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也说“宽容”  

2008-03-07 12:50:16|  分类: 往事难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说“宽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也说“宽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现在时常听到人们说起“宽容”一词,话虽挂在嘴边,可真正能做到宽容的人却不多见。

    近二十年来,我国的一切发展变化太快,使得有些人不适应。或者说在这巨变中有某些不足或失误只处,于是就有了那“吃肉骂娘”的事来。

    我自以为是个比较客观地看问题的人,也算是明理的人吧。在我们五十岁上下的人,都还记得过去吧?当我们读小学时,同学们穿的都是那补了疤的衣服。那是因为大的孩子穿了,小的又接着穿,便只有疤上重疤了。还有当孩子们的身体长得过快,裤脚很快就短了,大人们便在裤脚接上一截裤脚(算是“二节裤”吧)继续穿,我们这代人有几个没穿过这种裤子的?

    还有每当下雨时,同学们的雨具就是传统的蓑衣斗笠,能用上油纸伞的就是少数家境好的同学了。而能用上布伞那都是七十年代以后的事了。

    我且不多说那些年的事,就只说倒回去二十多年,我国是啥样?那真算是国家经济落后、人民生活贫困的状况,那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吧,那时还正是处在“百废待兴”之时,多年的政治运动已让国民经济几近崩溃。很多的人们日常生活用品都得凭票供应,就连非常简单的糖果之类也是凭“结婚证”才能买上三,五斤。我在1981年结婚时,在北京背回来三十斤水果糖(那时首都开始畅开供应了),那就让很多人非常眼红。

    当时人们都很贫穷,在银行有存款的人非常少,家中要买一件大点的物件(如缝纫机,黑白电视机),主要靠“打汇”(即十来个人凑在一起,每月每人出五至十元,把这集中来的钱给其中的某一个人。其后月月如此,直到每人都拿到钱为止)。我买的第一台12吋黑白电视机也是这样“打汇”来的,两年多以后,我才还清了“打汇钱”。

     老重庆人也许还记得吧?在八十年代初,邓丽君的甜美歌声是伴着“搓衣板单录机”进入我国的。那时我们单位上的业务科长见到公司的业务很萧条,没有商品可卖。他的老家是福建石狮(当时只是“石狮镇”一个镇级政府),他就赶往老家购回来很多的“侨乡物资”(所谓“侨乡物资”说穿了就是走私物资,那是渔民们出海夹带回来的)。那里面什么五花八门的电器、衣物,反正是所有的生活物资应有尽有。公司将这些货分配到我们公司在渝中区的十几个门面去销售。那年月,人们穿惯了青蓝二色的单调衣着,一下子见到从国外(主要是港澳地区)来的这些五光十色的生活物资,便趋之若鹜。

    我记得在销售“侨乡物资”的初期,我们在开店门之前,要先用门板把门前拦牢靠,安排好人员,定专人收款、售货与保管货物,方敢开门营业。就是在作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也时常发生柜台被太多的人群挤垮的事。这时,我们保管货物的人只好死死地捏住口袋不放,等疯狂的抢购者退出店面后,再重新搭好柜台后再卖。

    那时的这些生活物资非常好销,常常卖断货,皆因老百姓的日常用品太匮乏了。总的来说,要算香港的“尼龙体恤”最好卖,价格是十元一件(当时的青工每月也就二十来元的工资),我们站在柜台里面的凳子上,手里拿着一大把“体恤”,高高地举着,周围站满了疯狂的抢购人群。每收下十元钱,便递给他(她)一件“体恤”,事后并不调换。购卖者如若不合身,只有自己与他人调换。这情景便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重庆城街头常见的。

    当时追求时髦的青年最时尚的打扮,就是穿一身“港衫”,戴一副变色镜(不能撕掉“hongkong”的标签),手提一台“sanyo”录音机,录音机里边走边播放着邓丽君的歌,得意洋洋地招摇过市。

    我们绝不能讥笑那时的人“老土”,要知道,我们国家封闭了近二十年,人们对国外几乎是一无所知,并且经济贫困,早些年连饭都吃不饱。八十年代只算是刚吃饱了肚皮,但人们的衣着还是以青蓝二色为主。而生活真正好起来,还是八十年代后期的事,那时才取消了粮票,肉票等东西。

    回首历史,我们国家从十九世纪中期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就很少清静过。甲午战争,八国联军进京,辛亥革命,北伐战争,抗日战争,内战等等,尔后又是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在这一百多年里,又有几天消停过?

    反观西方各国,自工业革命后,人家加紧工业建设,就是打仗也是以掠夺他国财富为目的。也就是说,人家比我们抢先发展了整整二百多年。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普通中国老百姓能吃饱饭,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就普通老百姓而言,那时的每月收入约有60%或70%都是用在吃穿上。余下的钱财所剩无几,那些旅游、玩耍之类事,根本没听说过。那是既没钱,也没时间。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我国就发展快起来。特别是九十年代后期至今这十来年,那就更快了。虽说我们现在与发达国家不能比,但与很多国家相比之下,我们还算是不错了。也许我们自己并不感受到,那是因为身在其中的缘故。

    我有朋友曾到过朝鲜,他看见他们那里的一切,让人感到犹如回到了我国“文革”期间,他非常感慨地说:“看见朝鲜的现状,让人不由得想起了我们的‘文革’时期,真让人觉得可笑,但更可悲。”

    我记得去年我曾见到一个报道,贵州凯里的一位抗美援朝老战士,他早年与一位朝鲜姑娘结婚,并育有一女。“文革”前夕,他妻子回朝鲜后就没能再回到中国了。去年他的女儿找到了父亲,想来中国看看父亲,可无钱启程。最后,她还是在得到中国这边的汇款后,才能来贵州凯里见父亲。

    而我们现在大多数的老百姓不会为这类小钱犯愁了,这应算是进步吧?更是得益于这二十来年的经济建设。我说到这些时,曾有人反对说,现在的发展是正常的,整个世界都在向前发展嘛。可我不这样认为,并非世界发展了,我们就会跟着发展。那朝鲜为啥没有跟上来呢?关键的问题,还是国家领导人的问题。

    几年前,我曾与一位成都的同事,在大坪吃火锅。他喝着“二锅头”,吃着热气腾腾,满屋飘香的佳肴。或许是酒热耳酣吧,他突然骂起娘来。我立即止住他说;“你比我还小几岁,也许记不太清楚了,你就别骂了。我告诉你,你现在吃的一切,在以前根本就吃不到,并且你也吃不起!”

    我啰啰嗦嗦地说了这么多,并非是一味叫好,而是希望大家都能客观地看待今天,宽容地看待今天。世上的一切很难完美无缺,做人尚且如此,何况十多亿人口的大国。

    多年来,我一直祈祷和平,但愿我们能在和平的环境中平静地搞经济建设,老百姓的生活过得更好些就足够了。

    至于那些国家的大事、那些法制不够完善的地方,就让政治家们、法学家们去更正、去完善罢了。大人们做大事,小老百姓就做寻常事。那种“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事情,我做不到。

     愿中国的老百姓永远丰衣足食,便是我的心愿。

     

 

也说“宽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也说“宽容”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