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2008-05-31 09:46:56|  分类: 重庆掌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老重庆城有很多的传说故事,而安世敏的故事是最出名的一个。凡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以前,在重庆长大的孩子,都是听着安世敏的故事长大的,可以说人人都能讲好几个关于安世敏的故事出来。

    前两年,重庆电视台把安世敏的传说拍成了电视剧。当电视剧播映时,很多老重庆人都想看看荧屏上的安世敏,可是却让人非常失望。剧中的安世敏成了一个除暴安良、乐施好善的英雄侠义人物。这个安世敏完全不是我们从小一直耳濡目染传说中的那个安世敏了。

    民间传说,特别是老百姓的口头文学,源于老百姓对生活的体验和观察,虽有许多的褒贬蕴含其中,但主要的功效就是娱乐。完全没有我们现代文学作品、影视作品那么多的道德标准。

    或许是安世敏太出名了,或许是某些人想借他的名气提高收视率。可又不能完全按照传说中的安世敏来拍电视剧。如果照那样来拍的话,绝对通不过审查。正因这诸多因素,电视剧《安世敏》的导演们把安世敏拍成了一个完全崭新的行侠仗义的人物,这很像是“文革”那种创作手法,拔高、美化了民间传说中的人物。

 

    而老重庆传说中的安世敏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呢?让我慢慢道来;

    安世敏,谁也说不清他是哪朝哪代的人了,我只知道我们的父辈们,也是听他们的老人们在茶余饭后诉说出来的。总之,这人就是在重庆城的老百姓口中,一代接一代地传了下来,成了重庆城一个家喻户晓的人物。

    传说中的安世敏,是个专门整人害人的家伙。他是见谁整谁,不分好恶地整人,不在乎是非曲直,也没有什么具体目的,只是图一个好玩(重庆话叫做:好耍)。任何人(包括他的父母)都可以是他整的对象。不过他整人只是限于恶作剧,并非把人整死整伤。

    恶作剧是很多小孩最感兴趣的事,即便自己不去做,也喜欢看别人做。正因如此,安世敏的传说才会在孩子们中间广为流传。

     民间传说同样也有教诲和警戒的作用。传说中的安世敏最终因整人害人过多,在很年轻时就因肚子肿胀而暴肚而死。

     过去,重庆城的老人们骂那些调皮捣蛋的小孩,就会说什么“你呀!你比安世敏还坏!”“你呀!小心点!当心莫像安世敏那样暴肚子死!”

      这就是我们这一代所知道的安世敏。

      为了让大家更形象地了解安世敏,我把儿时听来的一些传说记录下来,还原安世敏的本来面目。

 

 

 

传说(一)、安世敏整卖鸡蛋的农民

      

     有一天,安世敏在重庆街头闲逛,突然看见一个农民挑着一挑鸡蛋在沿街叫卖。他便走上前去叫住农民。

     “喂!农民!你那鸡蛋是卖的吗?”

     “是卖的。”农民回道。

     “啷个卖?”安世敏问道。

     “三个铜板十个。”农民回答,安世敏煞有介事地沉吟道。

     “我们家里今天请客,要用很多蛋。我父亲叫我出来买。你这一挑我可以全要了,但你的价钱高了点。这样行不行?你全部卖给我,我给你两个铜板十个蛋。”

     农民想了一会,虽然钱少一点,但能一次卖完,那也不错,就答应了。便向安世敏问道。

    “好,好,我就卖给你。那蛋我送到哪里呢?”

     安世民随手往路边一户人家门前的桌子一指说道。

    “那就是我家,你就放在那桌子上吧。”

     农民挑着鸡蛋来到桌前问道。

    “这,这,这怎么放呀?”

    “莫慌!我还没点数呢!来!你用手圈成一个圈,我来点蛋。”安世民比划说道。

    农民依照安世敏的办法,用手臂把桌子围住,安世敏就开始从箩筐里往外数蛋,放进农民的手臂里去。

    “一五、一十、十五、二十........”很快地就将鸡蛋点完了,安世民拍了拍手说道。

    “好,你等着,我进屋给你拿钱去!”

