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杂谈:老重庆城  

2008-06-23 14:18:45|  分类: 重庆掌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清代的重庆城地图) 

 

 

前 言

 

 

我国很多人,常以黄河流域悠久的历史而自豪,实际上在中华大地的其他地方,早就生活着的各个不同的部落,时间并不比黄河流域的文明晚。 
   在重庆至三峡一带,早在旧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了。从巫山“龙骨坡”考古发现大量人类生活的遗迹,据科学技术推测其年代是两百多万年前了(即164万——204万年前)。可是他们是一些什么人,他们的后代到哪里去了,谁也不清楚,这应该是在中华大地上最早的人类活动的遗址(中央电视台《中国人从哪里来》节目)。然而有记载在这一带后来生活的,就只是“巴人”了。 
   当年的巴人,是生活在重庆至三峡一带的广阔地区,甚至包含了湖北,湖南的部分地区。巴人虽然民风膘悍,但文化封闭.除了自守疆土以外,也许未曾想过向外扩张。我们重庆的“巴蔓子将军”也只是守住自己的城池而已。 
   公元前316年,秦灭巴国,建巴郡,秦灭六国以后,重庆被称为"江州"。尔后移民渐渐取代了本地土著“巴人”,巴人就慢慢地溶入其他民族,就慢慢地消亡了。据考证,现在的黔江、湘西一带的土家族的DNA中还含有一定的巴人血缘。 

   公元1189年,皇子赵淳被封为恭王,封地即为重庆。恭王没当几天,赵淳又内禅继帝位,他站在王府花园高呼:“真是双喜临门啊!”于是就将封地改名为“重庆”,重庆便由此得名,并一直沿用至今。 
   而后来的四川人,包括现在的四川人、重庆人,应该大多是清代康熙,乾隆年间的“湖广填川”的移民后代。明末清初,因战乱与灾荒,四川几乎就是“荒无人烟”了。(有关“湖广填川”的事,详见我的《历史上的“湖广填四川”》一文),重庆城也仅剩千余户人家。 
   清代的“湖广填川”后,外来的移民才又使重庆府的人口兴旺起来。于是, 重庆城的格局从那时起,基本上就定了下来。作为一个内陆封闭的城市,重庆城一直没有太大的变化。二十世纪初的重庆城,基本上还是没有多大的变化,通远门以外就是城郊了。 
   那时,通远门外偶尔还有虎狼出没。直到一九三七年,日本侵略我国以后,大量的江南难民涌进了重庆,当城里住不下了以后,才有人在城外依山建房而住,这也就是七星岗至两路口(中山一路、中山二路)一带住的“下江人”(当时对江浙一带人的通称)比较多的原因。 
   抗战胜利后,很多的外地人(下江人)没有回老家。而在重庆城定居下来,这也是自“湖广填川”以后最大的一次移民。正因如此,重庆城里生活着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也就溶合了全国各地的风俗习惯,这也许是重庆人不排外的原因吧。 
   解放后,重庆和我国的大多数地方一样,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城市的变化很小。在九十年代以后,重庆发生了太大的变化,老重庆的影子几乎都消失完了,自古相传的习俗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异。我在此记录一些过去的生活琐事,且可算作饭后茶余的闲话吧。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1.较场口

   

 

   说到重庆城的较场口,那是非常出名的.特别是抗战时期,国民党曾在较场口,组织“袍哥”帮会组织殴打郭沫若等民主人士,阻止民主人士集会,发生了当时很出名的“较场口事件”,这就使较场口出了名了。 
   较场口其实应该是“校场”(音jiaochang)的意思。那一带是古时候的校场,也就是练兵、阅兵的地方。不知从何时起,也许到了近代就渐渐废弃不用了,而老百姓们也就以讹传讹地将“校场”变成了“较场”二字。而较场口顾名思义,只应该是校场的入口(或出口)处,而真正的校场,大概应该是从街心花园一直到解放碑那一片。 
   民国初,来重庆城讨生活的人越来越多,就在校场的四周搭屋居住,那多是些捆绑房子。所谓捆绑房子,就是用木棒或粗蓝竹做主要支柱,用篾席围四周,再敷上泥土,刷上一层白色的石灰水。假如遇到坡地,就依山而建吊脚楼。这些平民的房屋,慢慢地就将那一带逐渐占满了,形成了纵横交错大街小巷,最后只剩下校场的场口,也就是现在的街心花园那里,有一块不大的坝子了。 
   古时的校场形成了木货街、鼎新街、老衣服街等等手工业者聚集的地区,这里是下层百姓居住的地方。顾名思义,这些地名也就反映了那些街道所从事的行业。而这些地方,居住的人也很复杂,是“鱼龙混杂”之地,社会上各阶层的人都有。 
在二十世纪初,才逐渐有了两三层楼的砖木结构的房子,犹如鹤立鸡群地屹立在低矮的捆绑房中间,那是一些有钱人修建的。 
    一九六四年,政府才将乱糟糟的较场口坝子平整出来,修建了街心花园,并建了“少儿图书馆”和对面的“迎春酒家”、“花木公司”那几栋楼房,较场口才有了现在的雏形。 

