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从《儒林外史》看吴敬梓的殡葬观  

2008-10-03 16:11:26|  分类: 抛砖引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儒林外史》看吴敬梓的殡葬观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吴敬梓先生塑像

 

 

吴敬梓先生的《儒林外史》所反映的丰富的思想内涵是古代文学中少有的,吴敬梓先生通过书中的故事表达了他的反对科举、讥讽儒学的观点,这些是大家都十分熟悉的。而对书中所反映出来的民主思想,恐怕就不是那么熟悉了。

这些年来,人们的生活富裕了,就追求起精神方面的东西来。只要是中国古代有的,就称之为“国学”,不问其良莠,一律奉为至宝,并加以无限扩大。比较典型的就表现在看风水、取名及殡葬等等方面,某些人其讲究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古人。

鲁迅先生曾说过:“迨吴敬梓《儒林外史》出,乃秉持公心,指擿时弊,机锋所向,尤在士林;其文又慼而能谐,婉而多讽;于是说部中乃始有足称讽刺之书。”(《中国小说史略》)

鲁迅先生的这段话,可以说是对《儒林外史》最精辟、最中肯的总结。“乃秉持公心,指擿时弊,机锋所向,尤在士林”,正是指该书最大的特点。

下面,让我们来看看吴敬梓先生在书中表达出什么样的殡葬观吧。

 

 

……吃饭中间,余大先生说起要寻地葬父母的话。迟衡山道:“先生,只要地下干暖,无风无蚁,得安先人,足矣。那些发富发贵的话,都听不得。”余大先生道:“正是,敝邑最重这一件事。人家因寻地艰难,每每担误着先人不能就葬。小弟却不曾究心于此道,请问二位先生:这郭璞之说①,是怎么个源流?”迟衡山叹道:“自冢人②墓地之官不设,族葬③之法不行,士君子惑于龙穴、沙水④之说,自心里要想发达,不知已堕于大逆不道。”余先生惊道:“怎生便是大逆不道?”迟衡山道:“有一首诗,念与先生听:‘气散风吹那可居,先生埋骨理何如?日中尚未逃兵解⑤,世上人犹信《葬书》!’这是前人吊郭公墓的诗。小弟最恨而今术士托于郭璞之说,动辄便说,‘这地可发鼎甲,可出状元。’请教先生:状元官号始于唐朝,郭璞晋人,何得知唐有此等官号,就先一法,说是个甚么样的地就出这一件东西?这可笑的紧!若说古人封拜都在地理上看得出来,试问淮阴⑥葬母,行营高敞地,而淮阴王侯之贵,不免三族之诛,这地是凶是吉?更可笑这些俗人说,本朝孝陵乃青田⑦先生所择之地。青田命世大贤,敷布兵、农、礼、乐,日不暇给,何得有闲工夫做到这一件事?洪武爷即位时,万年吉地,自有术士办理,与青田甚么相干!“

余大先生道:“先生,你这一番议论,真可谓之发蒙振聩。”武正字道:“衡山先生之言,一丝不错,前年我这城中有一件奇事,说与诸位先生听。”余大先生道:“愿闻,愿闻。”武正字道:“便是我这里下浮桥地方施家巷里施御史家。”迟衡山道:“施御史家的事,我也略闻,不知其详。”武正字道:“施御史昆玉⑧二位。施二先生说乃兄中了进士,他不曾中,都是太夫人的地葬的不好,只发大房,不发二房,因养了一个风水先生在家里,终日商议迁坟。施御史道:‘已葬久了,恐怕迁不得。’哭着下拜求他,他断然要迁。那风水又拿话吓他,说:‘若是不迁,二房不但不做官,还要瞎眼。’他越发慌了,托风水到处寻地,家里养了一个风水,外面又相与了多少风水。这风水寻着一个地,叫那些风水来复⑨。那晓得风水的讲究,叫做父做子笑,子做父笑,再没有一个相同的。但寻着一块地,就被人复了说:‘用不得。’家里住的风水急了,又献一块地,便在那新地左边,买通了一个亲戚来说,夜里梦见老太太凤冠霞帔,指着这地与他看,要葬在这里。因这一块地是老太太自己寻的,所以别的风水才复不掉,便把母亲硬迁来葬。到迁坟的那日,施御史弟兄两位跪在那里。才掘开坟,看见了棺木,坟里便是一股热气,直冲出来,冲到二先生眼上,登时就把两只眼瞎了。二先生越发信这风水竟是现在的活神仙,能知过去未来之事,后来重谢了他好几百两银子。”

