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生命的终结  

2008-11-27 19:03:14|  分类: 感悟人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的终结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人,与世上的所有事物一样,有生必有死,有始必有终。人们赞美生命的伟大,却很难面对生命的消亡。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崇尚“寿终正寝”,也就是无疾而终,倘若真能那样,将是一个人最好的结局。

   然而,世上的事却往往事与愿违。我们常常见到很多人在饱经病痛的折磨后,十分痛苦却又久久不能离开人世。这种事对病人是折磨,对其家人同样也是折磨。我们都知道,以目前的医疗技术,还有很多病症是无法治愈的。并且只能被动地用化疗、用麻醉药物镇痛来维持生命。在这种情况下,还有很多病症明明已是无回天之力了,却依旧遵循人道主义原则,尽力维持其生命。

    我记得,在很多年以前,有人就提出了“安乐死”的建议,并听说邓颖超率先带头签名,我也是从那时起就非常赞成“安乐死”的提议了。

    生命固然宝贵,理应受到尊重。然而当疾病已到了无法救治的地步时,我们强行地想留住那无法留住的生命,除了徒增病人的痛苦以外,最终还是无法逆转死亡的结局。

    对于我们已过知天命之年的人来说,对于人的生死早已看淡。特别是见过了太多的生生死死之后,对生命更有一种特别的理解。

    我认为,人的一生中,生命是第一重要的。无论何时何地,也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尊重生命。珍惜自己,爱护自身的健康,就是尊重生命的具体表现。

    然而,当人的身体得了无法医治的绝症时,也应遵循自然的规律,尽量减少病痛的折磨,让其宁静地回归自然,也就是常说的“安乐死”。如要说人道主义,我认为这样做才是真正的人道主义!

   当今社会已是很宽容地看待很多事情了,甚至包括一些地区,在对罪犯执行死刑时,也用上了无痛苦的药物注射。可是,我们在对身患绝症的病人却依然在人道主义的口号下,哪怕是病人再痛苦,也要尽力拖延其生命。

   当然,一个国家要实行“安乐死”,那将要经过十分严格的立法程序,更为重要的是多数国民的思想意识。世界上实行“安乐死”的国家并不多,现在还有很多欧美国家也没通过立法。而我们中国才从封建社会走出来不久,要立这个法就更困难了。无论怎样困难,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国家将执行这一人道主义的做法的。同样,我们国家总有一天也会通过的这项真正人道的法律条例的。而正因为立法特别困难,我才想到了应该呼吁一下:我们应该遵循自然规律,正确地看待生命的终结。当一个人的生命已无法挽回时,应该尽量减少其痛苦,让其平静地离开人世。

 

 

 

        在此,我再转录一篇文章,或许会引起我们对生命的终结问题有更为深层的思考。

 

 

 

附录文章:

 

被拒绝的死亡

 

    如果说,生命是一种美丽,那么死亡就是美的毁灭。但对于法国人尚达尔·赛比尔女士来说,生命已不能称为美丽,所以死亡就成了一种渴望。

    六年前,尚达尔·赛比尔女士得知自己患了医学上称为“感觉神经细胞瘤演变性鼻腔鼻窦肿瘤”的病,这是很少见的不治之症,迄今为止全球只有200例。随着病情恶化,赛比尔女士身心倍受煎熬,原本秀丽的一张脸变得惨不忍睹,她觉得自己就像活在暗无天日的地狱里,面对魔鬼的啃噬,怎么爬也爬不出去。

    她不堪忍受,她想告别再挣扎也无奈的躯体。她希望在意识还清醒的时日里,把家人、亲友都召集到家里来,举办一个温馨美好的烛光晚会,然后在黎明到来的时候,静静地死去。

   赛比尔女士今年52岁,身为教师的她不乏法国人的浪漫,她希望拥有生命最后的璀璨。

   2008年3月,赛比尔女士通过律师向所在的第戎市法院提请紧急诉求,要求破例允许主治医生对她施行“安乐死”。她还给爱丽舍宫萨科奇总统写了一封信。她说,她热爱生命,所以不希望采取有悖生命尊严的自杀方式。