总而言之,在过去的岁月,特别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变化是很小的。莫说城市的建设,就是人们日常的生活习俗也是很少变化的。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上世纪六十年代的和平电影院

 

 

 

                           2.买卖人的叫卖声

 

 

 

过去的时代,做买卖的生意人,是要靠吆喝、叫卖的,特别是那些走街串巷的小买卖更要沿途叫卖。反正做什么就吆喝什么,所谓“吆喝"”,并不是今天“跑街”的那种只管大声吼,那是一种非常有特色、有韵味、有节奏、富有音乐感的叫卖声。或许你根本没听清他们在喊什么,但只要听到那熟悉的曲调的声音,就知道那是卖什么东西的人来了。 
   小孩都是很谗嘴的,我对一个卖五香豆干的老头的吆喝声记得非常清楚,那老人是下江人,大约是宁波一带的人,他的口音是宁波那一带的,他的叫卖声韵味十足,那一声“五香——豆干——!”会吸引来不少的儿童,当然他的豆干的确卤得很好吃,也许至今还有不少的老重庆人,还记得这卖豆腐干的老人吧。 
   常在城里面转的还有一位卖“粬子”的老人,那老人长长的白胡须,边走边叫卖:“醪糟——粬,打食粬——!”他卖的 醪糟粬,那是用来发酵大米做醪糟的,那打食粬则是给消化不良的孩子化食用的。 
   不光这些走街串巷的小买卖人要靠叫卖,就是大商店、大饭馆的人也是边唱边卖的。那时并不是站在门口叫,而是在店内唱收唱卖。那“唱”真的是很韵味的,声音不大,却让人回味。 
   重庆城里的茶馆非常兴盛,大街小巷都有大大小小的茶馆。过去,人们的娱乐生活主要就是坐茶馆了。花上几文钱就可以坐上一整天,既可在里面品茶、闲聊,还可以听书、听戏(清唱)。 
     客人一进茶馆,跑堂的就会马上招呼你,他用的是拖着长音腔调。 
    “来,这边请坐——。” 
     你一坐下,他就边抹桌子边问. 
    “你吃啥子茶?” 
    “一碗茉莉。” 
    “好。”他转身就拖长音的喊道。 
    “六号桌茉莉——一碗!” 
    那年代,吃花茶的算是有钱人了,还有不少的人只要一碗“玻璃”,那就是白开水了。 
    人民公园的长庭茶馆应算是最大、最热闹的茶馆了。 
    不光茶馆的情形是如此,饭馆\酒馆也是同样的。那时的人文化程度都不高,很多人就是文盲。除了柜台上收银的,那跑堂的就靠心算和记忆力。他们的功夫也真叫绝,哪桌点了哪些菜,该收多少钱,那是绝对不会搞错的。 
    说到心算,我更是佩服。我有位堂兄就是卖布的。那时的人,买不起成衣,都是自己去买布,再找裁缝师傅做成衣服。而布匹的价格非常复杂,价格也细化到分、厘。也就是说可以是三角四分五厘一尺布。而顾客也绝不会多买。假如做一件衣服要用布五尺二,那就只买五尺二寸。 
    所以当顾客一进布店,售货员就会问你要什么布。当你看上了一种布时他就会问你做什么用,你告诉他用途后,他就很快的算出你应买多少布。当你决定要买时,他马上就给你用尺子量布,边量边就随口报出了应收的钱来。 
   “一级蓝卡矶布五尺五,六毛三分二一尺,共收你三块四毛七分六,四舍五入收你三块四毛八。” 
    这一切都是在边说边算中进行的,既无停顿,也不会搞错。那时店员们(现在叫“营业员”)的心算真的是非常了得的,比现在用计算器还快。 
    说到叫卖,也有人偏偏不出声的,那就是卖烧饼的。他们就不用张嘴,他们用的是另一番功夫。那就是边擀饼子边敲案板那响声和节奏是全城统一的。因此你不用眼睛看,光凭那声音就找得到卖烧饼的摊。 

 

 

 

 

                             3.少儿的娱乐活动

 

 