……

(见《儒林外史》第四十四回)

 

……睡到四更时分,门外一片声大喊,两兄弟一齐惊觉,看见窗外通红,知道对面失火。慌忙披了衣裳出来,叫齐了邻居,把父母灵柩搬到街上。那火烧了两间房子,到天亮就救息了。灵柩在街上。五河风俗,说灵柩抬出了门,再要抬进来,就要穷人家;所以众亲友来看,都说乘此抬到山里,择个日子葬罢。大先生向二先生道:“我两人葬父母,自然该正正经经的告了庙⑩,备祭辞灵,遍请亲友会葬,岂可如此草率!依我的意思,仍旧将灵柩请进中,择日出殡。”二先生道:“这何消说,如果要穷死,尽是我弟兄两个当灾。”当下众人劝着总不听,唤齐了人,将灵柩请进中堂。

……

……自此,传遍了五门四关厢一个大新闻,说:余家兄弟两个越发呆串了皮了,做出这样倒运的事!

……

(见《儒林外史》第四十五回)

 

【注释】

① 郭璞之说——相传晋代郭璞著有《葬书》,因此被后来讲风水的人奉为祖师。②冢人——古代管理墓葬的官。见《周礼·春官》。③族葬——同一高祖的族人葬在一块墓地,是奴隶社会的一种葬礼。《周礼·春官》。④龙穴、沙水——风水术语。龙穴,埋棺材的好地方。沙水,坟墓前后的地势。⑤兵解——兵,兵器。解,解脱。道家称得道的人可以通过任何一种形式出世成仙。郭璞后为王敦所杀,被称为兵解。⑥淮阴——汉代韩信曾封淮阴侯,后来被吕后设计杀死,父母妻三族同时被杀。韩信葬母之事,见《史记·淮阴侯列传》⑦青田——刘基,青田(今浙江青田)人,古代对名望很大或官爵很高的人,习惯上单提籍贯,不提姓名。⑧昆玉——对他人兄弟的尊称。⑨复——复核、检验的意思。⑩告了庙——指在举行婚葬等礼仪前祭祀祠堂、祖庙。

 

 

 

我们从上面可以看出吴敬梓先生的殡葬观来,他借迟衡山之口,道出了他的观点:“只要地下干暖,无风无蚁,得安先人,足矣。”这便是世上任何一个做儿女的最基本想法,只要土地干燥、并无虫蚁,儿女们就心安了。其他的“那些发富发贵的话,都听不得。”如若真的能靠祖上埋了风水好的地,就可以发达致富的话,那世上的人要发达致富也就简单多了,也就不须奋斗了,只需找块风水宝地葬了祖上,就可以诸事兴旺发达了;而那些达官贵人们也不会担心了,他们也就不会衰败了,因他们“祖坟埋得好”啊。

吴敬梓先生并以郭璞、韩信、刘基的事例来反证风水之说不可信,晋代郭璞著有《葬书》,因此被后来讲风水的人奉为祖师爷。郭璞应该是很懂风水的,他应好好地安葬祖坟,也可免去日后被人所杀的结局了,也不会被后人诗讽:“气散风吹那可居,先生埋骨理何如?日中尚未逃兵解,世上人犹信《葬书》!”就连祖师爷尚且无法预知未来祸福,何况他人呢。

另外,在后一段故事里,余家两兄弟因邻居失火,将父母灵柩抬出了家门。待火灭后,又请人抬回家里中堂,这种举动在当时被很多人看作是极其不吉利的事。而余二先生却十分大胆地说:“如果要穷死,尽是我弟兄两个当灾。”这种举动真令人敬佩,就是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恐怕也算是大胆的行为。据我所知,就在当今社会里,还有很多地方,非常讲究殡葬,其中的清规戒律很多。至今还有很多人在安葬家中的老人及父母时,还是考虑去世老人及父母的少,考虑自身和后代的多,考虑今后的荣华富贵的多。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提倡的“三纲”、“五常”、“齐家之道”等等道德伦理观念,并不是封建糟粕,那都是中华民族文化的精髓,没有这些,就没有中华民族。“百善孝为先”,一个人只有在尊敬孝顺自己的老人后,方能“老吾老以及人之老”。一个人也只有懂得了尽孝的道理以后,才能懂得尽忠守信的道理。就如何孝顺老人而言,我是主张厚养薄葬的,把我们的孝顺尽可能地用在老人们的生前,当老人们百年之后,“只要地下干暖,无风无蚁,得安先人,足矣。”