    萨科奇总统读了信后被深深地打动了,当即敦促总统医学研究事务顾问召集全国顶级专家,对其病症重新诊断,以确认治疗手段是否穷尽。确定赛比尔女士的病情是否已无回天之力。总统府派出的一干人员专程赶赴第戎市的家里为她会诊。

    于是,一个女性最私有的“内在自由”走入了社会视野,引起了舆论关注,成为公众话题的激动漩涡。人们把她病前面貌美丽与病后丑陋的照片贴到网上,对她直面苦难的勇气和有关生命终结思考表示了由衷的敬佩。网上贴子雪花般地飞扬,飞扬中重叠了一双双饱含热泪的眼睛。

    然而,尽管医学专家同样作出了不治之症的确诊,尽管连法官也同情赛比尔女士万劫不复的境遇,但是依据现行法律,法院只能驳回了她的“安乐死”请求。

    法国不同于荷兰、比利时,至今尚未通过有关“安乐死”的条例。虽然法国人早在心理上认同了“安乐死”,在多次的民调中民众对“安乐死”的赞同率都在70%以上,而且每年都有多例非合法“安乐死”在暗地里悄然实施。可鉴于教会、官方长久以来的阻力,法律意义上的“主动安乐死”以及“协助自杀途径安乐死”仍等同于凶杀罪、见危不救助罪一样,最多可判三十年刑事监禁。

    法律就是铁律。来自总统或平民的关爱、体恤都无法超越。不过现行法律也留下了一道豁口,那就是所闻的“任其死亡权”,即用镇静药物辅助,置临终病人于半昏迷状态,持续两周导致其自然死亡。也就是说,选择这一终结方式的病人必须忍受缓慢钝挫的痛苦,在漆黑的时空里独行,没有任何搀扶地走完生命最后一程。这是何其惨烈的临终惩罚!于生、于死都是!

   赛比尔女士固然是勇敢的,即便是再勇敢,她也不敢窥视这么一寸寸被死神拖入死亡的地狱。她把这种懦弱理解为人性的另一面。所以,她从一开始就排斥这种方式。

    从法律的角度来说,这或许是一种人道关怀,但对于人性来说,更多的舆论则认为这是残酷与虚伪的。

    无疑,这是一次被拒绝的死亡,其内涵象征着生命的尊严被无情地抛弃。赛比尔女士支撑生命的柔韧意在被摧毁了,理性再也无法与绝望抗衡。她只能迈向极端,诉求被驳回之后,赛比尔女士获得了更多的声援,人们希望她能在尴尬的困境中找到一种相对人道的途径。

    2008年3月19日,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前卫生与人道事务部部长、现外交与欧洲事务部部长布希纳尔发表讲话,呼吁为赛比尔女士创设一个“法律例外‘,并声称这样做既人道,又必要。

    但是,赛比尔女士已听不到了,就在当天下午,她被发现死在自己家里。她的门窗紧闭着,赛比尔女士仰卧在自己洁净的床上,悄无声息地去了。亲人和朋友都不在她身败名裂,她遵循夙愿死在黎明,却无人送行,没有烛光,也没有温馨的告别晚会。她的面容看起来平静,却藏匿了无边的憾恨。

    自然,赛比尔女士被推上了尸体解剖台。她赤身裸体地躺在冰凉、毫无人性的金属板上,被手术刀肢解着需要肢解的部位,生命的尊严再一次被贱踏。

    赛比尔女士在吞服巴比妥酸剂之前,就知道自己最终将躺在这里,但她已别无选择。

   一个女性关于生命、关于死亡的一页就这样沉重地合上了。赛比尔女士的悲剧就像春天湿沥沥的风,淅淅沥沥地渗入了所有人的心,促使人们不得不思考如何把属于私人领域的“内在自由”推进为社会法律公认的权利,从而进一步完善新的社会环境下新的人权内涵。从这个意义上说,赛比尔女士无愧于殉道者的称号。

 

 

                                          摘自2008年9月2日《文汇报》

   

   

   生命的终结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的博客

 

 

 

 

生命的终结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