    安世民说完就往那大院门里走了进去。

    农民在桌子前,半弯着腰,圈着满满的一堆鸡蛋,不过一会就腰酸背痛了。他想这人进家去,也不过是取钱拿东西装鸡蛋,不会去多久,就咬牙坚持下去。

    时间过去了很久,还是不见人出来。炙热的太阳把农民晒得汗流浃背,抱鸡蛋的双臂早已麻木了,双腿再也站不住了,一下子跌坐到地上。那一桌的鸡蛋全部滚落下来,摔了一地。

    农民见此情况,急得大叫着进了那家院门,屋里闻声出来一人问道。

   “你叫啥子?”

   “刚才买蛋的那个人呢?快叫他出来!”

   “哪来的买蛋的人?我家里就我一个在家。”那人回答。

   “一个时辰前,他买了蛋就是从这个门进来的!”农民急切地说道。

    那人看了看门前洒满一地的鸡蛋汁,返身问那农民。

    “那个要买蛋的是个什么人?”

    “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

     那人此时心里已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便说道。

    “你莫不是遇到安世敏了哟!他就是重庆城专门整人的!我这院子有个通道,通向后面的另一条小巷,大家都图近便,常从这里走。安世敏现在早已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哟!”

 

 

传说(二)、安世敏整他老师

       

 

     安世敏的老师新近丧偶,整天闷闷不乐地。安世敏见了,便十分同情地前去安慰。

     “老师呀!你莫要太悲伤了,应该续絃再找一个师娘嘛。”

     “去!去!去!一边去!小孩子家家的!大人的事你管得了吗?”老师心烦地说道。

     “嘿!你还不要瞧不起小孩子!你的事我还可以帮你的忙!”安世敏故作神秘地对老师说。

     老师见此状况,心里开始有点兴趣了,便问道。

     “你说的可是真话?”

     “当然是真话!你不信,等会儿我指一个人给你看看!”安世敏十分认真地说道。

      没过多久,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妇从私塾门前走过。安世敏连忙叫老师出门来看,边指边说道。

    “那是我的一个堂嫂,我堂兄刚死不久,堂嫂也有改嫁之意,你看如何呢?”

     老师见此大喜,心里尚有些担忧,他问道。

    “你堂嫂如此美貌,不知她是否看得上我哟?”

    “你别怕,我堂嫂最崇拜知书达理的教书先生了!你也别忙,待我去向她试探试探。”  安世敏安慰老师说。

    老师见了,连忙作揖道。

    “好,好,好,那就拜托,拜托!”

 

 

    几天后,安世敏悄悄地来到了老师的卧室,老师见到安世敏,连忙问道。

    “怎么样?你堂嫂愿意吗?”

     安世敏吞吞吐吐地说道。

     “我堂嫂早就认识你,她很喜欢读书人,对你也还比较满意,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你快说呀!”老师急不可耐地追问道。

     “她就是嫌你头发白得太多了点。”安世敏说。

     “那怎么办呢?那怎么办呢?”老师急得满屋转圈。

      这时安世敏很沉着的继续说道。

     “你也别急,我这里把我老爸从外国带来的‘乌发膏’给你偷了来,你用上这‘乌发膏’不就是白发转青了吗?”

     老师喜出望外,抓住安世敏的手,连声道谢。

     安世敏不慌不忙地嘱咐老师。

    “这‘乌发膏’要在晚上洗了发后再涂抹均匀。另外你的胡须也白得多,到时候别忘了一起涂上!”

     那晚,老师依照吩咐涂抹一番,便放心睡去。

     第二天天明,老师起床后便去洗漱,立即能察觉有些不对。自己的头发和胡须怎么是直立的呢?正在这时安世敏走了进来,他一见老师就大声叫道。

    “哎呀呀!被我拿错了!我本是想偷我老爸的‘乌发膏’,怎么拿成生漆了!”

     那涂抹了一夜的生漆,早已干透了(那时又没有什么汽油之类的东西)。无可奈何,老师只好让安世敏上街叫了一个“剃头匠”(重庆对理发师的俗称)上门来把头发和胡须刮了个精光。

     事后,主人见到老师变成了秃头,只好请他“另谋高就”,私塾里哪能请一个“和尚”来做先生呢。

    老师至此还不心甘,在街上拉住安世敏问道。

    “你堂嫂那边怎么说?”

