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重庆“文革”见闻录(之六)  

2007-07-24 12:46:51|  分类: 往事难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庆“文革”见闻录(之六)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八、声势浩大的“打贼”活动


     

       重庆的武斗趋于僵持状况,使得文革以来的重庆平静了不少。但是小蟊贼却猖狂起来,大概真是“饥寒起盗心”吧,由于当时的生活条件太差了,不论吃的、用的都很紧张,虽是凭票供应,却往往无货。

  就在1968年时,小蟊贼们特别猖獗,他们到处撬门拗锁,偷窃衣物食物。那时人们工作学习都不正常,家家户户白天都有人,贼是不敢在白天活动的,只有等夜深人静了,才敢撬门入室。
  重庆是个有名的“火炉”,夏天十分闷热,当时的经济条件很差,根本就没电扇之类的东西。人们只有靠纸扇、蒲扇等物品扇风退热,那当然是不起作用的。因此,谁家也不会关门闭户的,大家几乎都在街头巷尾搭铺通宵纳凉,这种时候也给了蟊贼们可乘之机。
  不知从何时起,重庆城就自发兴起打贼的活动了。人们约定只要一发现有贼,就敲脸盆等铁器,边敲边喊“打贼”。

  这一来,只要一处有敲盆声的,四处马上就紧接着敲起盆来,只听见到处有人在喊“打贼”,街坊们纷纷出动,手拿棒棒棍棍到处捉贼。有时候,好几条街都会出动,只听得满城四处都是敲盆声,到处一片“打贼”的呐喊声。让蟊贼们根本无法逃窜,那阵势也许是重庆城有史以来从没有过的。这样一来,重庆城里很快地就没贼了。
  号称“解放区”的郊区搞得比较好,市区也开始好转了。不知从何时起,重庆城成立了“群众专政队”(简称“群专”),专门负责地方治安,弥补因“文革”公安工作半瘫痪的不足。那段时间,治安倒是搞得很好,真还有点“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古风。

 

  在一九六八年,重庆城里没发生重大事情。只是郊外的几个兵工厂发生了一些较有规模的战斗。就在这段时,街道上传达了上面的通知,说是美帝国主义(那时对美国的称呼)要来我国搞破坏,叫大家对天上间多加注意,一有风吹草动,就及时报告。

  解放以来,我国和美国就是一直对立的,美国一直就经常派遣间谍飞机对我国进行侦察活动。特别是美国的高空侦察机U-2飞机,能在两万米以上的高空飞行。这种飞机经常随意出入我国空中,犹如无人之境。

    一直到一九六二年,我国才研发出地对空导弹,第一次将U-2飞机击落。此后,美国就改用无人驾驶飞机了。在这种政治背景下,我国对美国的一举一动非常敏感,那时人们对空中的惶恐也就不足为奇了

 

 重庆“文革”见闻录(之六)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的博客

  “文革”中的宣传画

 

 

                                   

 

                                                            九、武斗的终止

 

  

       一九六八年的九月,中央下达了“停止武斗,上缴武器”的命令,大约是两派对武斗已经厌倦了,因此两派上缴武器还是很积极的,把上缴武器做为“忠不忠,看行动”的一个标准。
  九月的一个星期天,两派统一上缴武器装备。那天,两派都要到解放碑游行一圈后,才会去警备区上缴武器。

    这次,还是“8.15”派的队伍先到解放碑,各个战斗队的人员都是坐在汽车上,队员们分坐在货厢的两旁,把一支手靠在车厢护栏上,让护栏木把胳膊上的肉挤得更大,显示强壮有力。那些汽车走得很慢,车上的人时而对着天开枪,这是他们最后一次“过枪瘾”了。
  “8.15”们的队伍大约走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还不见“反到底”的队伍。解放碑的街上,就有些人在传言“反到底不缴枪了”。就在这时,从临江门方向传来一阵阵枪炮声,看热闹的市民们又朝临江门方向涌去。
  “反到底”这次不同往常,他们没走中山一路这条主干道,而是从大礼堂、黄花园这条路线进城。

     我走到临江门时,并没见到“反到底”的队伍,就顺着马路往下走,走到老城墙下面的堡坎那里,这里可以俯视一号桥一带。这里的马路一直朝下延延伸下去,突然一个180度的急弯转回来,直通一号桥,再向弯弯斜斜地向黄花园方向而去。
  我先是听见一阵阵有节奏的炮声,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串车队,从一号桥那边走走停停地开过来了。我只见那些汽车后面都是拖的大炮,那炮仍在不断地向空中打炮,并夹杂着一些枪声。就这样,“反到底”的队伍也进城来了。他们照样也在解放碑、朝天门转了一圈后,才开向警备区。
  在这次上缴武器中,也并非都是那么循规蹈矩的,更何况那是在无政府状况下,很多的人就隐瞒下像手枪一类的小型武器,这些武器在知青们下乡以后的打架斗殴中就出现过。

  尔后,多次清缴才得以平静,肯定还有人没交,但他们也只能埋入地下,再也不敢拿出来了。就在前几年吧,还有人在某地挖出了包得很好的手枪,那应是“文革”后埋藏下来的。

 


  学生们缴完武器不久,上面就提出了要学生们“复课闹革命”的要求。因此,中小学生们才开始回到阔别多时的学校里。学生们回到学校后,并没有上什么课,只是到学校报个到而已。

     1968年12月22日的新华社发表了一篇电讯:

“新华社北京二十二日电,伟大领袖教导我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毛主席这一光辉的最新指示,极大地鼓舞了正在深入开展两条路线斗争史的学习运动,胜利进行斗、批、改的全国亿万军民……。”
  

这条新的“最高指示”在全国又掀起了一场声势同样浩大的“上山下乡运动”。紧接着各个中学便传达了毛主席的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于是,学校的“军宣队”(军人进驻学校,成了学校的领导)便在中学生里开始了下乡的动员。这些动员是针对“文革”以来,六六、六七、六八三届的初中、高中毕业生的,人们称之为“老三届”。
  因“文革”而滞留在小学里的六六、六七、六八三届毕业生,也将同时统一进入了中学,称之为“新三届”。

 

    一九六九的二月,那是春节刚过不久,重庆的第一批下乡知青在朝天门登船,向贫穷的山区酉(阳)、秀(山)、黔(江)、彭(水)出发了。

 

 

 

 

重庆“文革”见闻录(之六)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重庆“文革”见闻录(之六)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33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