 

《战国策·赵策》说:“左师公曰:‘今三世以前,至于赵之为赵,赵主之子孙侯者,其继有在者乎?’曰:‘无有。’曰:‘微独赵,诸侯有在者乎?’曰:‘老妇不闻也。’‘此其近者祸及身,远者及其子孙。岂人主之子孙则必不善哉?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今媪尊长安君之位,而封之以膏腴之地,多予之重器,而不及今令有功于国,—旦山陵崩,长安君何以自托于赵?龙臣以媪为长安君计短也,故以为其爱不若燕后。’太后曰:‘诺,恣君之所使之。’于是为长安君约车百乘,质于齐,齐兵乃出。”

 这段文章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左师公触龙非常详尽地分析了诸侯国君兴衰的原因,指出诸侯国君的子孙们必须建功立业,方能保其位。假若“位尊而无功,奉厚而无劳”,那么,总有一天会失去现有高官厚禄的。这就是“三世以后,赵已不为赵”的原因。两千多年前的古人能清醒地看到,只有本人奋斗建功,才是立身之本。这观念在中国古代是多么难能可贵的啊。

 反观如今社会,我们的科学技术已发展到了非常发达的地步,可还有不少的人信奉测字算命、观花请碟仙、看风水等等,其实这些事情早已被古代很多进步思想家们所唾弃了的糟粕,却被我们现代的人重新捡起来,并虔诚地奉作至宝。可见这些人的思想观念反不及古人,岂不是悲哀吗?

 

吴敬梓先生的民主主义思想形成是有其历史背景的。吴敬梓出生在清代康熙年间(1701——1754年),安徽全椒人。他一生经历了康熙、雍正、乾隆三个时期。当时,中国(特别是江南一带)已出现了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萌芽,社会呈现了某种程度上的繁华。但这不过是即将崩溃的中国封建社会的回光反照,表面的繁荣掩盖不了走向灭亡的事实。

雍正、乾隆年间,清朝统治者在镇压武装起义的同时,也采用大兴文字狱,实行文化专制主义,妄图遏制和消灭一切反抗意识,把新思想萌芽扼杀在摇篮之中。另外又设博学宏词科以作诱饵:考八股、开科举笼络士人,提倡以理学为统治思想等方法来对付知识分子。其中,以科举制度危害最深、影响最广,使许多知识分子堕入追求利禄的圈套,成为愚昧无知、卑鄙无耻的市侩。吴敬梓看透了这种黑暗的政治和腐朽的社会风气,他深受同时代的进步思想家黄宗羲、戴震、王夫之等人的影响,这为他的民主主义思想的形成奠定了基础。他用了近十年的时间。创作出了《儒林外史》。他把自己反理学、反科举等民主观点反映在他的《儒林外史》里,他以讽刺的手法,对很多丑恶的事物进行了深刻的揭露和有力的批判。因此,《儒林外史》一书充分地显示了吴敬梓的民主主义思想色彩。

 

我认为,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有不少优秀精华的知识文化,那是我们应该继承和发扬光大的。而另外一些糟粕的部分,特别是经现代科学已证实是错误的东西,就应该抛弃。在此,我还是赞成毛泽东的话:“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取其精华,去其糟粕”,这才是我们应该有的科学态度,千万不能凡是古代的就是好的,更不能一律兼蓄并收啊。

 

 

 

从《儒林外史》看吴敬梓的殡葬观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从《儒林外史》看吴敬梓的殡葬观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吴敬梓先生故居

 

从《儒林外史》看吴敬梓的殡葬观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吴敬梓先生故居

 

 

吴敬梓先生简介:

 吴敬梓(1701——1754年),字敏轩,号粒民,安徽全椒人。享年五十四岁(他在全椒二十三年,在赣榆十年,在南京二十一年)。因家有“文木山房”,所以晚年自称“文木老人”,又因自家乡安徽全椒移自江苏南京秦淮河畔,故又称“秦淮寓客”。

  二百多年以后,人们为了纪念他,在吴敬梓的家乡为他建立了“吴敬梓纪念馆”。南京秦淮河畔桃叶渡也建立了“吴敬梓故居”。

 

 

 

从《儒林外史》看吴敬梓的殡葬观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