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战 友 情 深  

2007-08-04 15:52:28|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  言


 
 
        2007年1月19日至1月26日,由云南省知青联谊会发起,由京、沪、蓉、渝、滇联谊会主办的“重返红土地,再续知青缘”,返乡大型文化旅游系列活动。其活动宗旨是通畅渠道,增进交流,构建云南知青重返第二故乡的平台、探寻知青文化。活动定位为:寻青春足迹,重温一个旧梦,了却一份心愿,让知青精神不断升华,发扬光大。
   下面两个故事,就是发生在这次活动中的真实事情。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任何个人都是历史的个质,个体生命无法从时代社会的大框架里逭逃。

                                                    刘心武《揭秘红楼梦》

 

 

 

 

                                                       一、不该走的两条生命

 

 

      初春的阳光照在红土高原上,显得格外明媚。一辆载满旅客的大客车在公路上飞奔着,车上就座的全是年已半百的人,他们却像孩子一样,不停地说着、笑着、唱着,满车的欢笑声,歌声飞出了客车,洒在这红土高原上。

    他们就是这次参加“重返红土地”活动的知青们,他们还沉浸在昨天的(1月18日)“五省知青大联欢”的欢乐中。随着汽车临近景洪,谁不兴奋!谁不激动!谁不感慨万千!

    这时细心的严文建和阿明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一位面容憔悴而苍老的老大姐一直默默无语坐在窗边,面朝窗外,只是一个劲地流泪。她的神情,与满车的笑声和欢呼声形成强烈的反差。

    同是支边战友,严文建坐不住了,他靠近那老大姐,向她低声询问。

    他的一声问候,让那老大姐再也抑止不住伤心的泪水了,顿时泪如泉涌,布满了她的脸庞。

    

    在抽泣与哽咽声声中,那老大姐慢慢地说出了多年的心事。

    这位老大姐叫陈桂芳,是来自上海浦东的知青。当年与她一同来到云南的好姐妹肖秀英却永远地留在那里了。如今,陈桂芳回到上海已有三十三个年头了。她在一家街道小厂工作,生活一直非常贫困,现在又下岗多年,仅靠非常微薄的生活费过日子。多年来,她心里一直想来看看好同学、好姐妹肖桂芳,并想完成曾经 答应给肖桂芳修坟的愿望。

    可她现在却实在无能为力,这次参加“重返红土地”活动的钱,她还是向人借的。陈桂芳越是临近景洪,她的心越是揪心的痛,多年前的往事历历在目……

      

    那是1974年的5月的一天的深夜,在西双版纳的一个叫做“勐满”的边陲山峦上,肖秀英腹中的婴儿即将出世。生产的痛苦让肖秀英撕心裂肺,痛不欲生。肖秀英的惨叫声,像一条条鞭子抽打在连队的每一座草房上,痛在连队知青们的心上!

    连队里已无人再能睡着了,怎么办?瓢泼大雨已冲毁了连队通往营部的山路。在这风雨交加的深夜,人们只能祈祷老天发发慈悲,但愿肖秀英平安无事,但愿天早点亮、雨早点停......。

    但事与愿违,难产中的肖秀英由于耽误了时间,由于婴儿的窒息,她的叫声越来越微弱,最后再也没了呼吸。

    儿时的好姐妹陈桂芳一直守在床前,眼睁睁地看着姐妹的去世,心如刀绞,却无回天之力。

    就这样,一个年仅二十二岁的上海姑娘和她那尚未出世的孩子,就永远地留在云南一个草草埋起的小坟包里了。

 

    当严文建把这一情况对车上的知青们说了,所有的知青再也无法欢笑了。我们这次回农场不是也要去看看当年去世的战友、同学吗?

    支边战友的情感,在一声召唤中被激起,谁也不管什么“上海”、“重庆”,也不管以前是哪个团的,也不管是否认识,只要是支边战友的事,就该义不容辞!“天下知青是一家”!于是就在车上,大家很快地就凑了三千余元钱。

    先行一步的知青们来到勐满农场,严文建、阿斧等人马不停蹄地就找农场的人,打听肖秀英的坟墓。

    在当地人的带领下,大家找到了那个早已坍塌了小坟包,知青们马上就联系人手修坟。

    几十个农场职工当即就赶到了山上,汽车开来了、电线拉上山了、大家干劲十足,如同铆足了劲的发条。挥锄、动斧、打桩、下石、砌坟。知青们身先士卒,个个抢着干,把这浓浓的知青情埋进西双版纳的红土中,埋在肖秀英的身旁。

 

    短短的两天时间,一座新建的坟墓就簇立在高高的山峦上。当陈桂芳来到簇新的坟前,她一下子就扑倒在肖秀英的墓上,扑进那草丛中。

    那凄切的哀号,那悲惨的哭泣,在坟墓上空久久徘徊。陈桂芳哭了很久才慢慢地平息下来,她边抽泣边说。

   “我的好姐姐秀英啊!我来看你了!整整三十三年了!我好想你!我答应为你修建一座坟茔的事,现在在重庆支边战友的帮助下,终于完成了。你有了一个家,可以好好地休息了,你在天堂要想一想重庆战友,是他们帮我完成这个心愿的。”

