗战期间,正规军事力量(不包括海军)总损失为3216079人,其中阵亡1324271人,失踪130126人, 负伤1761682人。其中中少将以上的将军,共牺牲115人(上将8人,中将42人,少将65人)。

 2005年,在举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重要纪念活动”时,我们曾邀请台湾的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战士和知名人士来大陆。

 因此,我觉得没必要再去探求郑姑爹的姓名了,只要记住我们家也曾有人在抗战中为国阵亡就行了。

  愿所有在抗战中为国捐躯的官兵们安息吧!

 

 

 

 

 

老军装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军装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