自古以来,由于物质匮乏,儿童们的游戏往往是就地取材,自己动手。也没什么玩具。就是一把小小的手枪,往往也是自己用木头削的。 
   男孩往往爱滚铁环,抽罗驼、拍画或拍糖纸等。而女孩就喜欢跳绳、跳橡皮筋、修(房)子(重庆话叫“修房子儿”)之类。孩子们共同爱好的还有"抓子"和“逮猫”(“捉迷藏”)等。 
   那时的车辆很少,晚饭以后,公交车也下班了。那街道上就完全空旷了,成了孩子们的游戏场地。 每到傍晚,在街头上玩各种游戏活动的人都有。 
   重庆城的孩子们最爱玩的就是“官兵捉强盗”。那游戏玩的人可以很多,分别为“官兵”、“强盗”两帮人,“强盗”们就到处躲,“官兵”们就到处去抓。孩子们这一跑就很远,说不定跑了回来,已是夜深了。 
   因为人们家里都很狭窄,孩子们的活动都是在大街小巷里进行。也正是这些活动,让孩子们的运动水平很高。如踢毽子,不少的人能在一米左右的圆圈里踢上两、三百个呢。 

 

 

 

                             4.珊瑚坝的乐趣

 

长江水流过黄沙溪后,急转南岸,在龙门浩一带遇上大量的坚硬石岩后,又回转向北流去。 不知经过多少年的冲刷,这个急急的转弯处,上流带来的泥沙造就了珊瑚坝一大片江中沙地。枯水季节时,就和江岸连成一片。当洪水涨来时,就成了江中岛屿。如果洪水特别大,还会将珊瑚坝全部淹没。 
   那时重庆城的孩子们,只要不上课,就爱到河边去“耍沙”和游泳。 
   珊瑚坝曾经是个飞机场,那是在抗战时期建的,也是重庆第一个机场。废弃后的机场还是很长的,一头在南纪门,另一头靠近菜元坝了,约有两公里吧。 
   我们所说的“耍沙”,其实多数时间是“烧闷烟”。那就是在沙摊上挖上一个小坑,然后到处去找些枯草来,把沙坑填满,再从下面点火,却又不让它燃明火,只让它一股浓浓的大烟顺着江面随风飘去,这就是所说的“烧闷烟”。 
   在珊瑚坝还有一个乐趣,那就是经常会有牛、羊从火车站赶过来,送到南纪门正街下面的“杀牛场”(那是食品公司的一个屠宰场)宰杀。 
   每当有牛、羊送来的时候,孩子们便争先恐后地抢向菜园坝跑去“帮忙”赶牛、羊。这并不什么是学雷锋做好事,而是城里的孩子少于见到活的牛、羊,那种从菜元坝到南纪门一路骑着牛、羊过来,感到特别新鲜、特别好玩。当然很多时候,我也在其中啰,不然我怎么晓得? 
   在那既无玩具、又无别样玩法的过去,这算是城里的孩子们特别开心的事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抗战时期的珊瑚坝机场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抗战时期的珊瑚坝机场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抗战时期的珊瑚坝机场 

 

 

 

 

     5.四十年前重庆的交通状况

 

 

四十年前,重庆的交通非常落后,出行很不便利,随便到哪个区都要用大半天的时间。 
   我只讲“文革”前(即1977年以前)的交通状况吧。谁都知道渝中区(原市中区)是被长江、嘉陵江环抱着的半岛。 
   在那以前,两江上仅有一座上清寺嘉陵江大桥(1966年1月20日通车)。因此,从城里(市中区)到江北、南岸都十分不方便。 
   先说到南岸吧。那时,不管你到南岸哪里,都只有靠坐轮渡。因此,长江边上布满了过河的码头;朝天门、望龙门、储奇门及菜元坝。 
   那时,唯一通公路的码头就只有储奇门码头。从那里过去,就是海棠溪,既是重庆到贵州的公路起点,也是南岸非常重要的主干线。 
   假如到道角的机床厂去,就要算是远差了,当天是回不了城的。 
   就是那时的汽车要到铜元局长江电工厂去,也只能从海棠溪走,过四公里,转南坪(二机厂),再下铜元局,那得要花上两、三个小时。 
   那个时候的南坪还只是个不在主要公路旁的小乡场,热闹点的地方,还是二机厂的电影院那一带,也就是现在的步行街上面的那一小段。因此,铜元局以及水泥厂(现在的福利社那一带)的人,要进城,情愿坐过河船(轮渡)进城。铜元局过来就是菜元坝码头,到水泥厂,大概是在南纪门旁边的马家岩河边坐船吧。 
   “文革”以前,城里的人年年要上南山春游。那时,我们是在望龙门过河,上龙门浩,再爬涂山,一直到南山上。 
   那个时代,天天上下班要坐轮渡的人不少,再加上那个时代上到宜宾,下到上海都全靠坐船。因此,那时长江上船来船往十分热闹,不象现在江面上这样冷冷清清的。 
   一直到1980年7月,石板坡长江大桥建好后,重庆城的交通才有所改观。 
   江北华新街这边,虽有上清寺大桥,但是到江北城里(即江北嘴)也很不方便,坐汽车要在烂路上颠簸一个把小时,才能到达。反倒不如从朝天门坐轮渡过河来得快。 

   现在,我看到今天的那四通八达的宽畅公路,感到一切变化太大了!假若离乡数十载,那一定会找不到路的。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最后拆除的教堂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的杂谈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1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