    陈桂芳说到这里,她早已又是泣不成声了,再也说不出话了,只是泪流满面地抽泣着……

 

    事后,忠厚善良的陈桂芳,怕自己伤感的情绪影响大家,不善言谈的她悄悄地把一封信交给了一位战友,并嘱托说,等大家离开西双版纳后,再转交给严文建。

    知青们回到了重庆,在3月1日的聚会中,受托人拿出了陈桂芳的感谢信。这封信在战友们的手里传递着,在一双双眼里阅读着,大家的双眼又湿了。

       

    陈桂芳在信中写道:

 

亲爱的重庆知青、我的兄弟姊妹:

  您们好!感谢“重庆知青联谊会”给我这次机会,有缘与你们相聚在“第二故乡”。短短的三天,又如(犹如)三十年的老朋友,是那么的亲切、友好。你们的歌声和笑声一路伴随我,让我感到温暖和激动。你们的集体主义精神和坚定不移的凝聚力深深的感动我,作为上海知青的我感到惭愧。

  没想到我一个小小的心愿却引起那么大的震惊与共鸣。使我真正体会到“天下知青是一家”的伟大含义。一个三十年前被遗忘在荒山野林中的“冤魂”将要得到安息!我感到很欣慰。红土地上的每一位知青兄弟姊妹都感到欣慰。

 将要说声再见真有点舍不得,千言万语都不在言之中。我只能含泪道一声:“谢谢”请别忘记我。等到有一日“重庆知青养老公寓”建成后,我一定来祝贺与作(做)客。

 祝:每一位知青朋友们珍惜生命,天天快乐!欢迎你们来上海到我家作(做)客。

谢谢!

                                                                                            陈桂芳

                                                                                                           2007年1月21日晚

 

 

附照片:上海知青陈桂芳、陈桂芳的感谢信和新修的肖秀英墓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二、谁之错!?

 

 

 

    这次“重返红土地”的活动,只有短短的几天。知青们去探望留滇的战友,去祭奠去世的战友都是很重要的内容。

    在勐满农场五分场的欢迎知青的宴会上,上海知青们提出要去祭扫徐禄熙的墓地的想法。

    知青们怀着沉痛的心情,举着红旗坐上汽车往山林进发。在半路上,突然有个老头拦住了汽车,他向知青们行了一个军礼说道。

   “你们是去找徐禄熙的墓地吧?我带你们去。”

    他说完,就爬上了汽车。知青们认出他来了,他就是当年徐禄熙的连长,那桩悲惨的往事又清晰地出现在知青们的眼前……

    徐禄熙是在1971年由上海浦东来到云南的,分在一师六团五营武装连。后来他不知为何就去偷了一条连长的军裤,那原因是家里穷?还是羡慕解放军?谁也说不清楚。

    此事被连长、指导员发现后,就命令人把他蒙上双眼捆起来,再由各班排轮流毒打。一直到打人的人都累得打不动了,才将他丢在一个专门关人的地洞里。

    第二天,人们发现徐禄熙早已不知何时死去了。一个年青的生命就这样为了一条军裤,早早地离开了人世。

    事后,连长和指导员被送上了军事法庭。指导员被依法判处二十年徒刑,连长被依法判处十年徒刑。由于连长表现好,在第八年时就提前出来了。

    连长由于良心上的谴责,又回到了农场,今天见到了当年的知青们,心里还很愧疚。

    知青们回来找徐禄熙的墓地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全农场,山林里很快就人潮涌动了,人们都帮着寻找那埋藏在草丛中的墓地。

    长年无人光顾的山林,到处是杂草丛生,上海知青马建龙还记得大致方位,并记得曾经立过墓碑的。

    不久后,知青们果然在杂草丛中,用手从泥土中扒出了早已断成两截的墓碑,上面还刻有“中国人民解放军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六团五营   上海知青徐禄熙之墓”的字样。

    知青们含着热泪,清理墓地,把“上海知青联谊会”的旗帜盖在徐禄熙的墓上,点上香烛,便站立在坟前默默地流泪。这里只有无尽的悲哀,这里只有不断的泪水!

   “谁之错!?”是谁让我们的战友正在风华正茂的年纪,就早早地离开了人世?是谁让他们的父母过早的失去了儿(女)?

    事后,知青们拿出大家捐赠的钱,委托连长代为修整墓地。

    那连长坚决不肯接钱,并说道。

   “你们放心吧,这事我一定办好!让长眠在云南的徐禄熙的亡灵得到慰籍,也让我自己的良心得到解脱。”

 

 

    每当提起那难忘的岁月,我们每个知青都能说出相当凄惨的故事来,都曾经历过将自己的好友永远地埋在那红土地上的事,并且每个死去的战友有不该死的理由!但他们却过早地走了……走了……

    死亡,不是死者的痛苦,而是生者心灵上永久的伤痛!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

 

    愿逝者的亡灵早早地安息吧!

    愿每个活着的人好好地珍惜生命!珍惜今天吧!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战 友 情 深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