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情深意重  

2007-07-23 19:38:13|  分类: 蹉跎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情深意重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的博客

 

                             

 

              

    不久前的一天,我接到了云南的一个电话,说我们的老班长杨正洪去世了。我虽说心里早有准备,可还是感到很突然,无限的悲戚顿时涌上心来。

   几个月前,我特意专门去拜望了他。那时他虽瘦弱,但精神状况还可以。真没想到他会走得这样快!也许是他的支柱,他的牵挂,他的留恋……一切都去了的缘故吧。

   他的老伴赵阿姨因患有类风湿病,瘫痪在床已有二十多年了。杨正洪数十年如一日,照料一个瘫痪在床的病人,谁也不知到他是怎样熬过来的。赵阿姨是在他之前走的,没过几天,他也相继而去了.

   

   几个月前,我在回到农场的第二天,就上他家去了。我进了他家的院子,那时他并没在家。躺在病床上的赵阿姨听说我回来了,就急忙把我叫进了屋里。

   我一进那小屋,看着斜躺在床上的赵阿姨,看着屋里破旧的家具。我感到时光在这里停住了,一切一切……和上世纪七十年代,没多大的区别。

   我虽知道,现在我国还有很多的贫困家庭,可当我见到他家的情况时,我还是吃惊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我便和赵阿姨说说这几十年来的一些事,正说着说着,就听院里有人在说:“回来了,回来了。”原来是杨正洪回来了。

   我就立即站起身来,出屋去接他。我看到柱着手杖、非常瘦弱的杨正洪,眼泪再也控制不住,一下便流满了脸庞。

   我哽咽地喊了一声:“杨班长,我来看你了……”就再也说不出什么了。

   我搀扶着杨正洪进了屋,坐下一会后心情才慢慢地平静了些。

   我从谈话中得知,农场多年来一直亏损,职工的收入很差,更何况他家中还有个瘫痪病人,其家境就更糟糕了。好在他俩口子都是很乐观的人,就是在这样贫苦的情况下,也没有任何抱怨。

 

 

 

   当年,我们四连是种三七的,分为两个排,各在一方。我们二排地处山边,有两排房子,就像个大院子。

   我们排里有十多个重庆知青,杨正洪那时就是我们的班长。他是个非常乐观的人,在上班时,我们能经常听到他唱一些当地十分风趣幽默的民歌小调,逗得我们乐呵呵的。

   远离家乡的年青人常常有些莫名的惆怅,他的那些民歌小调的确让我们减轻了心中的忧伤。

   我们比他的孩子大不了几岁,他俩口子总是把我们看作他的孩子一样,尽量的给予了关心和照顾。

 

   谁都知道,“每逢佳节倍思亲”。我们在节日来临时,心情特别苦闷。每当这个时候,杨正洪俩口子,都会把知青们叫到他家去吃饭。

   那时的条件很差,又没有肉食。但他们会尽量弄些菜出来,一钵芋头,一锅煮花生,一壶白酒,热情地端出来,款待知青们。

   这时,杨正洪往往会说;“你们知青一个人在外,过节很苦,就在我这里好好地过一个节吧。”

   我们也就不客气了,喝酒、吃菜、聊天……在酒精的作用下,我们暂时忘记了许多痛苦。

   我已记不清在他家曾过了多少次这样的节日,只是记住了杨正洪俩口子的笑脸,记住了那些芋头和酒。

   我们每个知青都在他家过了这样的节,以至到现在,知青们聚到一起,总会不由自主地提起杨正洪来,回忆起那些菜饭。

   以前,我也曾多次在心里思忖:他们俩口子都是没文化的人,却知道很多做人的道理,能以善待人、以诚待人、随遇而安。不说别的,就单说杨正洪无怨无悔地照料赵阿姨达二十多年,又有几人能做到?我想这些品质或许就是我们民族一代接一代潜移默化、言传身教而传承下来的民族精神吧。

   然而,在离滇多年后,我才得知杨正洪的工资才34.5元,他老婆的工资则更低。他家里有六个孩子,虽说老大已工作,但其他的都在读书,他们条件比我们还要苦的多(我们在1974年加成36元)。他俩口子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关照我们知青的。这份情意何其深厚,真是让人永生难忘。

   所以,知青们只要回到云南,第一个要拜望的就是杨正洪。遗憾的是,我们都是工薪族、下岗的,谁也无力回报他们,只能带上一些问候……

 

 

  明天,杨正洪俩口子就要被送上山了,我只能托人替我点上一柱香,寄托我的哀思……

 

 情深意重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2006年12月24日

 

 

情深意重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转眼间,杨班长已去世两年有余了,我只能遥祝他夫妇俩在天国安息吧!我们知青将永远怀念他!

 

情深意重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2008年12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7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