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渝州书生

一个人,无论怎样走过一生,都将留下自己的足迹。

 
 
 

日志

 
 
关于我

人的一生既短暂又漫长。短暂,数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间就过去了,漫长,在人生的旅途上,每个人都将会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 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认认真真地走过人生的每一步,那就无愧于人生了。

网易考拉推荐

由怀旧情结所想到的  

2007-12-05 16:36:52|  分类: 抛砖引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怀旧情结”所想到的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近几年来,社会上的怀旧情结很重,在社会生活的各方面都有表现。这大约是新的事物发展得太快了,人们对逝去的一切都很怀念的缘故吧。在怀旧的情结中,我想按照我们民族的道德观念,还是应该有所取舍吧。

    在城市建设方面,近十多年来,全国各地都发展得很快,大大小小的新城拔地而起,老城几乎消失殆尽。

    过去,我们到任何一个城市,就能明显地感到它与别的城市不同。比如,成都的街头的房屋建筑就和重庆的大不一样,就更不要说外省的其他城市

    可是现在,你要站在街头,不看主要城市标志性建筑,你能说出这是哪个城市吗?现在全国的城市几乎就是一致了,也没有地域特色了。这种为保持地域特色的事情,早有专家们在各种场所呼吁过。

    再说现在的小商贩满街都是,却没有过去那些吆喝叫卖声了。要不是沉默不语,要就是用外地人听不懂的方言干嚎几声。既无韵味,更无节奏,只能算做是一些噪音。

    老重庆城的人,大约还记得有位卖豆干的浙江老人吧?他声音不大,喊的话也不多,就四个字;“五香----豆干---。”他这声音可以把半条街的小孩吸引过来。

    另外就算卖烧饼的有特色了,以前所有卖烧饼的都不吆喝,他们只是用擀面棒敲击案板,快慢节奏几乎都是一样的。你就是走到一个陌生的街头,只要听到那敲打声,就知道卖烧饼的在哪里。

    前不久,我在中央十台看到了北京有人办起了“叫卖吆喝”的培训班,就是想把这些丢失的东西再找回来。

    我从不反对创新,只是想尽量多的保持一些民族的、地方的特色。假如我们失去了这些特色,就失去了吸引力。如若要想开发旅游,那谁会来?

    

 

    在这怀旧的浪潮中,也有一些不好的东西。比如,我曾看过一次“知青歌舞表演”,在那演出中,演的是“红卫兵”批斗“走资派”,几个扮成“红卫兵”的人押着头戴高帽子、挂大牌子的“走资派”,在台上得意洋洋地走来走去。

    还有在那些父母送儿女上山下乡的节目里,为下乡的知青送行,被演成了一个欢送的场面,甚至还有什么父母鼓励儿女在农村好好干的情节。

    这些简直是乱演!这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美化过去的伤心事,把那些悲剧当成喜剧来回忆,这些演给谁看?

   

    巴金先生在他的《真话集》里多次说到,很多在“文革”被揪斗的人,一听到“文革”的歌曲或样板戏,就心惊胆寒。

    正是在那场“文化大革命”中,巴金的朋友、曾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作家、翻译家叶以群、老舍、傅雷……等等,一个个被逼致死。就连比他小十三岁的爱妻萧珊,也因患癌症得不到及时救治而英年早逝。

    十年“文革”成了巴老的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痛,他不愿再重提那“叫人心痛肠断的往事”。

    巴金在他的《二十年前》一文中说:“‘文革’发动到现在整整二十年了。这是我后半生中的一件大事,忘记不了……像刑场陪绑,浑身战栗,人人自危,只求活命,为了保全自己,不惜出卖别人,出卖一切美好的事物。那种日子!那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真是一片黑暗,就像在地狱里服刑。我奇怪我当时喝了什么样的迷魂汤,会举起双手,高呼打倒自己,甘心认罪,让人夺去做人的权利。” 

 

 在“文革”中我们家里也有人曾被揪出来斗过,那些场面真是惨不忍睹,现在想起来都可怕,所以我不愿再看到重演“文革”的那些事。

 

 

  至于“上山下乡”的事,老重庆人都还记得朝天门和菜元坝送知青的场景吧?那时,我们即使不是自己走,也曾去送过兄弟姐妹或同学吧?骨肉分离时真犹如生离死别,在现场那痛哭流涕的声音真是震天动地。

  很多知青朋友常常爱用“无悔”来形容我们的青春。其实,我认为这只是无奈而已。你悔又怎样?悔与不悔都由不得你自己!

  况且我认为用“无悔的青春”还容易误导现在的年轻人。我们这代人都可以扪心自问:“当年上山下乡(或支边)你是自愿的吗?”那至少是95%以上的人会说“不是”。

 我们都不要忘了1969年下半年那股“动员下乡”的浪潮。对少数坚持不走的人,采取昼夜不休地轮番“动员”,甚至有不准人吃饭睡觉的现象。

  当时,我们学校就被分配到安乐洞至枣子岚垭一带参加动员活动。有一件我记得非常清楚的事,那就是有一天晚上,我们在街道干部的带领下,到枣子岚垭的一个四十二中的“老三届”家里作“动员”,那女孩对我们这帮学生说。

 “你们也别讲什么大道理了,要不了几天,你们也将面临同样的下场!”

 其实,我们同学们无论走到哪家,从来就每人说过话,只是听学校安排,随街道干部随便走走而已。而从那天晚上以后,就再没人参加这种活动了。

 果然没多久,同样的命运落在了我们头上。我们支边到建设兵团,多数人是受了“解放军”光荣称号的诱惑,我则是比较了比农村几分钱一天的工分强才去的。当时,只有下乡和支边两条路供你选择,走不走,由不得你!所以,我选择了支边。

 当时,真实的情况就是“上山下乡”是学生们的唯一出路,一切不由你作主。所以是无奈,而不是无悔。

 

 人,就算是再能忘却,再怎么麻痹,也不能把过去悲剧当成喜剧来看!所以我认为,怀旧归怀旧,我们还是应该怀念那些美好的东西吧。

 

 由“怀旧情结”所想到的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由“怀旧情结”所想到的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由“怀旧情结”所想到的 - 渝州书生 - 渝州书生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