     安世敏叹息道。

    “哎!你呀!你想我堂嫂会嫁给一个‘和尚’吗?”

 

 

传说(三)、谁认得的人多?

       

     有一天,安世敏在家闲得无聊,便想逗逗他老爸,于是他对安老爷说道。

     “老爸,这重庆城里认得我的人肯定比认得你的人多。”

     安老爷不服气道。

     “不可能的!重庆城谁不知道我安老爷?”

     安世敏不慌不忙地说道。

     “你不信?那我们两个走上街去试试,看和谁打招呼的人多。”

     安老爷心有成竹。他想,试就试!我安老爷在重庆几十年,还怕没你一个小崽崽认得的人多吗?”

     安老爷边说就边往门外走去。安世敏悄悄地跟上他,把一张早已准备好的纸条贴在了安老爷的后背上。只见那纸条上写着“安少爷早!安少爷好!”六个大字。

     安老爷父子俩就一前一后地走了街来。街道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大家见到安老爷走来,他儿子稍后几步紧随其后,就觉得有些奇怪。这安世敏到处整人的“混世魔王”,却还有些怕他老爸,真是犹如老鼠见到猫似的回避,却从未见过他会和他老爸一道上街。

     街上时而有人向安老爷问候,待安老爷走过后,人们对紧随其后的安世敏更好奇,不知他今天要搞什么鬼名堂。还有人心想,难道你安世敏还敢整你老爸吗?

     街上这些观望的人并没发现安世敏有啥特别的举动,却见到安老爷后背上的纸条,便不知不觉地念出声来。

    “安少爷早!安少爷好!”

    安世敏洋洋得意地频频点头。

    “你早!你好!”

    安家父子俩就这样走了两条街,安老爷就觉得气得慌。这,满街上的人都在说“安少爷早!安少爷好”的,而向自己问候的人却明显少得多,安老爷大怒道。

     “滚!滚!滚!莫再跟在我身后了!”

      安世敏取下老爸身后的纸条,大笑而去。

 

 

 

传说(四)、安世敏之死

       

 

     安世敏搞恶作剧整人过多,他妈妈气不过,多次骂他。

     “你呀!你!你整人害人搞恶作剧太多了!不会有好死的!总有一天会暴肚子死!”

     安世敏根本不把他妈妈的话放在心上,依然故我地作他的恶作剧。

     有一天,安世突然感到肚子很胀,真像是充气似的越来越胀,并痛得受不了。他便杀猪般地大声叫起来。他父母见状,赶紧派人去请来郎中先生。那郎中先生进门后,来到床前,先观望安世敏的面色,再看看鼓胀的肚腹,然后号脉。不一会,郎中先生默默不语地走出屋去。

     安老爷急忙跟上去追问详情,先生只是摇了摇头说。

    “快准备后事吧。”先生说完便出大门去了。

     安世敏虽是痛得心慌烦躁,神志却很清醒。他心里很明白自己也活不长了,但心里总还有点事丢不下。

     突然从院子里漂来一阵油香,安世敏想起了,这是他老婆在熬猪油。他强撑着爬起身来,慢慢地向厨房走去。

     厨房里,他老婆正在熬炼猪油,突然见到安世敏进了厨房,有些诧异。

     “你不好好在床上休息,跑到这里来干啥?”

     “我想喝口冷水。”安世敏气喘嘘嘘地说。

     他老婆已习惯他那古怪的作法,并不理他,依旧注意熬在锅里的猪油。

     安世敏走到水缸边,拿起水瓢,舀了一瓢水,再用眼睛悄悄扫了他老婆一眼。见他老婆并没注意他的举动,只是低头看那锅里的油,不停地翻动油渣。

     安世敏便端着水瓢走到他老婆身后,将一瓢冷水猛地倒进滚烫的油锅里。  

     他老婆顿时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家里的其他人赶到厨房里时,只见他老婆在地上一阵乱滚,安世敏站在一旁,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

     没过三个时辰,安世敏就因肚子暴裂而死了。而他老婆事后经医治虽保得性命,面部却留下了大片的疤痕,再也无法改嫁。只得寡居安府直至去世。

 

 

(如若还能想起一些,或其他朋友能帮忙回忆,我将再续写)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清末时期的妇女(在重庆朝天门)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我所知道的安世敏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1983)|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